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7章 拨开迷雾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古井良奈突然离开其实是她想要确认一件事情,她找到了小兰的房间,敲了敲门,“小兰,你在吗?”没等一会门被打开,毛利兰惊喜道:“良奈姐姐,我刚刚去滑雪场都找不到你。”

  “啊……我刚刚随便去礼品店逛了一下。”古井良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歪头看向房间里面,工藤新一还有他的同学围在电视机前查看着什么,她好奇道:“他们在做什么?”

  小兰侧身让古井良奈进来,解释道:“新一回来就说要看箕轮先生以前的作品。”她靠近良奈,小声道:“箕轮先生死了,良奈姐姐你知道吗?”

  良奈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刚刚碰巧遇到工藤弟弟,他跟我说了。”她看向那边专心看录像的工藤新一,“工藤弟弟,你有找到什么线索吗?”

  工藤新一听到这个讨厌的称呼不由抽了抽嘴角,他旁边一个同学愣了愣,“工藤弟弟,工藤你姐姐吗?我们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

  “她是小兰的朋友啦,我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一个姐姐。”工藤新一不打算跟他们继续扯掰,他指了指屏幕,“你们看,他往昔的作品,滑雪的方式和今天的不太一样,而且你们看这个画面,滑雪的时候帽子上有扣子吧?但切到特写镜头的时候就不见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用替身演员?”一个男同学提出合理的猜测。小兰有些迟疑,“应该不是吧,今天下午不是还看到箕轮先生滑雪的样子吗?滑的那么厉害应该不会用替身演员吧?”

  古井良奈分析道:“这种滑雪镜头都是一条过的才对,出现这种剪辑画面和服装错漏问题,他找替身应该八九不离十。”

  “箕轮先生才不会用替身演员呢!下午你们都看到了不是吗?箕轮先生滑雪的样子。”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一脸不爽地看着他们,也不知道在门口听了多久。

  “那真的是他本人吗?”一个男同学问道。

  “当然是了!我还拍下来了。”园子瞪着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推断。工藤新一接过录影机,上面果然有下午箕轮奖兵滑雪的录像,他突然问道:“园子,你还记得他滑雪的时候背的包放在哪里吗?”首发..m..

  园子愣了愣,“箕轮先生说包对他很重要,让我们帮忙看好不让别人接近它。良奈应该有印象,我记得她走路没有看路还差点踩到。幸好我提醒地早。”说完园子看向良奈,“对吧?良奈?”良奈突然被点到,她迟疑了一下,“啊……是这样没错。”

  工藤新一作沉思状,古井良奈看向他。看来工藤似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啊,果然没等沉思多久,他突然抬头看向毛利兰,“兰,陪我去看一下礼品店的包包。”

  “啊?好。”小兰突然被点到,工藤新一走到门口脚步却又顿了顿,“古井你要来吗?”古井良奈愣了愣,圆子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到她身上让她不经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她牵强地笑了笑,“啊……我之前逛过了,你们有什么发现需要跟我商量的再来跟我说吧。”

  好像被圆子当做那种不怀好意想要拆散小兰他们的恶毒女人了呢……

  古井良奈有些尴尬地这么想着。

  工藤新一去了礼品店把想要确认的东西看完以后又带着毛利兰回到了缆车的那块地方。工藤新一翻着雪地,喃喃自语,“应该就在这附近的才对。”他顿了顿,随即惊喜道:“找到了!”小兰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宝特瓶,饮用处还泛着黑色痕迹,好像是被烧到的一样,“新一你找这个瓶子做什么?”

  “为了证实一项事情罢了,这个瓶子还在这里就说明,凶手困在某个地方还不能出来行动,果然如此。”工藤新一表情有些凝重。

  “这么说来,一切都在新一的掌握之中了。”毛利兰调侃道,工藤新一摇摇头,“不,最重要的杀人手法,还没有接上线索,缆车座位左侧的小洞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那个塞满雪的斜挎包跟凶手的迷题我都已经解开了,可是很难链接起来……”

  “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吗?”毛利兰惊讶道。工藤新一这时才露出一抹稍显得意的笑容,“是啊,ta现在还在接受警方的侦讯。嫌疑犯有四个人,首先是在箕轮奖兵之前坐缆车的大山导演,第二个就是坐在他后面的那个侦探片品先生,以及原本应该在滑雪场但是为了叫导演他们而来缆车这边的替身演员三保先生,再来就是坐在缆车上自称没有及时下去的立石小姐。”

  “诶,大山导演也就算了,其他人新一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毛利兰感觉有些奇怪。

  “因为这些是我告诉新一的啊。”

  毛利兰循声望去,随即惊讶道:“新一的妈妈?您怎么会在这?”工藤有希子兴奋地捧脸,“其实是巧合啦,夫妻计划旅行的地点刚好是新一学滑雪的地方。”

  工藤新一抽了抽嘴角,明明是故意的……

  有希子拉开袖子看了一眼里面手表的时间,“新一,你可是慢了30分钟哦,有一个国中生已经先你一步到了这里。”工藤新一愣了愣,“呃?”

  “原来还有跟新一一样的国中生喜欢推理啊。”毛利兰意外道。

  “不过新一,你知道另外一个关于雪女的传说吗?”工藤有希子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对方一愣,“另一个版本的雪女传说?”

  ……

  “优作可是说了哦,这个传说可是解开这次谜底的钥匙。”有希子朝新一眨了眨眼。工藤新一微微睁大眼睛,脑海中闪过了什么。

  工藤弟弟,那个箕轮奖兵重不重?

  之前还觉得古井良奈问这个问题十分奇怪,现在一想对方竟然已经比他先一步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工藤新一拿出手机,找到了刚刚那个警官留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

  古井良奈在房间收拾自己的行李,那个夫人抱着阿朗遗憾道:“古井小姐不多住一会吗?这边的雪景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不赖。”虽然那个夫人极力推荐,但古井良奈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不了呢,我还是按原定计划明天回去。今天多谢夫人的款待了。”

  “啊,没有的事。阿朗蛮喜欢和你玩的,我丈夫经常在外出差,今天有人陪我说说话我也很高兴。”那个夫人笑的很温柔,“对了,我准备了一点这边的特产,古井小姐一定要拿回去尝一下。”

  “啊,不用了。您太客气了。”古井良奈连忙摆摆手拒绝,然而那个外表朴素的铁盒还是硬塞到了她的手里,“并不昂贵,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实在太不好意思了……”古井良奈想了想,把放在包包里的水晶球拿了出来,“那这个给阿朗玩。”

  夫人笑容更深了些,有些无奈,“好吧好吧,就当是交换礼物了。不过下次要来这里玩的话,记得来找我们哦。我一直蛮想要一个女儿的呢~”

  古井良奈想了想自己身份证上的年龄,不经有些冒冷汗,“哈哈,一定一定。”

  手机上一通简讯传了过来,她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小兰发过来的。

  新一已经把案件解决了呢,良奈姐姐明天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可以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