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有点懵,傅晟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学习是用脑袋学的,不是用手学的。

  “怎么不能用手学的,还不得写字嘛!”她有些心虚,小声怼道。

  “对的,要用手写字。我真的很好奇,曦儿这一双纤纤玉手,写出的字会是什么模样的”

  傅晟的低声询问让乔奴儿有些想挂电话,她还要拍试卷啊!这男人平常不怎么说话,今天怎么这么多话呢!

  “晟大爷,您一天日理万机的,我一定会让您看到我写的蚯蚓字的,我快考试了,还要好好复习呢,晟大爷,您就先自个儿玩哈。”一口气说完了想要说的话,乔奴儿迅速挂了电话。

  这老男人怎么这么难缠,以前她有时间的时候,不想着跟她好好谈天谈地谈感情,今儿是抽哪门子风,跟她搁这儿聊人生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羽毛一愣一愣的看着乔奴儿挂电话的速度,乔小姐跟她们果然不一样,这性格就很直爽嘛,果然能得到傅先生的喜欢。

  乔奴儿迅速的将剩下的试卷拍完后,然后就将牛皮纸袋封住了,放回了原位。

  两人悄悄退出去后,竟然发现那个学生会主席党毅靠在门边上,摆出了一个很帅气的poss。

  这可把乔奴儿吓了一大跳!

  “大哥,你待在这里做什么?”乔奴儿皱眉问道。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党毅。”党毅伸出了手,伸到乔奴儿面前。

  “我知道啊,你是党毅,我是乔奴……乔晟曦。”乔奴儿笑着点头,对这个比较执着的男孩子说道。

  “做我的女人吧,在江北大,我罩着你,任何人听到我党毅的名字,都会绕道走。”乔奴儿没有握他的手,党毅也不在意,将手插进了自己的口袋。

  他说话时不可一世的表情,再加上染黄的碎发,明显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这样的人都可以做学生会主席,牛的一批了。

  肖羽有些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一幕,不就是偷个试题嘛,竟然偷出了一段孽缘。

  她只能说是孽缘了,在心里默默为这个男孩儿哀悼三分钟,要是让傅先生知道了,这连渣渣都不剩了,还怎么罩人。

  乔奴儿咧嘴一笑,“我有男朋友了,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气场,对了,他还多金。而且,最重要的是,长的帅,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了!少年,你还是好好学习吧。”

  党毅看着乔奴儿胡乱吹牛逼,世界上有这么优秀的男人吗?而且还让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碰见,怎么可能!

  “不用急着拒绝我,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对了,我姓党,你应该知道京都党家吧。”党毅嘴角一抹邪笑,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取出一根点了起来。

  然后很帅气的从乔奴儿和肖羽身边离开了。

  “真以为自己是跟葱了,德行!”羽毛忍不住吐槽。

  乔奴儿拍了下羽毛的肩膀,“走吧,无良少年吐槽他干嘛,以后自有人替这个社会收拾他。”

  她的大事儿算是搞定了!

  这厢,由于手机在衣兜里面塞着,坐在书桌前的傅晟自是没有看清场面是多么的杀马特。

  不过,小女人说她的男人那么的优秀,还是深得他心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