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34章 日落山海关(1)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莫和花锦棠一起走进量子门,在走出通道时,她抬头看了一眼显示着“崇祯二年”的这四个字。突然,眼前的白光褪去,呼呼的大风扑面袭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苏莫环视着周围,是一个空旷的山岗。她抱紧臂膀,看着同样抱紧臂膀的花锦棠:“这是哪啊?天气好像冬天一样,我们穿的衣服太薄了。”

  “不对啊,依依说应该是八月啊,怎么是冬天?”花锦棠心中疑惑,眉头跟着皱起来。

  “别废话了,赶紧回去,穿上羽绒服再过来。”苏莫拉着花锦棠转身就要走,可身后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量子门。

  “诶,门呢?”她大声叫起来。

  “消失了,我们暂时回不去。”花锦棠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山坡:“我们去那边看看。”

  “消失了?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戴着这个手镯就可以回去吗?”苏莫心中升起一丝惊慌,她跟在花锦棠的身旁追问。

  花锦棠没有理会她,一边搓着臂膀,一边顶着大风,走上了山坡。

  “喂,你倒是说话啊。”苏莫冲到他的面前大吼。

  “上次是个试验,我只是想熟悉一下穿越的过程。我们戴的镯子是打开量子门的钥匙,也是我们返回之前时空的通行证。”花锦棠很是耐心地解释起来:“这晶石手镯和龙龛之间有某种呼应关系,我们可以用晶石手镯打开有龙魂的那个时空的量子门,只有拿到了龙魂,回去的量子门才会再次打开。”

  苏莫微微点点头:“哦,我明白了,这就像我们做游戏一样,开始会有一个让新手玩家试玩的情节,让新手玩家了解游戏规则和游戏操作,我们之前穿越到雍正十三年,就是新手玩家试玩情节。对吧?”

  花锦棠不置可否地看着苏莫,没有说话。

  “之后才是正式开始游戏环节,只有完成指定的任务,拿到通关指令,才能进行到下一关。是不是?”苏莫继续问。

  花锦棠听得不明所以,他微微摇头:“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这不是在玩,在这里会发生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所以,我们要小心行事,尽快找到龙魂,拿到它,然后离开。”

  苏莫很是赞同地点点头:“那我要做好攻略了,如果不幸gameover了,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就可以省去很多时间了。”

  “第二次?”花锦棠再次摇摇头:“没有第二次,量子门只会在这个时空打开一次,如果我们没有拿到龙魂就回去了我们的时空,那我们就永远没办法拿到这个时空的龙魂了。所以,我们这次过来,必须要拿到龙魂。”

  “什么?如果一直找不到龙魂,那我们……”

  “我们会在这个时空一直待下去,直到老死。”

  “哈?这个游戏设定也太坑人了吧?不玩也不行吗?”

  “这不是玩。”花锦棠肃然地看着苏莫:“我们和这个时空的每一个人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有七情六欲,会生老病死。所以,一定要事事小心。知道吗?”

  苏莫听着花锦棠关怀的话,心中很是受用,可她脸上却是不以为然的神色:“知道了,上次在皇宫,被打,被踹,从树上摔下来,被你捅刀子,我都经历过了,心里有准备。如果这次我发现苗头不对,我就再挂掉,回去。”

  “你怎么说得自己很喜欢去死似的。”

  “这是我的最后一道保障,我当然喜欢了。”

  花锦棠听着这句话,轻笑着摇摇头,走下山坡,继续向前走。

  苏莫急跑几步,追上花锦棠:“诶,如果我们找不到龙魂,就一起挂掉回去,我可不想在这个时空老死。”更新最快s..sm..

  “我不能死。”花锦棠扭头看着苏莫:“我若是死了,就要回到我的时空,我一定要集齐龙魂,找回我的依依。”

  苏莫一愣:“你的时空?也就是说,如果你挂掉了,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看,那有一个村庄,我们过去,找户人家,借些厚衣服。”花锦棠拉住苏莫的手,向着不远处的村庄急奔过去。

  苏莫与他并肩疾跑,侧目看着他,心里竟有些舍不得。

  这三天的相处下来,她发觉,她开始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虽然他好吃懒做,可他是除了王可可之外最关心自己的人。

  “嗯,他要好好活着,就算是我挂掉,也不能让他挂掉。”她心里默默打定了主意。

  花锦棠轻轻敲响一户人家的房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丈打开房门,他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人,目光闪过一丝的惊恐,随手操起一个木棍,跳出屋门,大声厉斥:“你们是哪里来的毛贼?竟敢溜进村子来祸害我们?”

  “我们是毛贼?你看我们的样子像毛贼吗?”苏莫气愤地回怼。

  “你们两人衣冠不整,现在酉时已过,你们出现在我们村子里,不是毛贼是什么?”

  花锦棠抬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淡淡地一笑,对着老丈抱拳施礼:“老丈,我们二人绝非歹人,只是路过此地,遭遇了山贼,身上的衣物和银两被洗劫一空。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山贼,逃到此处,还望老丈您施以援手,我二人定当感激不尽。”

  拿着木棍瞪视两人的老丈愣了愣,随即缓和了语气:“这边关经常打战,流匪肆虐,遇到山贼还能保住性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老丈,可否让我们……”花锦棠用目光看着房门里。

  “哦,进来吧,屋里暖和。”老丈一侧身,将身后的房门闪让出来。

  花锦棠一抱拳:“多谢。”说完,他迈步走进屋中。苏莫急忙跟着他也走进屋中。

  老丈将两人让坐到一张桌子旁,然后转身冲着里屋叫道:“老婆子,快出来,给客人倒点热水。”

  一个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掀开布帘,从内屋走出来。她走到一张桌子旁,倒了两碗水,递给花锦棠和苏莫。

  “谢谢。”花锦棠接过碗喝了一口,接着问道:“有吃的吗?我们二人还没有吃饭。”

  “有,你们等着。”老丈和老妇人一起走进一间屋子。

  “诶,我们是吃过饭来的,你怎么还饿?”苏莫小声问道。

  “我们被贼人抢劫,逃奔到这,只讨水喝,不讨饭,会被怀疑的。”花锦棠小声回道。

  “看不出来,你脑袋很灵光嘛。”苏莫嘴角一翘:“撒起谎来,根本不用打草稿。”

  “必要的撒谎叫睿智。”花锦棠看向苏莫的目光中,透出暖润:“在你的时空,我事事需要你照顾,在这里,换我照顾你。”

  苏莫看着花锦棠,听着这句话,心里升起一丝暖暖的感动:“你说的,你要照顾我,说到就要做到。”

  “那你也要听话,我才能照顾好你。”花锦棠的话透出了意味深长。

  “听话?什么意思?”苏莫不解地问道。

  花锦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老丈和老妇人已经端着吃的食物走过来。他急忙起身,接过他们手中的碗,拿起一个窝头,递给了苏莫:“苏儿,饿坏了吧,给你,吃吧。”

  “噗——”苏莫将刚喝进口中的水喷了出来。

  苏儿?这是什么鬼称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