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52章 虞兮虞兮奈若何(6)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莫这一夜几乎无眠。她在心中盘算着各种能够留下花锦棠的理由,可又一个个打破了这些理由。她其实心里十分清楚,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可能阻止他回去找寻他的依依。只要依依存在于他的心中,自己喜欢他就注定只能是默默的喜欢,默默的喜欢又怎么留下他呢?

  “唉——,要留下一个喜欢的男人怎么这么难啊?”她就是这样在心中感叹着,辗转反侧间,屋外的天空已经大亮。

  “苏姑娘,您起身了吗?”门外传来一个婢女的声音。

  “起来了。”苏莫根本就没有睡,从床上翻身起来,觉得浑身乏力。

  门被推开,两个婢女端着洗漱用品走进屋中。一番洗漱梳妆后,苏莫跟着两个婢女走出房门。

  “我们这是去哪?”苏莫看着这行走的方向,不是昨天用晚膳的方向,便出声问道。

  “虞美人在等着苏姑娘一起用早膳。”一个婢女说着,跨过一个月亮门,走进一座庭院中。

  苏莫在庭院的一个亭子里看到了虞姬,她正端坐在桌子前,一手执着头,像是在沉思。

  “虞美人,苏姑娘来了。”两个婢女走到近前,躬身跪拜。

  苏莫也急忙跟着躬身一拜。

  “嗯,你们都下去吧。”虞姬挥挥手屏退了所有的家仆,然后指着一张凳子对苏莫说道:“过来坐下。”

  苏莫起身,坐到虞姬对面的凳子上。

  “快看看,这些可合你的胃口?”虞姬笑着说道:“如果不合胃口,我让人去换。”

  “我吃东西不挑食。”苏莫回以微笑,拿起筷子就要夹菜,宽大的衣袖再次成为了她的阻碍。她用左手去拂袖,突而想起昨晚花锦棠夹菜喂食自己的情景。

  她夹着一个菜放入口中嚼着,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来。吃了几口后,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而坐在对面的虞姬也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两人同时发现对方的轻叹声,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对方。凝视了片刻后,几乎又同时出声相问。

  “你眼圈黑黑的,怎么了?”

  “你眼睛红红的,怎么了?”

  两人听着对方的问询,又是同时叹了一口气。

  “你昨夜没有睡好吧?”虞姬先问。

  “嗯,几乎一夜没睡。”苏莫点点头,接着问:“你怎么眼睛红红的?不是哭了吧?”

  “嗯。”虞姬点点头,眼睛跟着一红,泪光盈盈:“我和你一样都在担心自己的男人。”

  “哦,嗯?”苏莫本是认同地想点头,可是听到“担心”一词,眼眸一怔:“为什么要担心?”

  “嗯?”这次换作虞姬眼眸一怔:“难道花校尉昨夜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他们昨夜丑时出发,去攻打韩信的军队。”

  “什么?”苏莫腾地一下站起来:“攻打谁?韩信?萧何月下追的那个?点兵多多益善的那个?”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虞姬诧异地看着苏莫。

  “他们怎么去攻打韩信啊?他可是兵仙、神帅,怎么能够打得赢?”

  虞姬听着这句话,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我虽然不懂打仗,但是有一个道理还是懂的。那就是自己的男人上战场,我们不能背后说气馁的话。”

  “我说的不是气馁话。”苏莫重新坐到凳子上,目光急切地看着虞姬:“我是担心他,他去攻打韩信,万一有个什么事可怎么办啊?他不可以有事的。”

  虞姬拍着苏莫的手臂,轻声安慰道:“其实,我和你一样担心项郎,可是男人有男人的抱负,我们这些女人只能默默祈祷,希望苍天能够保佑他们平安回来。”

  “对,老天爷,你可千万要保佑花锦棠平平安安地回来。”苏莫双手合十,放在心口:“只要他能平安回到我身边,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看得出,你十分喜欢花校尉,为他死也在所不惜,是吗?”虞姬问道。

  “我可以死,他不能死,他不可以有任何事。”苏莫郑重其事地回道。

  “我也是,我可以死,但项郎不可以死,他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到江东。”

  两个人都站起身,双手合十,仰望着天空,虔诚地祈祷着。

  之后的几天,两人都相伴在一起,聊天解闷,谈心诉肠。虞姬给苏莫讲述了她和项羽相识和相爱的过程。

  苏莫听得一脸羡慕和嫉妒:“哇,你们俩之间也太浪漫了,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狂撩小甜妻的节奏啊。”

  “项郎不是霸道是霸王,还有我不是药材,我是虞姬。”

  “药材?”苏莫听着一脸的懵圈:“谁说你是药材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田七吗?”虞姬撅着小嘴辩解:“虽然它还有一个名字叫金不换,项郎也说过,任何玉石珠宝都不能和我相比,但是,我不喜欢田七这个比喻。”

  “哈?你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苏莫听明白了虞姬的话,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说的甜妻是甜美的妻子,不是你口中的药材了。”

  “甜美的妻子。”虞姬品读着这几个字的意思,嘴角露出娇羞的笑:“项郎说过,等回到了江东,他立刻就娶我为妻,我一直盼望着早点回到江东,一直盼望着能早日成为他的妻子。”

  苏莫看着虞姬眼眸中期盼的神情,心中不禁替她惆怅:“回到江东,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乌江边是项羽的葬身之地,而你恐怕在他之前就香消玉殒了。”

  “我说了这么多和项郎的事情,你也给我讲讲你和花校尉的事情嘛。”虞姬拉住苏莫,将身子靠近她。

  “我和花锦棠不是你想的那样。”苏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呀是不会看错的。”虞姬嘴角的笑意透出了笃定:“从他为你向项郎求情不要当婢女时,我就知道,他心里十分得在乎你。”

  “他才不在乎我,你搞错了。”苏莫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心里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不是我。”

  “什么?他有喜欢的人?是谁啊?”虞姬吃惊地问道。

  “那个人叫依依,他说虽然没有和他拜堂成亲,可是在他心里,依依就是他的妻子,他们好像还有了孩子。”

  “什么?”

  “我和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苏莫说着低下头,泪水不争气地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儿。更新最快s..sm..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虞姬抚拍着苏莫的背,轻声说道:“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说点其他的。”

  喜欢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请大家收藏: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更新速度最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