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第11章 谜一样的男人!

小说:快穿之我又又又挂了 作者:影舞炫雅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锦棠看了看苏莫,又看了看地面,一脸的懵圈:“在你家用膳,还要跪着吗?”

  苏莫也突觉自己失态,松开花锦棠,指着立在一旁的折叠桌“别坐在这,一副等着被人伺候的样子。把桌子撑起来。”她说完,返身回到厨房开始忙碌着晚饭。

  不一会儿,耳边又是“嘭”的一声响。吓得正在盛馄饨的苏莫,手一个哆嗦,馄饨汤溅到厨台上。

  “你又搞什么?”苏莫一边埋怨着,一边端着馄饨从厨房走出来。

  只见折叠桌躺倒在地上,桌面和支架已经彻底分离。

  “你,你……”苏莫看着被“分尸”的折叠桌,气得语滞。

  “我只是稍微用了点力,没想到……”花锦棠一脸无辜状地指了指地上的桌子。

  “你是来拆我家的吗?”苏莫将手中的馄饨放到茶几上,起身就怒吼着花锦棠“你已经弄坏我的一扇门了,现在又是一张桌子,你接下来还想弄坏什么?”

  “我……”花锦棠环视了一下四周,喃喃低语“你家里的东西太不结实了。”

  “什么?”苏莫哭笑不得地看着花锦棠。

  “我赔,我接着赔。”花锦棠伸手在自己身上摸起来。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反转着看了看,然后递给苏莫“你看,这个能抵吗?”

  “手机?”苏莫看着花锦棠递来的手机,心中咯噔一下“我只想着扣押他的身份证不让他离开,怎么没有想到没收他的手机呢。”

  “这个……,嗯,勉强可以抵上你弄坏的桌子。”苏莫伸手从花锦棠手中抢过来手机,直接按键关机。

  “那,可以用膳了吗?”花锦棠的目光看着茶几上的那碗馄饨。

  “只能坐在沙发上吃了。”苏莫示意他坐在茶几旁吃饭。自己返身回厨房,去端另一碗馄饨。

  两人肩并肩地坐在沙发上吃着馄饨。

  苏莫觉得有一道目光一直时不时地看向自己,便不耐烦地扭头看着花锦棠“你一直看着我干嘛?”

  花锦棠将自己的空碗推到苏莫的面前“我吃完了,还想吃。”

  “没有了。一人就一碗。”

  “可我特别饿,我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

  苏莫扭头看向厨房“倒是还有一碗馄饨,可那是给我表妹留的。”

  “我买下行吗?”花锦棠说着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摸起来。只是这次,他摸了半天,一无所获。

  “先赊账,改日我再偿还。”

  苏莫听着花锦棠的这句话,心中很是好笑。不过是一顿饭,居然说要赊账?这个人,脑子缺根弦吗?他钱包里的钱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再加上这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别说是修门,修桌子,就是买上十扇门,十张桌子也是绰绰有余。

  他是对钱没有概念,还是真的不认识钱?

  苏莫想着这个问题,问道“喂,你从哪里来?”

  “从很远的地方。”

  “是国外吗?我看到你钱包里有外币。”

  “国外?是什么?”花锦棠茫然地摇摇头。

  “你,你说话很……”苏莫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支吾了半天,弱弱地问道“你不会是失忆了吧?”

  花锦棠又是摇摇头,但这次脸上没有丝毫的茫然。

  “没有失忆,那你从哪里来?你的家人都有谁?你说给我听听。”

  “我来自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叫骊山陵。我的家人……”花锦棠的眉头微微一皱,眸中的神色一暗“依依,还有没有出世的孩儿,他们……”

  苏莫聚精会神地听着,想从这些话语中解开心中的疑团。她看着停下叙述的花锦棠,没有催促,慢慢等着。可接下来,她却听到一句差点让她喷饭的话。

  “我很饿,想吃饭。”花锦棠说着站起身,一脸肃然地看着苏莫:“我需要怎么做,你才能让我吃那碗饭?”

  苏莫怔怔地看着他,还没有从这突然转变的话锋中缓过神。

  “我真得很饿!我要吃饭!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花锦棠直接大声抗议起来。

  你还抗议?你凭什么抗议?

  苏莫腾地一下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也大声抗议道“我不是你妈,也不是你老婆,填饱你的肚子不是我的责任!”

  花锦棠不语,只是盯着苏莫看。

  “喂,你看着我干嘛?你吃不饱肚子,还是我的错了?”

  花锦棠仍然不语,仍是盯着苏莫看。

  “我去!”苏莫心里暗骂一声“你那眼神,好像还真是我的错了。”她无奈地拿出手机拨通了王可可的电话。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喂,什么事啊?”手机中传出王可可的声音。

  苏莫隔着手机开始讨好着说道“可可,我就是想告诉你,下班后在外边吃过饭再回家吧。家里没有吃的了。”

  “哈?没吃的了?那你晚上吃什么?”

  “我是说,我吃过以后,没有你吃的了。”

  “你晚上吃那么多啊。拜托你,少吃点吧,你看你现在都胖成什么样了。”

  “不是,我没有……”

  “好了,我知道了。”手机中的王可可打断苏莫的话“我今天晚上要加班,晚饭也只能在外边解决了。”

  “加班?加到什么时候?”

  “谁知道呢?”王可可的语气带着抱怨“这集团公司的大人物到现在还没有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哦,那你先忙吧。晚上回来的时候,若是需要我去接你,你给我打电话。”

  “好吧。拜拜了。”

  “拜拜。”苏莫挂掉电话,一扭头正对上花锦棠直视自己的眼睛。

  “等着,我去给你做馄饨。”她向着厨房走了几步,又停下,转身指着沙发“你,老老实实地坐着等,不准动。”

  花锦棠很是听话得“嗯”了一声,接着就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苏莫重新开火,又忙碌起来。空闲当中,她向着客厅的沙发上瞟了一眼。只见花锦棠仍然是自己进厨房前时的坐姿,不禁心下一乐“这人,有时呆头呆脑,有时又神秘莫测,还真是谜一样的男人。”

  谜一样的男人!苏莫想着自己对花锦棠的定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