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敛眉,她大一怎么了?这男生的口气怎么这么狂妄!不过能来偷试题的,肯定学习也不咋地。跟她有的一拼了。

  “大一的怎么了!我为什么要叫你哥哥,或许你叫一声姐姐,姑奶奶我顺带着帮你咯!”乔奴儿有些蹭,被一群混混这样调戏,还真以为她是小病猫呢。

  “这位是我们校学生会的主席,党毅!咱们江北大的大哥,是你大三的学长。这小丫头,看着挺漂亮,还挺蹭的嘛。”旁边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指着这男生笑着介绍。

  不就是学生会主席嘛,有什么好得瑟的!不过这些人是大三的,那就说明她们大一的试卷不可能在一楼。

  乔奴儿懒得理这帮小娃娃,她的一生跟这些从小被爹妈捧在手心上的人不一样,真心觉得他们幼稚。既然这里没有她要找的东西,那就离开吧。

  于是转身打算离开,不想在这个上面再多浪费时间。

  “站住!”身后传来男生的低吼。

  在他党毅身边,从来都是别人围着他打转,对他阿谀奉承。今天竟然会遇到对他这么冷淡的人,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女人,你竟然敢无视我!”

  男生的低吼,让乔奴儿愣住了。

  这都是些什么世道?!傅晟都没有在她跟前大吼大叫,这男生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质问她为什么无视他?!

  她就笑了,她怎么就不能无视了?这个男生,你有我们家晟大爷牛逼,你有我们家晟大爷帅?还是你有我们家晟大爷多金?首发..m..

  乔奴儿笑着转身,“我为什么就不能无视你了?小哥哥,你还没达到让我不无视的本事呢!对了,既然大家都是取卷子的,我就不拆穿了,你们是大三的,我只是大一的,该去找我们大一的卷子了。我先走了,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挂科喔。”

  依旧无视身后男生爆棚的怒意,潇洒的转身拧开了门把手。

  “大一的资料教室休息室什么的都在三楼。”身后猛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话。

  党毅笑着摸了摸下巴,这个女生很荣幸提起了他的兴趣,接下来的时间就有的玩了。

  “谢了,以后江湖再见。”乔奴儿朝身后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便离开了。

  这个男生的本质也不坏,否则也当不了学生会主席,就是这脾气有点儿傲。

  乔奴儿不由得摇头,年轻气盛,理解理解,谁还没个青葱岁月呢。

  既然大一的相关材料都在三楼,她还是赶紧把羽毛叫下来吧。别让她再没有目的的乱翻了。

  于是,两人同时来到三楼最南侧。

  “乔小姐,你怎么知道是在三楼?”羽毛一下来,就问道。

  她在五楼能忙活死,翻出来的都是啥嘛,请假条?改过书?检讨书?

  乔奴儿看到羽毛狼狈的模样,赶紧帮她整理了下头发。

  “这个是一个大三的学长说的,应该没问题的。”

  快速的打开门,进了休息室。

  由于每一层的教室休息室摆放的物品格局都是一样的,那这些老师放卷子的地方应该也是一样的。

  乔奴儿顺着刚刚她看到那些大三生打开柜子里,还真的找出来了卷子。

  只是都被牛皮纸密封着!这怎么整?

  “羽毛,都被封着了,怎么办?”乔奴儿低语。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