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85章 大唐幻术曌神都(3)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花锦棠,嫣然一笑,将手中的胡饼盒子递给他:“这下够你吃了吧?”

  “够了,够了。”花锦棠将盒子接过来,微笑着看着苏莫:“你的面相是真的好啊。”

  “哈?”苏莫听着这不伦不类的一句话:“这和我的面相有关系吗?”

  “嗯。”花锦棠很认真地点点头:“你不记得那个王二奶奶说过的话了,她说你福气满满,好运连连,大富大贵,持家有道。”

  “那个王二奶奶啊,就是满口胡说,你还信啊。”苏莫不屑地白了花锦棠一眼。

  “信,我当然信了。”花锦棠一扬手中的胡饼:“看,没有花一文钱,我们就得了这么多的胡饼,这不是福气和好运,是什么?跟着你不愁吃不愁喝,这就是大富大贵,持家有道。”

  “嗯,借花献佛,你倒很会夸人嘛。”苏莫听着很是受用,眼眸一转:“那个王二奶奶还说我旺夫益子呢。”

  “这个嘛,那要问你的未来夫君了。”

  “未来夫君。”苏莫心中轻念着这个词,眼眸意味深长地看着花锦棠:“你其实,可以,嗯,可以考虑一下的。”

  “不用,跟着你有吃有喝,我什么也不用考虑。”花锦棠干脆利索地回道。

  “白痴。”苏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向一旁走去。

  “诶,你等等我。”花锦棠再次追上。

  这时,无数的烟花升到了空中,炸裂开来,璀璨夺目的光华将夜空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幻术表演开始了。”前方的人群里传出了欢呼的声音。

  “幻术?魔术吗?”苏莫瞬间被勾起了好奇心,朝着欢呼的方向奔过去。

  只见有许多辆慢慢走来的花车,花车被装扮得五彩缤纷,奇形怪异。每辆花车上都正站着一个人在表演着幻术。他们虽然表演的节目各不相同,但个个新奇怪异,看得围观的人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魔术。”苏莫心中欣喜,用力挤着人群向前走,眼睛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一辆辆花车看。

  花锦棠看着这些幻术没觉得有什么稀奇,将胡饼盒子高高举起来,紧跟着苏莫:“喂,前面的人越来越多了,你还要挤过去啊?”

  “我想看嘛。”苏莫扭回头看着花锦棠:“这次来唐朝很有意思,我喜欢。”

  花锦棠嘴角一翘,出声取笑:“你每次都是欢欢喜喜地来,凄凄惨惨地回去。”

  苏莫听着这话,嘴角的笑容瞬间全无:“你还好意思说,每次给我补最后一刀的都是你。”

  “才不是。就第一次是我捅了你,之后的两次都和我没有关系。”花锦棠急声辩解。

  “没有直接关系,有间接关系,总之都是你的错。”

  “怎么是我的错,你每次都有不得不死的理由嘛。”

  “什么不得不死,我每次都不想死的。”苏莫气得大吼:“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挂掉了。你必须要保证做到。”

  “这我可保证不了,你挂掉是命中注定的。”花锦棠又是取笑的口吻。

  “你……”苏莫还想接着吼他,可头顶突然飞过一片红色的身影,她不禁仰头看过去。

  只见头顶飞着一个衣袂飘飘的红衣女子,犹如仙女飞临人间一般,在空中挥舞着衣袖,朝着一个花车的方向飞去。

  这样的场景苏莫见得多了,无论是电视上看的,还是自己编程的游戏里,那些都是运用了一定技术实现的。可是在大唐突然看到,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直接看得惊呆了。

  “诶,我眼神不好,你有看到刚才飞过去的人身上吊威亚了吗?”苏莫眼睛仍然盯着那红衣女子,用胳膊肘碰着花锦棠。

  “威亚?是什么?”花锦棠的目光也看着那个红衣女子。

  “就是绳索,你有看到吗?”

  “没有,她只穿了一层薄如蚕丝的衣服,身上没有绳索。”

  “对啊,怎么会没有绳索呢?最后成像是后期一帧帧擦除的。”

  “你在说什么?”花锦棠收回目光,不解地看向苏莫。

  “我是说,她没有吊绳索,从那么远,那么高的地方飞过去,是怎么做到的?”

  “嗯……”花锦棠蹙眉陷入沉思。

  苏莫转转眼睛,想了想,扭头看着花锦棠:“诶,轻功是不是能够做到?”

  “如果是我,我做不到。”花锦棠仍然皱着眉头,目光看向已经落在一辆花车上的那个红衣女子:“轻功固然可以飞檐走壁,但中间也要有着力点,还要配合呼吸,才能再次身轻如燕,像她那样持久飞那么远,不带着力点,也不用配合呼吸,我还前所未闻。”

  “这么说,轻功也不可能做到。那……”苏莫的目光也看向那红衣女子:“她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是天上的仙子?”

  花锦棠冷笑一声:“天上的仙子?只有妄想长生的昏庸帝王,才会相信这无稽之谈。”

  “不是只有帝王想,普通人也想啊,谁不想长生不老呢。”

  “长生不老,害人不浅。”花锦棠的神色徒然变得阴沉。

  “你是在作诗吗?挺对仗的嘛。”苏莫本来是一脸的玩笑神色,可瞥见花锦棠的神情,嘴角的笑容凝滞:“你怎么了?”

  花锦棠不语,径直向着那个红衣女子所在的花车走去:“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有何玄机。”

  这次变成花锦棠在前,苏莫在后,两人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前进。

  那名红衣女子站在花车上,正配合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在表演着幻术。他们将一只大白鹅放进一个黑色的锦布箱子里,再次打开时变成了无数只黄鹂鸟,那些黄鹂鸟声声啼鸣,飞向夜空中。花车下随即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那个年轻的男人拿出几把飞刀,向众人展示了一番,然后眼睛看向那红衣女子。红衣女子缓步走到离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

  男人一个极速转身,手中的飞刀飞向红衣女子,瞬间穿身而过,消失不见了。手机端sm..

  花车下的众人正在奇怪,红衣女子闪步让开,身后的靶子上赫然是刚才那男人脱手射向红衣女子的飞刀。

  “好!”花车下的人拍手叫绝。

  苏莫看得张大了嘴巴,她知道,幻术其实就是一些利用障眼法的小伎俩,但是刚才那个男人什么道具也没有使用,就那么将飞刀扔向红衣女子,而红衣女子是怎么躲过飞刀的,难道扔出的飞刀是假的,插在靶子上的飞刀是事先准备好的?可是花车周围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喜欢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请大家收藏: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更新速度最快。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