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叶修说完,邢泽早已翻开典籍,开始查阅了起来。

  他神情十分认真,回应着叶修:“我需要一些时间。”

  叶修双目凝重起来,颔首道:“快点。”

  妖妖自然是把两人听得一清二楚,她冷笑一声:“装神弄鬼,查也无用。”

  “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顾思萦的脸上泛着清晰可见的冷意,缓缓地说道:“别信她的话,什么谎话是她编不出来的。”

  “她霸占着我的身子干了这么多恶事,名声早已被她败坏,不能再任由她如此了。”

  叶修比任何一人都想赶快把顾思萦的身体换回来,但是在面对女人的安危时,他总是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轻轻地抚开女人脸上的青丝,低声道:“我们给邢泽一点时间,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顾思萦知道眼前的男人担心自己的安危,不忍看到自己冒险。

  她点了点头,身上的疼痛感再次袭身而来,倦意更是萦绕着她的全身。

  “叶逢,我好累,想睡觉。”

  叶修轻轻地拍着女人的背,想让她好受一些。

  “邢泽,先过来给萦儿治疗伤势。”

  邢泽听到声音后,连忙收起手中的典籍,快步走到伤势惨重的顾思萦面前。

  他缓缓地抬起双手,汇聚起身上的神力,手掌缓缓地盖过身上的伤口。

  很快,伤口便开始慢慢地愈合起来,

  而顾思萦脸上的血色也开始慢慢地回转过来,不再是惨白的像一张白纸,令人看了揪心。

  顾思萦满目震惊,她怎么也没想到邢泽竟然还有这本事,能够瞬间让伤口愈合。

  不出半小时,她身上的多处伤口就已经完全愈合,丝毫看不出来有任何受过伤的样子。

  随后,邢泽从腰间掏出一个药瓶,递到了顾思萦的面前。

  “王后,这瓶药可以帮助您尽快恢复如初,一日三次,可千万不能忘记吃药。”

  顾思萦听到眼前的男人竟然叫自己王后,她不由地满脸疑惑:“王后?”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接过邢泽的手中的药瓶,从而看得出来,她是信任他的。

  邢泽低垂着脑袋,不知该作何回答,从而向叶修投去求救的目光。

  正当女人双目疑惑等待着回答时,而也正是最放松警惕的时候。

  身后的妖妖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块朝着叶修狠狠地砸去,嘴里还在怒骂着:“都给我去死!”

  而这一幕刚好被顾思萦尽收眼底,她猛然一把推开叶修,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男人的面前。

  “棠姐,小心!”在另一边的笑笑注意到顾思萦这边的状况时,立即惊呼出声。

  而笑笑的声音也彻底点醒了正在思考的叶修和邢泽,等到两人反应过来时,妖妖手中的砖块已经砸在了顾思萦的脑袋上。

  只听见“哐当”一声,刺耳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空间内。

  顾思萦的身子犹如没有支撑的木桩一般,倒了下去,额头上的鲜血直流。

  而在此时,脑海中不断地涌现出无数个熟悉的画面,像是一部完整的电影般播放出来。

  而剧中的女主角就是自己,而意外的是她竟然看清楚了男主角的脸。

  她呢喃道:“叶修!”

  叶修看着倒在自己眼前的女人,心中犹如巨石般压下,一双幽深漆黑的眸子瞬间变得怒不可遏!

  他瞬间把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了手上,狠狠地一掌拍向了妖妖的胸前。

  顿时,妖妖整个人不受控制般飞出了十米远。

  夜莺逞强聚集起内力,纵身一跃完美地接住了妖妖。

  顷刻间,胸腔处的鲜血瞬间涌现上来,不受控制地喷泻而出。

  身子骨犹如散架了一般倒在了夜莺的怀里。,任她怎么努力也支撑不起来。

  夜莺看着受伤如此惨重的妖妖,整颗心就像是被揪了起来一般。

  她的眼眶红了一圈又一圈,哽咽道:“主人,您感觉怎么样?”

  “我们不杀顾思萦了好不好,夜莺这就带您离开,都怪属下没有保护好您。”

  说完后,她便打算抱着妖妖往外走去。

  谁知邢泽立马挡在了两人的面前,睥睨着地上的妖妖,脸上黑的极其难看。

  “想走?伤害了王后你们还能走?”

  邢泽犹如一面坚厚的城墙,好似别人怎么努力都跨不过去一般。

  “你们也伤害了主人!”夜莺怒吼道。“就算是你,也拦不了我!”

  邢泽眸光发冷,双拳紧握着。

  “鬼差!把这两人给我抓住!”

  顿时,无数的黑影瞬间出现,将夜莺和妖妖团团围住。

  叶修手忙脚乱地给顾思萦指着血,但是任由他怎么努力去止住,鲜血就像是河水般源源不绝地流出来。

  “萦儿,萦儿,撑住。”

  “你为什么这么傻?总是不顾自己的安危救我!”他喉咙就像是被卡了一根银针,深深地刺痛着他。

  顾思萦的双眸里含着晶莹的泪水,颤抖的嘴唇不停地呢喃着:“叶修,叶修,我都记起来了。”

  此话一出,叶修内心不由地猛然一怔,他的双眸里瞬间多了一丝震惊。

  “萦儿,你记起了什么?”

  “记忆都恢复了?”

  顾思萦刚想开口说话,口腔里瞬间涌出一股难闻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猛地咳了好几声,鲜血瞬间喷泻而出。

  顿时,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邢泽处理完妖妖和夜莺,连忙赶过来帮忙

  “王,别担心,我能治好王后。”

  说完后,他便抬起手来,再次为顾思萦医治着。

  他的双手十分灵活地在空中挥舞着,但是显而易见的是,顾思萦额头上的鲜血开始慢慢地止住了。

  而顾思萦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地恢复过来,脑海中的画面迟迟挥之不去。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爱的人竟然是叶修!

  怎么可能会是叶修呢?!

  现如今她是如此讨厌叶修,为何又让她记起来这一切都是关于叶修的?

  顾思萦的脸上盈满了痛苦,她只觉得脑袋好疼好疼。

  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我怎么可能会爱叶修?这不是真的!”

  她抱着自己的脑袋,看起来痛苦极了。

  叶修像是明白了些什么,内心不由地升起一阵复杂的感觉。

  不停地在惊喜和害怕之间来回挣扎。

  他抱着眼前的女人,温柔的声音响起:“萦儿,你爱的人是叶修。”

  “而叶修也一直深爱着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