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37章 日落山海关(4)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女人听着花锦棠的话,眸中闪过一丝喜悦的神色“元素向你提起过我?”

  花锦棠一愣,随即会意地点点头“袁督师很是担心你们母子,所以特派在下出城相迎。”

  女人娇羞地低下头,抚摸着肚子,微微一笑“他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没有忘记我们母子。”

  花锦棠微微点头,嘴角的笑容透出一丝的为难“袁督师公务繁忙,不能出城亲自迎接你们。在下虽是奉命而来,但与你素未谋面,不能确认你的身份。袁督师交代在下需确认信物之后,方能迎你进城。不知信物你可随身带来?”

  “带了,这信物我不曾离过身。”女人说着从腰间拿出一枚玉佩,双手递给了花锦棠。

  花锦棠接过玉佩,翻转着看了看,然后躬身说道“请您在此稍后,在下这就去禀报袁督师。”他说完转身向着城门走去。

  苏莫紧跟着他的脚步也走向城门“喂,你要去干嘛?”

  “进城。”花锦棠抖了抖手中的玉佩。

  “拿着这个玉佩就可以进城吗?”苏莫不确信。

  “那是当然。”花锦棠一脸的胸有成竹。

  两人说话间已来到城门下。花锦堂抱拳,对着城门上的士兵大声喊道“我是原督师的近卫,有很重要的事要向督师汇报。”

  “你是督师的近卫?报上名来。”城门上一个头领模样的人,低头冲着花锦棠问道。

  花锦棠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玉佩举起来“劳烦您将这块玉佩呈给督师大人,他一看便知。”

  “抛上来。”那个头领对着花锦棠示意。

  花锦棠从怀中掏出一个巾帕,将玉佩包好,看向城门上的头领“你可接好了,若是有半分损失,你的脑袋可能不保。”他说完,手臂用力一抛。

  城门上的头领接住巾帕,打开看了看,然后转身,疾步跑下城门。

  花锦棠返身走回到女人的身边,搀扶着她,慢慢走向城门下“等着吧,一会儿就可以进城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英雄,您带我们一起进城吧,求求你了。”刚才那几个在城门下带头恳求的人,立即将花锦棠等人围住。

  “不敢当。”花锦棠摆摆手“我没有本事带你们进城。”

  “您一定可以带我们进城。求求您了。”那几个人说着,围着花锦棠跪下。

  花锦棠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只是笑而不语。

  “喂,人家都跪下求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一旁的苏莫看不过眼,伸手碰了碰花锦棠。

  “你又放肆。”花锦棠脸色又是一暗,语气透出训斥“本公子说过多少次,我在和人说话的时候,你一个小书童不要乱插嘴,只长饭量,不长记性。”

  嘿,今天训我训上瘾了,是吧?苏莫立即瞪圆眼睛就要发作。

  “公子,您带我们进城吧。我们一定比这个胖书童听从您的吩咐,鞍前马后,尽心尽力地服侍您。”跪在地上的一人,抬头说道。

  “对啊,公子,我们一定比这个胖书童有用。”其余的人也跟着附和。

  “诶,我替你们说情,你们居然对我落进下石?”苏莫心中腹诽着,将心中原本对花锦棠的不满转火向跪在地上的几人。

  可还没有开口,她又听到花锦棠说出一句更让她暴脾气的话。

  “唉,我的这个书童除了能吃,简直一无是处。我早想赶她回家了。”

  “我去,蹬鼻子上脸,姑奶奶不忍了。”苏莫叉着腰,对着一众人大吼。“这世道真是不能随便做好人,我……”

  她的话还没有吼完,城门之上传出一个人的叫声:“喂,送玉佩的人抬起头,袁督师要见你。”

  花锦棠急忙抬头,循声看过去,只见城门的垭口处探出一人的身影。那人一身文官模样的打扮,个头不高,正捋着胡子,向下观望。

  “袁督师,幸会,在下花锦棠。”花锦棠冲着那个文官模样的人,抱拳作揖。

  “花锦棠。”那人轻轻念着这个名字,捋着胡子呵呵一乐“士兵通报,说你自称是本督师的近卫,可本督师根本不认识你,你竟敢冒充,好大的胆子。”

  花锦棠听着这句话,知道那人就是袁崇焕,心中高兴“在下若不是袁督师的近卫,又如何护送您的家人来此?”他说着伸手一指身旁挺着肚子的女人。

  “心莲?”袁崇焕的目光闪过惊喜,他扶住城门的垭口,将身子探得更低“真的是你吗?”

  “元素,是我,我和心武来找你。”那个叫心莲的大肚子的女人顿时红了眼眸。

  “元素大哥。”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一脸的兴奋之色。

  袁崇焕看着那少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眼眸微转看向花锦棠,还有城门下的诸多难民,又立即收回笑容,恢复肃然的神色“花公子为何好心送心莲姐弟二人来此?”

  “元素,他不是你派来接我的吗?”心莲吃惊地问道。

  袁崇焕微微摇头。

  “你到底是谁?”心莲退后几步,质问道。

  “帮你们一家团圆的人。”花锦棠的目光中流露出感伤“即使时间短暂,也好过到死不能相聚。”

  “你在说什么?”心莲听着他这句话,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花锦棠再次抬头看向城门上的袁崇焕“再有三个月,她就临盆了。难道您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出生吗?”

  “儿子?是个儿子吗?”袁崇焕嘴角微翘“我袁家有后了。”

  “袁督师,在下知道您的顾虑是什么?其实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花锦棠的话锋突然一转“要解决起来很简单。只要您愿意信我。”

  “哦?花公子知道本督师的顾虑是什么?”袁崇焕眼眸微眯,仔细审视着花锦棠。

  “袁督师,在下想进城与您一叙。”花锦棠抱拳“听过我的话之后,您再做定夺,可否?”

  袁崇焕凝视着花锦棠不语。

  “我一人进城,您若是还不放心,可以绑着我。”花锦棠又道。

  袁崇焕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本督师很钦佩花公子的胆量,更好奇你要和本督师说什么。来人,开城门,放花公子进来。”

  “是。”一人躬身领命。

  片刻后,厚重的城门被打开一扇,一队士兵列队而出。

  几个士兵走到花锦棠的身边,将他反背绑住,然后押解着他,还有护着心莲和心武一起走向城门里。

  “等等。”苏莫伸手拦住绑着花锦棠的士兵“放开他,不准带,带我家公子走。”

  “苏儿,不要担心,我很快回来。”花锦棠示意苏莫安心。

  “可是……”苏莫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干什么,只得看着士兵将花锦棠押进城门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