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6章 皇宫惊魂夜(4)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锦棠和黑衣人几个纵跃起跳后,翩然落入坤宁宫的庭院中。两人背靠着背,相互警惕地看着四周,慢慢接近一间亮灯的屋子。

  片刻间,两人来到房门前,侧耳倾听着屋中的动静。黑衣人指指房门里,对着花锦棠伸出三个手指头。花锦棠也冲着她点点头。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推门而入。

  “什么人?”屋中一声轻呼。

  “嗖——”一把飞刀插入一人的胸前,那人瞪着惊恐的眼睛倒地。

  “啊——”另一人刚想惊呼,花锦棠一指点在他的颈部,顿时失声。

  另一个人浑身战栗地看着闯入屋中的两人,不知如何是好。

  黑衣人走近这浑身发抖的人。

  “别伤他性命。”花锦棠对着黑衣人小声说道。

  黑衣人手起掌落,一个手刀击中那人的后脑,人顿时昏厥过去。

  花锦棠随即也是一记手刀击下,被点住哑穴的人,也昏厥倒地。

  黑衣人看着一死两晕躺在地上的三人,淡淡地说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心善的人,换作是我,一个不留。”

  “怎么说也是一条性命,得饶人处且饶人。”花锦棠微微一笑,答道。

  黑衣人鼻中不屑地一声轻哼:“你这人真奇怪,敌人的性命是命,自己人的性命就不是命了吗?”

  “自己人?此话何解?”花锦棠不解地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看着他的模样,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和疑惑:“难道,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姑娘不是你的朋友?怪不得,你会丢下她。”

  “不是,她是我朋友。”花锦棠急忙纠正,可是顿了一下,又不确定地反问:“不过,我和她认识才几个时辰,这应该算是朋友吧?”

  “她算不算你的朋友,你自己都不清楚吗?”黑衣人微微摇摇头:“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她说着走到躺在地上的一个人身旁,开始脱他身上的衣服。

  花锦棠皱着眉头思索起来,口中还自自语:“她带我去到我要去的地方,还帮我拿到了晶石,还有,她给我做了馄饨,我吃了两碗,很香,很饱。”

  黑衣人一边将脱下来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一边接着花锦棠的话说道:“如果有人像她那样帮我,就算是我的朋友了。”

  “嗯,那她也算是我的朋友了。”花锦棠像是确定了某件事一般,很是郑重地点点头。更新最快s..sm..

  “可你将自己的朋友置于危险之中而不顾,这不是大丈夫所为。”黑衣人站起身,用鄙夷的目光看向花锦棠。

  “危险?”花锦棠微微一愣,然后淡淡一笑:“没事,她不会有事。”

  “不会有事?你怎么这么确定?不要忘了,她可不会武功。”

  “她是不会武功,不过,在这里她不会有事。”

  “她如果被抓住了,会死得很惨。”

  “死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什么?”黑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狐疑地看着花锦棠:“你就这么希望自己的朋友去死?”

  花锦棠也觉得自己的说辞不妥,急忙干笑两声,解释道:“我不是希望她去死,是因为……,她不属于这里,死了……”他抿抿嘴角,想不出合适的词来解释。

  “有时候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黑衣人看出花锦棠似有隐情,便收起疑惑的心思,接着说道:“生不如死,是他们这些清兵的拿手好戏。”她说着从腰间掏出一颗药丸,举到花锦棠的面前:“这次来皇宫行刺,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如果被那些清兵抓住,我就服毒自尽。”

  “为什么?”花锦棠不解地问道。

  “我说过了,被他们抓住,会生不如死。那些残忍的刑罚才是最可怕的。我宁可自尽,也不要受尽他们的欺辱。”

  “刑罚?欺辱?”花锦棠的心猛然一沉,他立刻转身走向房门。

  “你去哪?”黑衣人拦住他。

  “去救她,她只能死,不可以被刑罚,也不能被欺辱。”花锦棠推开黑衣人,伸手就去拉门。

  “我和你一起去。”黑衣人再次拉住花锦棠:“换上这些太监的衣服,我们杀回去救人。”

  苏莫灰溜溜地下了树,被一脚踹倒在地上。

  “双手背后,跪好!”一个人大声呼喝。

  苏莫只好乖乖地跪在地上,将双手背负在身后。很快,上来两个人将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抬起头。”

  苏莫低着头,没有动。

  “老子让你抬头,听见了吗?”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苏莫的脸颊上,耳膜一阵嗡嗡作响。

  “啊——”苏莫应声倒地,眼镜也不知飞到哪去了,眼前模糊一片,眼泪直接飙了出来:“你们干什么?我都投降了,你们怎么还动手打人?日内瓦公约不知道吗?人道主义精神不懂吗?”

  “啪”又是一个耳光,重重抽在苏莫的另一个脸颊上,紧接着一个声音吼道:“大胆逆贼,私闯皇宫禁地,理应被凌迟处死,你若是还想苟延残喘,就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凌迟?一刀一刀被剐?”苏莫想想就浑身打哆嗦,她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望着模糊的人影,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如实回答,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如实回答。”

  对面的几个人都将目光看向苏莫,脸上一个个都露出奸邪的笑容。

  “哟,是个姑娘啊。”一个人走近苏莫,撩了撩她凌乱的短发,看了看她的装扮,又在她身上闻了闻,眉头一皱,不确定地问道:“你是个姑娘?”

  苏莫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奸笑的脸,直觉告诉她此人不怀好意。对于他的质问,苏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缩缩身子,向一旁挪了挪。

  “听声音就知道是个姑娘了,你还问什么?”另一人开口说道。

  “可这一身的装扮,怎么看怎么不像姑娘的打扮。”那个人目光仍然盯视着苏莫。

  “外邦女子多是这种诡异的装扮。”又一个人说道。

  “外邦女子?”蹲在苏莫身旁的人低语着这句话,眼睛里放出一抹邪光:“你与我们这的姑娘到底哪里不一样呢?让我好好看看。”他说着伸手抓向苏莫的肩头。

  “滚开!”苏莫意识到危险,虽然双手被绑着,可是身子够胖,她使劲撞向面前的人,将他撞了一个踉跄。

  “大胆逆贼,还敢反抗。”那个人后退几步,稳住身形,接着抬腿就是一脚,狠狠踢在苏莫的身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