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会心一笑,她早就知道这些卷子会被封着。于是就准备了去胶水,她从口袋里将去胶水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非常好用的东西,乔小姐,无痕的。我做任务的时候,经常在用。”

  乔奴儿望着肖羽手上的去胶水,这玩意儿是个神奇的存在。

  ……

  十五分钟后,一共九门考试题,全被乔奴儿打开了。

  “羽毛,到时候我要是考的好了,请你吃饭哦。”乔奴儿手上拿着手机,正在仔仔细细的拍着卷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手机的像素也是很给力,拍的很清晰呢。

  这次考试,有了这些玩意儿,稳了!

  只是在乔奴儿正忘我的拍试题的时候,竟然有人打电话过来了,吓得她差点儿把手机跌落在地上。

  来电显示是傅晟!

  这丫怎么这会儿给她打电话呢,真烦人。

  不管他,不管他,赶紧先把试题拍完再说。

  只是铃声一直在响,根本拍不了照片。

  “乔小姐,先生的电话,您还是先接了。要是先生起疑了,肯定会查到您跑来偷试卷的。”羽毛眉头都快皱成小山丘了。

  傅先生本来就心思细腻,若是被他知道她帮助乔小姐跑来学校偷试卷,她不是更惨淡嘛!

  乔奴儿被羽毛的话说的心里也有点儿发怵,于是点了接听键。

  “喂,晟大爷,是不是想我了呀。我也想你欸!”乔奴儿将自己的声音放的非常温柔,细腻撩人。

  她要给老男人营造出一种她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错觉,他就不会起疑了。更不会想到是她在偷试卷。

  对面许久没见说话声音。

  在乔奴儿等的快没耐心的时候,大佬终于放话了。

  不过,这话说的让乔奴儿有点儿想钻墙角。

  “我这边定位显示,曦儿你现在在学校。是不是快考试了心急了?不急,等我明天回去了,好好给你补补。”

  乔奴儿整理了下自己有些阴暗的心思,“还是什么都瞒不过晟大爷,我很好学的喔,而且还带动羽毛跟我一起学习。这影响力,晟大爷是不是该夸奖我捏。”

  脸不红心不跳的胡诌,也只有她能耐了。

  “曦儿很好学?”傅晟明显不信任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让乔奴儿不禁打了个寒噤。

  “是的呀,很好学,要不然以后怎么跟晟大爷并肩看天地浩大呢。”乔奴儿哂笑着,为自己打着圆场。

  “好学就好,曦儿,学习是用脑袋学的,不是用手学的。”傅晟的笑声传来,明显是不信任她。

  此时此刻,国路易斯家族。

  坐在书房里的傅晟,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有些模糊乱晃的监控画面,小女人一脸认真的坐在一堆卷子里埋头拍照的模样,煞是有趣!

  自从上次,小女人在小黑屋遭过事儿后,他一直都有后怕,于是直接在她的手机上装了针孔摄像头,若是有必要了,他会打开看看。

  今天一天不见,着实有点想她了。

  不想一打开监控,小丫头竟然在学校的办公处偷试卷!这丫头这聪明怎么都用在了歪心思上,不过也好,他的女人,想怎么样都行,天塌了,有他顶着,地陷了,有他罩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