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现在在傅晟身边潜伏,先生不怕暴露么。”乔奴儿看着墨石那一张永远如沐春风的脸,真的是喜欢不起来。

  “不要拿傅晟说事,这些都是你的事情,作为一个杀手,连隐藏都做不到,你配称之为杀手?”墨石甩开乔奴儿的脸。

  然后看了眼元毅,“你们好自为之,跟这件事情的后果比起来,一百鞭罚都算是轻的!”

  语罢,便去了会议厅的首位,给其他杀手说事情。

  而暗室里面,乔奴儿看到拿着鞭子慢慢靠近的两个黑衣人,抿了抿唇角。

  鞭子一下一下抽打在身上,她咬牙忍着。尽管是这样,她也不后悔当时将填海批文烧了。

  鞭打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到了会议厅每一个角落,让里面的人听而生畏。在人群中的小武和凤瑶的心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两个人执行任务都以失败告终。魔域自建立以来头一遭啊。

  墨石在首位看着底下的人,“执行任务,失败了就是失败了。这就是结果,你们中间也有少数人被鞭刑过,自己都好好想想。”

  时间很漫长,等到第一百声鞭声落下,会议厅里面的人才陆陆续续往出走。

  小武和凤瑶赶紧跑进了暗室。

  当他们看到两个人形柱子上绑着的两人,差点惊呼出声。

  冬天的棉衣其实挺厚的,还能遮挡些疼痛,可是这些人在执行鞭刑的时候将两人的外套脱了。

  “这已经算是轻的了,墨石先生上任以来对待下手还算是温柔,要是搁到老主子,像这两种任务执行失败,命都会没有!赶紧带着他们回去吧。”暗室里看管的人说道。

  “谢谢,谢谢。”小武和凤瑶赶紧点头道谢。

  乔奴儿神色有些恍惚,耳边嗡嗡的响着,元毅早已经晕过去了。她是不是欠的慌,一百鞭刑,还有些意识。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拉扯着她的神经,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被凤瑶架着往出走,“凤……,麻烦了。”

  “你快别说话了,乔奴儿你真能耐啊,元毅一个大男人被一百鞭子打趴下了,你还在这喘着气儿。”凤瑶架着乔奴儿往出走,嘴里面低吼着。这女人的身体素质确实挺好,耐打。不过这身子板看着挺轻的,特么的背起来真重!

  国际。

  乔奴儿趴在床上,凤瑶给她身上抹着药。

  “你放心啦,这药不会留疤的,不过这口子太深了。我看着都糟心。”凤瑶看着趴在床上咬牙啮齿的乔奴儿。

  “你轻一点啊,疼……”乔奴儿虚弱的吼道。

  “好好,我轻一点。不过奴儿,你肩上那只冰蝶被划拉了一下,有点儿影响美观。”乔奴儿背上那只栩栩如生的南极冰蝶,被鞭子抽了一道子,看着挺让人怜心的。

  什么?!她的冰蝶被划拉了一道子,乔奴儿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要是让傅晟那个男人看见了可怎么整。

  “放心啦,我给你慢点儿抹药,过几天就会好。你就没想着去了你的金主那里怎么交代?”凤瑶给她身上涂着药,边涂边说。更新最快s..sm..

  乔奴儿惨白的脸上,眉头一皱,给傅晟交代?给傅晟交代什么?她怎么忘了,今天中午武七是要来学校门口接她的。

  “手机,在外套口袋里,帮我拿一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