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晟知道了。”乔奴儿看着暴躁的轩辕堂逸,诺诺开口。

  “知道了?知道什么?知道你被魔域用药物控制着?姑奶奶,他昨晚就知道了。”问题关键不在这里啊,傅晟知道他要研究出来解药不容易吗?

  傅晟并没有当面告诉她他知道,但是轩辕堂逸这直击灵魂的拷问,才让她有点后怕,那个男人昨晚就知道了,怪不得晚上他的态度很不寻常。

  “我们把它叫做生死药,每月一粒用来续命。小轩辕,就我这身子,能给楼下的白血病乔宥捐骨髓吗?”乔奴儿很随性,问的淡然。

  “骨髓可以捐献,而且你跟乔宥的骨髓匹配度非常的高。其实这一点,就看你愿不愿意了,就你这变态恢复机能,抽个骨髓跟没事儿人一样。”轩辕堂逸翻着她的资料。首发..m..

  然后抬头问了下乔奴儿,“姑奶奶,你给晟少说没说你要捐献骨髓?”

  哐当!

  她好像被傅晟那混蛋在办公室镇住了,直接说了她体内有药,刚好把捐骨髓这个环节略过了……

  “还没有呢,不过,他会同意的。”乔奴儿说的笃定,嗯,傅晟一定会支持她的。

  轩辕堂逸抹了把老脸,“我建议你跟那老男人沟通好,否则他要是知道我把他宝贝儿晟曦的骨髓抽了,不把我贬到非洲都是好的。所以只要晟少同意你捐,我立马二话不说就给你们做手术。”

  “好吧,我知道了。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姑奶奶我今天确定跟你们晟少关系了,哈哈……”想到这里,乔奴儿就开心,恨不得赶紧跟身边的人分享。

  轩辕堂逸看着站在他办公桌前笑的跟个傻逼一样的女人,嘴角抽了抽,“确定关系?不是早都确定了。n天前,那老男人就说过你是他的各种……”

  “真的?”

  “小奴儿,晟少在你跟前说过的话,许过的诺,你可要好好记住呢,那男人一字千钧,能找到他爱的人,不容易啊。这世界上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你要好好把握。”

  他承认他嫉妒小奴儿,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晟少的心里,不像他,成天在他身边摆手弄姿,毛作用都不起。

  唉,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

  “借你吉,我会好好把握。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傅晟签同意书去。”乔奴儿欢脱的蹦哒出办公室,告诉乔燃这个好消息。

  乔燃又哭了,这应该是幸福的吧。

  “好宝贝儿,那你身上的病怎么办?”她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抱住眼前的女儿,真好。

  乔奴儿皱了下眉,感情她也爱掉眼泪纯属遗传啊。

  不过她身上的生死药,她相信,相信傅晟会有办法去除的。

  “没事的,妈。这点你不用操心。我能不能去看一下,乔宥……姐姐。”乔奴儿拍了拍乔燃的背,安慰她。

  “好,宝贝儿,咱们走,去看看姐姐。”

  乔燃狠狠点头,当然可以,如果今生,两个女儿可以开心的在一起,和睦相处,就是她这个做妈妈最大的心愿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