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太担心了,晟少做事都有自己的打算,我们跟了他这么久,晟少的决策从来没有输过,安啦,小旗旗。不过我家辛辛明天又要走了,我真有点儿舍不得呢。”轩辕堂逸看着一边焦虑的白旗,瞥嘴说道。

  不过他家辛辛竟然有了女人,在这一点儿上,他怎么都接受不了。

  白旗嫌弃的看了眼倚在办公桌前骚包的男人,“你那点儿心思,最好藏起来。不管是哪一个,要是知道了你这花花肠子,不把你屎打出来都是好的!”

  “白旗,你这样就不够哥们了啊。”轩辕堂逸低吼,然后气冲冲的摔门出去,在手术室门口等着了。

  两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才打开,女医生笑着取下了口罩,“乔小姐没什么大问题,都是些皮外伤,但是有的伤口累及骨头,需要好好休养,我们已经做好了最正规的处理,不会留疤痕。”

  傅晟看着从手术室推出来的人,这才安心,陪同一起去了vip病房。

  乔奴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旁边看护的人是浅水湾的女佣长,吴妈。

  也对,肖羽前几天也进医院了,她是不可能在她旁边守着的,傅晟只能换人了。

  “乔小姐醒了呀,我赶紧通知先生。”吴妈顾自拿起电话给傅晟拨了过去。

  乔奴儿皱着眉头扬起胳膊,昨天伤的那么惨,今天看来,已经愈合很多了。这好像她的身体恢复功能一天比一天强悍了!这么重的伤口,今天最起码不是很疼了。

  “吴妈,我的外套呢?”乔奴儿看了看周围,傅晟一会儿来了,肯定要问她原因,她就实话实说吧,将地契还给他。

  “乔小姐,在这里。”吴妈将衣服递给乔奴儿。

  她翻了翻衣服的口袋,幸好,还在。那个时候,一百鞭子,她咬牙坚持着,就怕衣服里面的地契被人拿走了。

  “乔小姐,您吃点东西吧。昨天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我让厨房给你熬了些小米粥送了过来。”吴妈将一边的保温饭盒打开,准备给乔奴儿盛一点小米粥。她昨天在别墅待的好好的,便被先生叫了过来。一看,我的天哪,小姑娘这是遭了多大的罪了,竟然被人打成这样,看得她都心疼。

  乔奴儿看着忙前忙后的吴妈,她之前不是都说了嘛,可以叫她小乔。怎么又变成乔小姐了。算了,这些骨子里的东西,纠正不过来,她也不想再管了。

  “好的,谢谢吴妈。”

  吴妈端着碗准备给她喂,乔奴儿赶紧摇摇手,自己从病床上缓缓坐了起来。

  “没事的,吴妈我自己可以的。”她接过吴妈手上的碗,准备吃。因为她真的是饿了,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都几乎没有吃过饭。

  这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

  傅晟神色清冷,迈腿向这边走来。他看到床上端着碗盯他看的小女人,低声问道,“不疼了吗?”

  乔奴儿不敢看他,抿着唇摇头,“不疼了。”推荐阅读sm..s..

  不想男人从她手中端过碗,一把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盯着她裸露在外的胳膊胸膛看了好几遍。

  傅晟震惊于乔奴儿伤口的愈合速度,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随即开口,“奴儿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