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95章 相遇又别离(11)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7 07:42: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人?”白衣少年听着韩翀的话,微微一笑:“看来阁下是个爱猫之人。这只猫真是有福气啊。”

  苏莫回以微笑。

  “叨扰了。”白衣少年对着苏莫一抱拳,策马继续前行。

  “这副皮囊还不错。”黑猫看着远去的白衣少年,喃喃低语。

  “您弄一个小鲜肉的皮囊,我还怎么喊您外公啊。”苏莫摇头表示不赞同,然后目光看向赶车的汉子:“那个赶车的大叔勉强还可以。”

  “你没有看到他有一个大肚腩嘛,我不喜欢。”黑猫嫌弃地摇头。

  “是有点油腻。”苏莫也微微点头。

  “先生,您和师公在说什么?”韩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小声嘀咕的两人。

  “长辈说话,不要询问。”黑猫低声斥责道。

  “哦。”韩翀转回脑袋,继续前行。

  两人一只猫沿着山路转过一个山弯,看到刚才走过去的马车停在路中央。赶车的汉子扬起马鞭不停抽打着马屁股,而那个少年则是在旁不停地催促。

  韩翀朝着马车疾跑过去,看了看陷入土坑中的车轮:“你这样是不行的,我来帮你。”他说着弓着身子,开始用力地推车。

  一下,两下,三下……,终于,车轮在赶车的汉子和韩翀的吆喝声中,被推出了土坑。

  白衣少年很是感激,走到韩翀身边,抱拳施礼:“多谢这位小兄弟的帮忙。”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韩翀淡淡一笑,急忙抱拳还礼。

  白衣少年的目光被地上的一块玉佩吸引住,弯腰捡起来看了看:“这是你的玉佩吗?”.九九^九)xs(.co^m

  “是我的。”韩翀抚摸着腰间,目光看向那块玉佩。

  白衣少年将玉佩递给他“你是韩国人?”

  “诶,你怎么知道?”韩翀接过玉佩,好奇地问道。

  “这枚玉佩上的图腾我好像是在韩国见过。”白衣少年淡淡地一笑。

  “那是我家族的标志。”韩翀回道。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白衣少年抱拳问道。

  “在下韩翀。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韩翀也抱拳相问。

  “在下郑婴。”白衣少年回道。

  “幸会,幸会。”

  郑婴目光看向缓步走近的苏莫,又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往哪里?”

  “我陪我家先生来骊山找人。”韩翀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山林:“没想到这骊山这么大,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还没有找到一个投宿的地方。”

  郑婴听到此话,眼眸一亮“在下运送竹子去骊北村,不如你们随我一起去那里投宿吧。”

  “好啊。”韩翀刚欣然应允,又突觉不妥,将目光看向苏莫“先生,您说好吗?”

  苏莫微微一笑,点点头。

  “我家先生同意了。”韩翀看到苏莫点头,急忙又一次回复郑婴“劳烦你带路。”

  郑婴翻身上马,指着马车说道“你和你家先生一同上马车吧。”

  “多谢多谢。”韩翀转身扶住苏莫的一只手臂“先生,请上马车。”

  苏莫和韩翀坐着马车,来到骊山北麓的一处村落。

  郑婴驱马来到一户人家,翻身下马,走到门前,伸手刚想拍门,房门直接被人从里面拉开。

  门里走出一个身着青衣的年轻男人,他对着郑婴抱拳施礼:“辛苦阿婴将我需要的竹子送过来。”

  “含风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何来辛苦。”郑婴的目光看着年轻男人“我还没有敲门,你怎么就知道我来了?”

  “用它看到的。”门里又走出一个年轻的女孩,她伸手指了指门上的一个小孔。

  “云裳姑娘也在啊。”郑婴急忙对着那说话的女孩行了一礼。

  云裳盈盈一拜,还了一礼。

  “哎,这又是你的新发明吗?”郑婴跨步走到门前,将眼睛放在门上的小孔看了看:“什么也看不清啊。”

  “要从门里往外看才可以。”云裳指了指门里。

  郑婴急忙跨步走进门里,趴在门上,对着小孔看起来:“看清了,看清了,连阿翀鼻子上的灰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么小的一个孔,居然能够看清我鼻子上的灰?”韩翀不信,也走进门里趴在那个小孔看过去:“诶,真的看得很清楚。”

  “这里居然会有猫眼。”苏莫已经站在门前,有些吃惊地看着那个小孔。

  “猫眼?是什么意思?”郑婴问道。

  苏莫将手中的猫举起来,不急不忙地解释道:“猫最喜欢窥视,它的这种习惯刚好和这个小孔的作用相似。我们躲在它后面窥视外面,躬着身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猫。所以,才叫它猫眼。”

  “狗也可以躬着身窥视啊,为什么不叫狗眼?”韩翀在一旁问道。

  “狗眼多难听啊,还是猫眼好听。”郑婴回道。

  苏莫淡淡地一笑,接着说道“狗的眼睛是色盲,只能分辨白、黑、灰色,而且狗眼对大小的判辨力也差,尤其是站立的人,它往往把人看小了,看低了。所以,不是有一句谚语叫——狗眼看人低嘛。”

  “哦。”韩翀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你呀真是不学无术,狗眼看人低都不懂。”郑婴不失时机地数落着韩翀,接着又露出笑脸看向苏莫“什么是色盲?”

  “你连色盲都不知道,还说我不学无术。”韩翀趁机回怼。

  “你难道知道什么是色盲?”郑婴有点吃惊地看着他。

  “我不学无术,怎么会知道。”韩翀毫不掩饰地将头一昂。

  “诶,你还挺自豪。”郑婴看着他的样子,好笑地摇摇头。

  苏莫抚摸着镶嵌在小孔中的东西,很像是玻璃,可这个时空不可能有玻璃,她看着年轻男人问道:“这是什么呀?”

  “这是白琉璃。”年轻男人目光看向郑婴:“这种东西很少见,是阿婴寻给我的。”

  “哦。”苏莫点点头,很是赞赏地看着他“你很了不起啊,居然知道凸透镜和凹透镜的原理。”

  年轻男人对着苏莫抱拳施礼:“阁下谬赞了,您刚才的论才是独辟蹊径,让在下耳目一新。还没有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秦九,字归一。”苏莫抱拳还礼。

  “在下公输铎,字含风。”年轻男人再次拱手作揖。

  “我叫韩翀,尚无表。”韩翀也急忙拱手做着自我介绍。

  喜欢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请大家收藏: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更新速度最快。showbyjs('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