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45章 日落山海关(12)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傻姑娘很好哄!傻姑娘很可爱!

  从第二天开始,苏莫就成了全职保姆。扫庭院,劈木材,生炉火,做三餐,忙忙碌碌一整天。

  就这样过了几天,这天晚饭时,桌子旁只有苏莫和花锦棠两人吃饭。

  “其他人呢?怎么不来吃饭?”花锦棠啃着窝头,问道。

  “我刚才去侧院叫他们吃饭,发现人都不在。”苏莫回答。

  “不在?”花锦棠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诶,他们是奸细,你为什么还允许他们到处乱走?”苏莫靠近花锦棠,小声问道。

  “钓鱼不给饵吃,能钓到鱼吗?”花锦棠微微一笑。

  “也就是说,你是故意不管他们的。可是,他们如果探听到了什么情报,已经跑了,怎么办?”

  “进城容易出城难。这山海关由袁督师守着,是固若金汤,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所以,你们是设好了圈套,等他们自己往里面钻。好一招瓮中捉鳖啊!”苏莫对着花锦棠竖起大拇指。

  “瓮中捉鳖?是什么意思?”花锦棠不解地问道。

  “这都不懂。就是指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就像从坛子里抓王八一样轻而易举。”苏莫兴致勃勃地解释着,还不忘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

  “王八?”花锦棠徒然眼眸一亮“诶,听说这王八炖汤很好吃,你改天给我也来一个瓮中炖王八呗。”

  “你除了吃还能有点其他想法吗?”苏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有啊,我已经想好了,我准备留下来给袁督师当近卫。”花锦棠回道。

  “当近卫?不回去了?”苏莫放下手中筷子,吃惊地问道。

  “拿不到龙魂,我们怎么回去?”

  “那我们就去找龙魂啊。”

  “龙魂就在袁督师身上。”

  “那我们就想办法从他身上偷过来啊。”

  花锦棠轻笑着摇摇头“偷不到,确切地说,龙魂在袁督师的身体里。只有他死了,龙魂才会离体,我们才能拿到。”

  “哈?”苏莫推了推眼镜,偷偷看着花锦棠,怯生生地问道“难不成,我们还得先杀死他,才能拿到龙魂?”

  “嗯,你这种方法嘛……”花锦棠皱眉思索着苏莫的这句话。

  “杀人是犯法的,况且他还是一个大官,他身边……”苏莫正极力劝阻着,突然止住口中的话,目光狐疑地看着花锦棠“你要当他的近卫,不会是真想杀了他,拿到龙魂吧?”

  “杀他是可以拿到龙魂,可我不会这么做。”花锦棠脸上的神色很是肃然“依依的手札上说过,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我们只是一个过客,不能改变那个时空里的任何人和事物。”

  “哦,那我就放心了。”苏莫刚舒了一口气,又皱起眉头“也就是说,我们只有等他死了,才能拿到龙魂。那他什么时候能死啊?”

  “来之前,我用你的电脑查过袁督师的信息,显示他会在京师保卫战之后入狱,之后会被处死。”

  “那现在离他被处死还有多长时间?”

  花锦棠摇摇头:“来的时候,我好像计算错了时间,量子门开启的时间有误。”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出错呢?”苏莫埋怨地白了花锦棠一眼,然后轻叹一口气,脸上现出为难的神色“我们都已经来了好几天了,我都没有和公司的主管请假,再这样待下去,我会被炒鱿鱼的。”

  “炒鱿鱼?好吃吗?”花锦棠问道。

  “不是吃的,我是说,我再不回去,会被开除,会失业,会没有工作。”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花锦棠扬起手,晃了晃手腕上的晶石手镯“两个时空的时间计算是不一样的,我们回去不会耽误太多时间,我估计最多是我们出发的第二天早上。”

  “你估计?你的估计这次不会再出错吧?”

  “应该不会。”

  “应该?一听就没有底气。”

  “肯定不会,我保证。”花锦棠立即换上十分肯定的语气。

  苏莫的目光也看向自己手腕上的晶石手镯“诶,这镯子就是一个空间大宝藏啊,空间在手,天下我有!哈哈哈!”

  她正忘乎所以地哈哈哈大笑着,花锦棠嗅着鼻子在她身上闻起来。

  “喂,你嗅我干嘛,吃的在那边。”苏莫将花锦棠的脸推向一旁。

  “我觉得,你身上有股味儿。”花锦棠皱着眉头看着苏莫“很难闻,像是什么东西馊掉了。”

  “是吗?”苏莫也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确实闻到一股的酸臭味,她一咧嘴,捏住鼻子“空间在手,洗澡都没有,我要洗澡!”

  花锦棠看着她的模样,呵呵乐出了声。

  “你还笑,我真是倒霉,穿越过来,做你们六个大老爷们的烧饭婆。天天围着锅台转,我自己先馊了。”苏莫气恼地一跺脚,转身向着厨房走去“不行,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洗个澡。我现在就去烧水。”

  “洗澡?你要在哪里洗啊?”花锦棠对着苏莫的背影大声问道。推荐阅读sm..s..

  “你问这个干嘛?有什么企图吗?”苏莫停下脚步,瞪视着花锦棠“我警告你,不要有什么坏心眼儿。”

  “放心,我心里只有依依,我对你没有企图,也没有坏心眼儿。”花锦棠很不以为然地冲着她摆摆手。

  苏莫听着这句话,心中没来由得有点小失望。她鼓鼓腮帮子,转身,向着厨房走去。

  苏莫洗了一个舒心的热水澡,哼着小曲儿走进房间,看到床上的被子鼓胀着,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然后开始动手打地铺。

  铺好了被子,她刚想躺下休息,眼眸微转间,瞥向床边“嗯?他的鞋子呢?睡觉不脱鞋吗?”

  她急忙起身,走向床边“公子,公子。”她轻唤了两声,无人应答,又伸手去拍被子“公子……”手感有异,她一把掀开被子,里面居然是一个枕头,枕头上放着一张纸。

  “我去去就来。”

  苏莫看着这几个字,眉头微皱“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这时,夜空中升起一道红色的烟花。

  “这好像是信号弹。”苏莫盯着天空,心中似乎猜到了什么。她疾步出门,向着发出信号弹的地方奔去。

  片刻间,山海关的城门已在眼前。很是奇怪,一向守卫严密的城门,今夜却像是没有设防。

  苏莫心中不解,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停歇。她一口气奔到了城门下,抬头观望,城门上影影绰绰有人影晃动。

  “喂,城门上的官兵大哥。”她冲着城门上大喊。

  城门的垭口探出一个脑袋,向下看了看,却是没有说话。

  “喂,刚才的信号弹你们看到了吗?”苏莫继续问。

  “你等着。”那人闷闷地回了一句,向一旁的人低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