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54章 虞兮虞兮奈若何(8)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日傍晚,大军正行至一道峡谷口外。

  项羽提马立在峡谷入口处,抬头仰视着两侧的山峰。

  “大王,此处峡谷十分险要,恐有伏兵。我们在峡谷口驻兵吧。”钟将军立在项羽身后,躬身施礼道。手机端sm..

  “伏兵?难道孤王会怕了他吗?”项羽鼻中不屑地一哼:“这里是我们撤军的必经之路,就算是有伏兵,能奈我何?”

  “大王,我们的士兵疾行了一天,疲惫至极,如果突遇伏兵,不但会造成士兵的死亡,于我军士气也不利,请大王三思啊。”钟将军仍然躬身劝谏。

  “不必多。孤王意已决。”项羽说罢,持戟在手,一指峡谷的入口:“进谷!”

  钟将军不敢多,只是微皱眉头,暗自叹息。

  大军迎着落日的余晖,分列成两个纵队,浩浩荡荡地挺进峡谷的入口。

  花锦棠骑坐在马背上,抬头环视着陡峭的岩壁,眉头微皱。他放慢速度,慢慢靠近一辆车辇。

  车辇的布帘挑起,苏莫就坐在布帘旁,看到花锦棠骑着马靠过来,轻声问道:“有事吗?”

  花锦棠瞄着车辇中昏昏欲睡的虞姬,对着苏莫小声说道:“此处地形狭长,山岩植被茂密,恐有伏兵。”

  “伏兵?知道有伏兵还进来干嘛?”苏莫十分不解地反问。

  “世人对霸王的评价果然不错,刚愎自用,一意孤行。”花锦棠微微摇头:“刚才钟将军劝谏,可他不听。”

  “那我们要怎么做?”苏莫问。

  “一会儿如果有什么突变,你照顾好自己,还有虞美人。”花锦棠用眼眸示意着虞姬,给苏莫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苏莫当然明白这眼神的含义,立即点头:“知道了。你也照顾好自己。”

  “放心,我会守在项羽身边,一步不离。”

  “我不是指龙魂,我是让你自己小心,照顾好自己。我不想你有事。”苏莫急声说道。

  花锦棠听着这句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知道了,真啰嗦,这么担心我无法回报你啊。”他说完,用力夹紧马肚,向前奔去。

  “我才不是……”苏莫看着花锦棠渐行渐远的身影,喃喃轻语:“我担心的是你,好吗?”

  大军全部进入了峡谷,队伍在狭长的峡谷中缓缓而行。

  突然,前方一声轰隆隆的巨响,无数的碎石从岩壁上滚落下来,挡住了前方的道路。正在行走的军队顿时一阵骚乱。

  项羽也是一惊,手搭凉棚望上岩壁,只见岩壁上迎风飘舞着一面旗帜,旗帜上是一个墨黑的“彭”字,旗帜的四周出现一对人马,个个手执弓箭,瞄准了峡谷底的楚军。

  “全军镇定,停止前进!”项羽一声大吼。

  慌乱的楚军顿时安静了下来。

  项羽抬头继续观看着岩壁上军兵的部署,眉头微微皱起。

  “大王,我们中埋伏了。”钟将军先躬身小声说道。

  “孤王知道。”项羽的回答冷静异常。

  “大王,我们……”钟将军看着项羽镇定自若的神色,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觉不觉得奇怪?”项羽扭头望着钟将军。

  “末将不明白大王的意思。”钟将军一脸的疑惑。

  “你看岩壁上的伏兵。”项羽伸手指着上方:“他们好像只是要守着这里,不让我军过去,并没有要伏击我军的意思。”

  “这个……”钟将军也仰头观望着岩壁,一时也不能下定论。

  “传我命令!”项羽似乎也没有要他回复的意思,直接下了命令:“盾牌手分两侧布防,弓箭手随其后,若是岩壁上有突袭,立即还击。”

  “大王,您要干什么?”钟将军听着这番部署,眼眸一怔,心中徒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孤王要带人闯一闯这峡谷。他们越是不想让孤王从这里过去,孤王偏就要过去,给他们看看。”项羽说着扭转马头,看向身后的士兵,高举起霸王戟就要点兵。

  “大王,不可,不可啊。”钟将军急忙翻身下马,跪拜在乌骓马前:“大王,您不可意气用事啊!想我楚军本有几十万人马,如今只剩下不到十万人马,大王不可再枉送这些士兵的性命啊。”

  “大胆,你竟敢阵前乱我军心,拿命来!”项羽怒吼一声,挥动霸王戟就要刺向钟将军。

  “如果末将的性命能够让大王回心转意,末将愿意以死相许。”钟将军不躲不闪,仰头迎视着锐利的戟尖。

  “大王,您息怒。”虞姬的声音突然传过来。她拎着裙摆,急急奔来,走到近前,直接跪拜在地:“大王,您英明,钟将军句句肺腑,都是为了大王,为了楚军,请大王息怒,请大王三思。”

  “请大王息怒,请大王三思。”所有楚军纷纷对着项羽跪拜。

  项羽看着跪成一片的人群,微微摇头叹息。他从马背上下来,走到虞姬的近前,伸手将她搀扶起来:“阿虞不在车辇中歇着,跑出来干什么?快回去。”

  “大王,您答应贱妾,不要杀钟将军。”虞姬又是躬身一拜。

  “他是我江东的好男儿,楚军的好将军,孤王怎忍杀他。”项羽说着,转身将钟将军也扶起来:“孤王确实是意气用事了,多谢钟将军的提醒。”

  “大王,末将有罪。”钟将军仍是躬身一拜。

  “你何罪之有?进峡谷时,你已经提醒了孤王,是孤王没有听。”项羽再次抬头看着岩壁上的伏兵,眉头再次紧锁:“这条峡谷是我们回江东的必经之路,他们封堵峡谷,是想故意留下孤王,这用意何在呢?”

  “大王,回江东不止这一条路,此路不通,我们还可以绕行。”钟将军小声提醒道。

  “这个孤王自然明白,只是……”项羽顿了一下,轻轻叹了一口气:“孤王只是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他目光看向钟将军:“传令下去,后队变前队,退出谷口。”

  “是,大王。”钟将军应诺一声,转身传令。

  项羽扭头对着虞姬微微一笑:“来,孤王送阿虞回车辇。”他扶着虞姬的腰缓缓走向车辇,一边走一边说道:“阿虞安心在车辇上待着,不要再随意下来了,等到了江东,孤王再来接你下辇。”

  “项郎,我们……”虞姬轻轻咬住下唇,小声地问道:“我们还能够回到江东吗?”

  “能,一定能,孤王向阿虞保证。”项羽目光中闪过一抹坚定。

  “嗯,项郎说能就一定能。”虞姬嘴角一弯,一抹甜笑挂在唇边。

  喜欢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请大家收藏: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更新速度最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