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36章 案件调查中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新出智明目露不敢置信,“爸!”

  见他要把新出义辉抱出来,柯南连忙拦住了他,“你先别动!”

  新出智明一愣。

  柯南走到一旁的插座位置,看着上面的那个插头,面色凝重,“碰到他你也会触电的。”

  “触电?”

  古井良奈大概扫了一眼,新出义辉裸露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电流斑。

  随即她拉走小兰,“不要看这些。”

  小兰担忧地握紧古井良奈的手,“怎么会这样……”

  古井良奈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头,“没关系……”她看向浴室里面的工藤,“我想毛利先生很快就可以解决的。”

  小兰擦掉眼角的眼泪,“我知道了。”

  她让小兰先暂时待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走进去看情况,毛利小五郎把插头拔掉。

  新出智明将身上的外套脱掉,将倒在浴室里的新出义辉搬出来,“不管怎样,我给我爸做心肺复苏。”他看向呆愣在原地还没有缓过来的新出阳子还有保本光,“阿姨,准备注射用的强心剂!还有小光赶快去叫救护车!”

  见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新出智明着急道:“快点去啊!”

  保本光回神,连忙道:“是!”

  毛利小五郎喊住她,“顺便打电话喊警察来好了。”保本光一愣,“我知道了!”说完连忙跑了出去。

  古井良奈担忧地看了一眼为新出义辉做心肺复苏的新出智明,她蹲下身来,“喂,工藤,你怎么看?”

  工藤新一指了指放在浴缸边上的电动剃须刀,“上面连接着一根延长线,不出意外应该是连接头掉进水里导致漏电了。”说完看向浴室上天的那面镜子,“那个应该就是他用来刮胡子照的镜子。”

  古井良奈皱起眉头,“不过不会很奇怪吗?会有人一边泡澡一边刮胡子吗?”

  工藤闻一道灵光闪过,古井良奈也愣了愣,两人对视了一眼。

  “看来这件事情没有我们想象中这么简单。”古井良奈目光沉了沉。

  “是啊。”

  ……

  目暮警官和他的手下高木涉来到了新出府邸。

  高木涉十分抱歉地看向几人,“几位请节哀,新出先生他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新出阳子一脸自责地低下头,“他那个家伙心脏一直不是很好……都怪我没有在停电的第一时间跑去看他情况……”

  保本光身子颤了颤,“怎…怎么会……”她捂脸哭了起来,小兰连忙在一旁安慰她。

  新出智明咬紧牙根,把头撇向一旁。

  目暮警官看向毛利小五郎,“先跟我们说说刚刚事情发生的时候现场的情况吧。”

  毛利小五郎走了出来,他指了指浴室一头镜子的下面的位置,“发现新出先生死亡的时候,他的头是朝向这边位置的。”

  目暮警官不解地蹲下身,靠在浴缸上,“不过那个家伙怎么会一边泡澡一边用电动剃须刀呢。”

  新出阳子跟着高木涉走了进来,闻她解释道:“这其实是我先生他的习惯,他让客人等他的时候都会先去泡个澡整理一下仪容。”她伸手指了指那面镜子,“所以他才让装修工人把那面镜子安置在浴室的墙壁上面,还特别使用了不会起雾的设计。”

  目暮警官听了新出阳子的解释以后还是有些不太理解,“怎么会有人有让客人等他洗澡的爱好呢?”

  缓过来的新出智明解释道:“家父一向很喜欢泡澡,每天早上和晚餐前一定会泡一次的。”他低落地垂目,“他说医生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一个干净的身子,这次才是对病人最好的尊重。”

  “哼,什么保持干净的身子。他那种人内心就已经肮脏的不得了了,这次纯粹是自作自受!”新出外婆冷笑道,“谁让他不听我女儿千晶的劝告,这就是他应得的报应。”

  她舒了一口气,“肯定是在地下有知的千晶知道了他那个恶魔愚蠢的做法,才特此显灵的。”

  “好了,外婆!”本来就因为父亲离世导致心绪不宁的新出智明听到这句话更是不好受了。

  “你们说的千晶是谁啊?”目暮警官好奇问道。

  新出智明缓了缓自己的语气,“是我的生母,因为车祸去世了。”

  新出阳子在一旁补充道:“千晶还在世的时候就一直提醒他,说洗澡的时候千万不要使用电动剃须刀,也最好不要用延长线,这样会很危险。”

  毛利小五郎听到这话有些好奇,“阳子夫人好像跟千晶夫人很熟悉的样子。”

  新出阳子低下头,“千晶是我护士学校同届的同学,我一直听她抱怨自己的丈夫。而我是他娶来的继室。”

  古井良奈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离开了原地。

  总开关那边有警官,见她过来了好奇道:“你有什么事吗?”古井良奈摆摆手,“不是,我只是好奇从这边跑过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那个警官想了想,“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了。”

  古井良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朝对方笑道:“谢谢你。”

  她转身上楼。

  半分钟的时间……那刚刚那个保姆小姐为什么用了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去打开总开关,是因为对家里位置不太熟悉吗?

  她走上二楼,拉开一个房门,喃喃自语道:“这应该是那个老婆婆的房间。”

  地面上还有一些细碎的碎片,她拿起一块细细端详了一下,随后拿出口袋里的手帕将它包好放进口袋里。

  旁边那个房间的房门也被她拉开,看了一眼里面的陈设,有些简陋和普通,古井良奈走了进去,“应该是那个保姆小姐的房间。”

  多出来的三十秒……

  她站着房间看着里面的陈设陷入沉思。

  猛的一瞬间古井良奈想到黑暗时些许溅上她手背的茶水,还有那声破碎的声音,她拉开没有合紧的衣柜门,眯起眼睛,“果然……”

  那就是还有三个人没有不在场证明了。

  她趁大家还没有注意自己离开之前回到了大队伍里,一行人在药物室接受警方的询问调查。

  “停电的时候你都在打电话是吗?”

  新出阳子点点头,“对,从停电之前到来电的时候,我都一直在厨房门口打电话,跟我通话的是我的一位叫昌江的老同学,我和她当时在商量关于同学会的事情。”

  “对了,我想起来了。中间还莫名其妙又一通插播进来的电话,我接起来对方却没有出声。我想应该是骚扰电话,于是就挂掉了。”

  目暮警官看向站着一旁的高木涉,“去确认一下。”

  “是。”

  接下来是新出智明。

  “停电之后我找到了手电筒给了小光,之后就一直待在厨房没有出去过。”

  目暮警官沉吟片刻,“那有人证明吗?”

  新出智明愣了愣,“应该没有。”

  小兰上前一步,“我可以证明智明先生从停电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目暮警官奇怪地“诶”了一声,小兰红着脸解释道:“我记得很清楚,小光小姐去打开电闸的时候我当时因为害怕一直抓着智明先生的手。”

  柯南盯着她,冷不丁道:“真的一直抓着吗?”

  小兰愣了愣,“是啊……”

  他露出了死鱼眼,“为什么?”

  小兰干干一笑,“不是说了嘛,柯南,因为我误以为他是我爸爸了嘛。”

  古井找到工藤新一,将他拉倒一旁,“我刚刚找到了那个小光不在场的证据。”

  工藤一脸心绪不宁,“是吗?”

  新出医生……小兰……

  该不会……

  古井良奈蹲下身,拍了拍他,“喂,工藤,你怎么了?”

  工藤按住她的肩膀,“你问过小兰了吗?”

  古井良奈一愣,“哈?问什么?”

  工藤着急道:“她对那个新出智明的看法啊,你该不会忘了吧?”古井良奈一脸莫名其妙,“现在当务之急难道不是新出义辉死亡的案件调查吗?”

  工藤一愣,他松开按住古井良奈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吧。”

  “停电到来电这段时间一共花费了一分多钟,我刚刚去问了查看总开关的警官,他跟我说从跑到这边大概只需要半分钟。所以我就想说对方路上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古井良奈学工藤一样托着自己下巴。

  “我就想到刚刚小光小姐打碎的茶碗,还有刚刚新出医生怒斥她的事情,她可能是害怕自己被责备,就趁开总开关的时候偷偷把它藏起来了。果不其然,我在她房间的衣柜找到了那个破碎的茶碗。”

  古井良奈看向工藤新一,“怎么样?”

  对方若有所思,“既然这样那个保姆就没有作案的时间了。”

  “是这样没错,对了,如果刚刚小兰说的没错的话,智明也没有作案时间。”古井良奈提醒他,工藤新一不爽地露出死鱼眼,“我说,该不会也喜欢那个人吧?”

  古井良奈愣了愣,好笑道:“怎么会。”

  他死死地盯着毛利兰,咬牙切齿,“你看,小兰她一直在盯着那个新出智明吧。”古井良奈闻着酸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奇怪道:“是哦,小兰她好像一直在盯着他。”

  “保本光小姐。”目暮警官看向她。

  “是。”她不正常地捂住自己的左手臂。

  “我那时候到总开关那边开起电源。”她犹豫了一下,目光有些闪烁,“不过……我因为不太熟悉这个家,所以多花了一点时间。”

  “那在这段期间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吧?”

  保本光摇摇头,“并没有。”

  新出智明皱起眉头,他走到保本光身边,将她的左手衣袖拉开,上面有一块烫伤的痕迹,“我就知道,刚刚停电的时候茶水撒出来了。”他担忧地看向她,“你这人怎么老是爱隐藏伤口。”

  古井良奈听到这句话不由愣了愣。

  阿媛……不能将自己的伤口暴露给其他人……无论是谁……

  “良奈姐姐!”小兰担忧地拉起古井良奈的手,看着她手背,自责道:“我刚刚竟然没有发现你被烫伤了。”

  古井良奈回神过来,看着小兰担心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她缩了缩手指,“没事,待会我涂点烫伤药膏就行。”

  新出智明拉着保本光的手臂有些无措地看向这边。

  古井良奈却是朝他笑了笑,“这边应该有烫伤药膏吧?”

  新出智明抿抿唇,他放下拉着保本光的手臂,点点头,“诊疗室那边有。”

  “那就让走廊上的警官跟着你们好了。”目暮警官安排道。

  新出智明脚步顿了顿,“警官先生这是要监视我们的意思吗?”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目暮警官闻有些尴尬,但职责还是不能忘记,“那还要请教你一个问题,今天下午五点到七点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个家里只有你外出?你又去了哪里?”

  新出智明拉开房门,冷淡地解释道:“我去高中篮球社当临时的教练,我以前也经常打篮球。念书时期有一位十分照顾我的篮球顾问,他这次不小心骨折了就拜托我帮忙暂时代替他。”

  目暮警官游戏惊讶,“篮球社教练啊。”

  新出智明看向站着古井良奈一旁的毛利兰,略过古井良奈的时候目光顿了顿,“兰小姐应该也知道吧,她还穿着帝丹的学院服。帝丹正是我担任教练的地方。”

  工藤新一瞳孔微缩。

  新出智明走近,“那个我说的很照顾我的顾问就是田缘顾问,兰小姐应该知道吧?”

  小兰愣了愣,“我知道。”她看向目暮警官,证明新出智明的证词,“目暮警官只要向学校那边证实就知道了。”

  新出智明看向新出婆婆,“还有,外婆你也跟我去一趟吧。你刚刚走路的时候姿势就不太对。”

  新出阳子让新出婆婆坐到凳子上,脱下了她脚上穿的袜子,皱起眉头,“婆婆,这是怎么回事啊?”

  新出婆婆满不在乎,“刚刚停电了我走出来看情况,就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

  古井良奈心头一震,她想到了新出婆婆房门外面那个碎片,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在场证明只有一个人有待考究了。

  她看向工藤新一,然而对方一副受到巨大打击的失神模样,丝毫感受不到外界信息。

  她抽了抽嘴角,不就是新出智明刚好在小兰学校担任篮球教练吗?

  这个家伙……一牵扯到小兰身上就六神无主的。

  古井良奈有些无奈,突然她一愣。

  因为新出智明突然牵起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十分认真地看着她,“走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