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别扭!

  乔奴儿嫌弃的撇撇嘴,怕打扰到里面的人,小声说道,“晟大爷不是跟您的未婚妻在办公室里你侬我侬么,怎么,这一下子又跑这儿来了。”

  傅晟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嘴角勾起,“我怕曦儿生气,所以就赶紧跑来看看。”

  说话间,还在她脖子跟上蹭着。

  乔奴儿挑眉,晟大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他这意思,就是他知道她在门口看见了,然后过来求她原谅?

  呀!晟大爷转性了啊!可喜可贺。

  以前整天欺负她,现在知道错了,改上门道歉了。

  “曦儿想捐骨髓,救里面的人吗?”

  在乔奴儿臆想中,傅晟开口。

  乔奴儿点头,“是呢,想救,就算她不是妈妈的孩子,我也想救。”原谅她被感动到了。

  “那既然想捐骨髓,就好好听话,一周后,咱们捐。”傅晟在她耳边说道。

  “等等……为什么要一周呢?”乔奴儿有点儿懵。

  傅晟看着低自己一大截的小丫头,笑而不语。

  然而,接下来一周的待遇,让乔奴儿几乎崩溃。

  浅水湾几乎每天上演着追逐与打闹。

  “乔小姐,每天早上的营养餐必须要吃的。”吴妈和几位小女佣追着乔奴儿喊道。

  乔奴儿此时,只想着远离那些所谓的晨餐,中餐,晚餐,各个营养餐,以及各种鸡汤,鱼汤……

  大哥啊,已经三天了,不让她去上学,天天待在家里补营养!她已经胖了不止一圈了!感觉自己的肚子,一划拉,冒出来的都是黄油!

  不就是捐几个造血干细胞,不至于啊!

  傅晟此时,才从书房出来,看着往自己身边跑的小女人,捏了捏眉头。

  这样的生活,好奢侈。自己在外工作,养着自己喜欢的人儿。她可以肆意在他身边玩闹,成长,他看着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内心都是欢喜的。

  “晟大爷,我求你了,这营养不敢再补了,否则就超标了。”乔奴儿扑到傅晟怀里,像八爪鱼一样,直接跳到了他身上。

  傅晟顺手,拖住了小女人的屁股,抱着她往楼下走。

  “这样摸起来,手感才好。接着补,否则,不让你救那个女孩儿。”他抬起一只手,捏了捏乔奴儿的脸蛋,这几天,养的真好。相比起以前,皮肤更细腻了。

  乔奴儿只能在他怀里,低声呜咽。

  然后被男人抱到了餐桌前,看着桌子上各种补品,她抹了一把脸,老泪纵横。

  她的身材啊!她是冷艳杀手啊,怎么能吃的这么圆润呢!要是傅晟不要她了,她找谁哭去!

  转身看着这个男人依旧冷冽如刀刻的绝色俊容,悔不当初啊!

  “曦儿多吃一点,这样抱起来很舒服。”傅晟恶魔般的诅咒在她耳边响起,还不停的给她碗里面夹着各种菜肴补品。

  乔奴儿转身,看着傅晟,神色警惕,“你不多吃一点?”

  “我要保持身材,否则曦儿不要我了,就不好了。”傅晟看着小女人咬牙啮齿的模样,低笑出声。推荐阅读sm..s..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