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也不能插手什么,也不能提醒什么,否则要是让魔域知道了,后果就惨了。她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若是因为插手让魔域人盯上自己,得不偿失。

  武七和羽毛在暗处保护她,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看到她和墨石先生碰面。

  无所谓,知道就知道了,到时候随机应变。把自己设定成卧底中的卧底,也不是不可以。

  “艾丽小姐很厉害,在国际上也是享有盛名,她的影响力与号召力,能为你带来不错的生意呢。”乔奴儿是有内心深处,打心眼里赞同这个商界上的女人,就是她在做人方面,她不敢恭维。

  “是吗?不说这些了。乔小姐,你去吧,给客人介绍介绍,锻炼一下自己。”傅亿笑了笑,不再语。

  乔奴儿点头,离开了,离开了刚好,要是魔域有什么动作,她就当做不知道,没看见吧。

  现在想想,傅晟能让她过来这里肯定不单单是为了让她长见识。

  只是,她没有离开多久,厅内就引起了骚乱。

  接着就混乱了!

  傅亿歇斯底里的喊着,“保护展品!”

  乔奴儿站在角落,往身后靠了靠,突然肩膀上多了一只手掌,让她警惕了起来。

  迅速转身,一看,竟然是傅晟?

  他竟然过来了!

  乔奴儿脑海里现在有一百多个疑问,直接问道,“你今天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

  身子被男人强硬性的扳了过去,面对着男人的胸膛,“曦儿今天真美。”

  “回答我!魔域的人怎么在这里,你到底想干什么!”傅晟答非所问的话,让乔奴儿气闷。

  面对小女人的质问,傅晟眉眼深深,将她带离了混乱的贵宾厅。

  “曦儿,我只是想让你来锻炼锻炼,仅此而已。”傅晟低头,盯着被自己禁锢在怀里的女人。

  她画着妖冶的妆容,在他怀里盛开,就像是一朵绝美的罂粟,有毒,可是令人忍俊不禁。

  乔奴儿怎么会相信傅晟的片面之词,这么多的巧合在这里,她在里面不可能只是一个观看者的角色,可是,她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晟大爷,你是不是以为我好欺负,耍我玩儿真的很好吗?我到底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玩物!”乔奴儿恨自己不争气,直接吼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怀中小女人带着哭腔的怒吼,与质问,让傅晟沉默了半晌。

  他将她抱紧在怀里,“曦儿,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爱的人,不是玩物。”

  解释,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他傅晟从不解释的人,在她跟前,已经变了模样。

  “可是,我希望你告诉我,告诉我事情的真想。仅此而已。”乔奴儿待在他怀里,声音有些空灵。

  有时候,在她心底,有一种梦想,就是可以和眼前这个男人,并肩作战。

  可是很明显,这个混蛋根本看不上她的战斗力。

  “今天的事,确实是我一手策划的。引魔域出来,让他们捕捉到傅亿的血。曦儿,你来不来都可以的。早上我问过你了,你说你想过来。所以,我是征求你的同意,才放你出来的。

  我也知道,魔域杀我的计划要提前了,只是,想让墨石亲口告诉你,我想知道你心底的想法。我,在你心里,重不重要。”过了许久,傅晟才缓缓开了口。

  只是他说完,乔奴儿便陷入了沉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