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皱着眉头,往自己胸膛看了眼。

  “用粉遮一下,应该可以遮住。”那混蛋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混蛋啊!

  乔奴儿简直想暴走,这副模样还被肖羽看了个通透。她把自己海藻般的长发放了下来,能遮挡住一大部分吻痕,若隐若现。

  “可以的,乔小姐。”肖羽点头,其实乔小姐身上的吻痕看起来,还挺养眼,就是有点虐的慌。

  两人出了休息室,乔奴儿在武七和傅亿身边转了一圈,然后走到落地镜跟前。

  嘴角扬起无懈可击的笑意,这才应该是她嘛!

  就像是黑暗中噬人心魄的精灵,散发着自己独有的魅力。手机端sm..

  “傅亿先生,不知道我穿着这件礼服去介绍珠宝设计理念,效果怎么样?”乔奴儿红唇轻启,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就差画个精致的妆容了。

  傅亿早在乔奴儿出来那一刻,就已经被她身上独特的气质吸引了。

  这个女人,天生的衣服架子。自带舞台气场,身材更是每一寸都完美比例。

  再加上她那张让人沉醉的容颜,非常震撼。

  武七看着乔奴儿,并没有其他什么想法,傅先生选出来的女人,肯定是独一无二的。

  这些,都是非常客观的事实,不需要他去多加以评论。

  “乔小姐喜欢就好,这件礼服很趁你的气质。”傅亿毫不吝啬的夸奖。

  乔奴儿点头,从衣架底下,拿出来一双水晶鞋,穿在了脚上。

  转身问一边的小秘书,“小姐姐,有没有化妆品,我稍微抹一下。”

  稳重成熟的老练,根本不像是十八岁的女生。

  秘书被眼前惊艳的脸震撼到了,当红女星都没有这样子的气场吧。

  愣愣的点头,然后去给乔奴儿取化妆品去了。

  ……

  落地镜前,乔奴儿面对着镜子,勾眉,画唇。然后很大方的撩起了头发,用粉底液一寸寸遮盖脖颈,胸膛上的吻痕。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武七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何时见过这样的乔小姐,简直是狐狸精啊,竟然还当着傅亿的面,撩头发,抹吻痕。

  烈焰红唇,明眸皓齿,她是魔域的得力杀手!现在,只是换了一个身份,即将参加一场珠宝展。

  傅亿已经沉默了,眼神深沉,盯着乔奴儿的背影深思。

  他好像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这小丫头,可不简单呢。

  “乔小姐,既然画完妆了,咱们可以出发了。”他看着依旧在镜子跟前臭美的人,嘴角一扬,无奈开口。

  乔奴儿笑眯眯地转身,眉眼微挑,“走吧。”

  ……

  “乔小姐,不知道你对珠宝设计的理念了解多少?”车上,坐在副驾驶的傅亿问道。

  “没了解多少,就是一眼可以看见值钱的,这算不算呀。反正外行看热闹,我到时候随机应变。”乔奴儿想着去珠宝展的人大多都不是内行,那就信手拈来,随便乱邹吧。

  傅亿嘴角抽了抽,这丫头,临危不乱,不错不错。

  不由得宠溺一笑,“乔小姐这样的理解,值得夸赞,确实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个热闹。你只要不怯场就了。”

  笑话!老娘我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会怯场,场不怯她就好了。

  “不会的,傅亿先生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虽然心里很狂妄,但是说出口的话,还是比较谦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