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86章 相遇又别离(2)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中年男人对着面前的三人拱手作揖:“韩某在此感谢三位的援手相助。仓伯,拿钱给他们。”

  “是。”仓伯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一个钱袋子,双手递给了三人。

  “钱啊。”小八顿时眼眸一亮,伸手就要去拿。

  “小八,不准拿,我们没有帮上什么忙,这些钱应该答谢这位兄台。”

  苏莫的目光也看着那袋钱,她的本意就是出手帮个忙,也没有想要什么报酬。于是,摆摆手“您不必多礼,如果您非要感谢我,不如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吗?不要告诉我们,你迷路了。”小八鼻中轻哼一声。

  苏莫将手向两边一摊,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兄台真的迷路了?”

  苏莫点点头。

  “没问题,我们可以给你做向导。”

  “哥,你怎么又要做好人。”小八伸手去拉身旁年轻男人的衣袖。

  “助人为快乐之本嘛。”他推开小八,对着苏莫抱拳“在下秦七,这是我弟弟叫秦八,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秦七?秦八?”苏莫听着这两个名字,心中觉得好笑至极:“七七八八,你们排数呢。”

  “诶,我哥问你呢,你叫什么呀?”秦八又问。

  “我叫……,秦九。”苏莫的回答带着一丝玩味。

  “什么?你说你叫什么?”秦八显然不信。

  “这么巧,我们的名字好像是一家人。”秦七却显得异常高兴。

  “哥,你听不出来,他是故意骗我们的吗?”秦八没好气地白了秦七一眼。

  “谁说我骗你们?在下确实叫秦九。”

  “你真叫秦九?”站在旁边的少年问道。

  “如假包换。在下秦九,字归一。”苏莫为了显得逼真,又给自己编排上一个字。

  “这里是洛邑地界,不知秦公子要去什么地方?”那个姓韩的中年男人问道。

  “我要去骊山,离这里远吗?”苏莫问。

  “远,很远。”秦七看着苏莫一身的行装“九兄若是徒步而行,要走上一个月了。”

  “啊?这么远?”苏莫微微皱起眉头。

  “真巧,我们去咸阳,可以结伴同行。”少年嘴角露出欣喜的笑容,他将目光看向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对着苏莫拱手作揖:“如果秦公子愿意结伴同行,韩某甚为荣幸。”小说首发ls.xs.sm.xs.

  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

  苏莫立即点头应诺“愿意愿意。”她不及对方招呼,直接掀帘,蹬上了马车。

  中年男人和少年也跟着上了马车,仓伯扬起马鞭,驱车前行。

  马车内,那个少年坐在中年男人的身边,苏莫坐在那个中年男人的对面,一时间,马车内寂静无声。

  这时,少年给中年男人递过去一杯水:“爹,您喝水。”接着他又递给苏莫一杯水:“归一先生,您请喝水。”

  “谢谢。”她接过水,一口气喝完,将杯子递还给少年。

  “您还要吗?”少年又问。

  “不用了。”苏莫摆摆手,接着拱手相问“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我叫韩翀,今年17岁。”

  “才17岁,好年轻啊。”

  “不知归一先生多大了?”

  “翀儿,没有规矩。”中年男人眉头微皱,脸色阴沉。

  少年韩翀急忙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头不语。

  苏莫看着他的模样,出声打圆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才是年轻人嘛。”

  中年男人脸上的神色依然严肃,捋着胡子开口:“无论什么人都应该守规矩,只有人人都守规矩,这世间才会少起纷争。”

  苏莫听着他的论,淡淡地一笑:“韩大叔的这番话,在下有点不敢苟同。”

  “哦,韩某恭听秦公子的高见。”中年男人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喜色。

  “高见不敢当,只是我的一些感触罢了。”苏莫接着问道“您刚才说,人人都应该守规矩,我想请问,您说的规矩是什么?”

  “法治也!”中年男人毫不犹豫地回道。

  “法治?”苏莫轻笑着摇摇头:“您所说的那些法治都是统治阶级自己制定的,是他们用来管制老百姓的工具,他们自己受法治的管制吗?”

  中年男人听着这句反问,眸中不由得一亮。

  “法治,首先要有法可依。”苏莫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这个法就是法律,好的法律要能够惩恶扬善,要对人人平等,不能有特权阶级游离在法律之外。”

  “非常好,秦公子说得太好了。”中年男人拍手称赞:“没想到,韩某今日居然能够找到知音。”他说着牵住苏莫的手,扭头对韩翀说道:“你坐过去,我要和秦公子好好讨教法治的观点。”

  韩翀应诺一声,与苏莫交换了位置。

  苏莫坐到中年男人的身旁,心里想道:“我虽然不是学法律专业的,可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和一个古人讨论一下法治,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嘛。难不成,我一个现代人还说不过你一个古人吗?”

  结果,她被重重地打脸了。

  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谈起法治,口中的话犹如滔滔江水,永不停歇。苏莫几次想插话,硬是没有插进去,谈论到某个有分歧的观点时,她也举不出实证,更谈不上辩服对方。

  再看那中年男人,口中侃侃而谈着法治,引证的都是历史人物和事件,这让理科出身的苏莫汗颜万分。另外,人家不仅仅只单纯地谈法治,还从法治分析人类社会,把社会现象同经济条件联系起来,甚至注意到人口增长与财富多少的关系。

  我的妈呀,这是一个古人吗?思维敏捷,胸有沟壑,最重要的是思想一点也不迂腐落后,说出的观点和论据让她一个现代人都无以对。

  “韩大叔,您的观点太超前了!在下实在是佩服!”苏莫心服口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超前?”中年男人微微一愣,随即会意,拍手叫好:“这个词用得好,用得妙哉!秦公子用词总是令人意想不到。”

  苏莫呵呵笑着拱手作揖“韩大叔谬赞了,在下还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

  中年男人拱手还礼:“在下韩非。”

  韩?非?韩非子吗?

  苏莫惊呆地睁大眼睛看着身旁的中年男人。

  喜欢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请大家收藏: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更新速度最快。showbyjs('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