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何时被这样挑衅过,她抬腿,迅速向男人踢了过去。只是被男人灵活的避开了。

  这个人竟然也会些搏杀技巧!而且比她乔奴儿道行还高很多。以前在魔域,她总以为,乔子航的搏杀技巧已经是很让她羡慕了。现在出了社会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

  乔奴儿的体力渐渐被耗尽,这个男人却还游刃有余。

  “赫连家的长子,就会欺负小女生么!”温润如玉的声音,不缓不慢的响起。

  男人才放开了钳制乔奴儿的手,乔奴儿气不过,狠狠踩了他一脚,然后快速的朝声源方向走去。这声音,是傅亿。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他刚刚说赫连家的长子,那不就是赫连辛么!

  乔奴儿揉了揉眼睛,“你是赫连辛!”

  赫连辛没有否认,他根本不想理乔奴儿,拽过凤池,就打算往出走。

  乔奴儿跑上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凤池不想跟你走,你没看出来么!我替她还你那一百万!”

  傅亿这个时候也走上前,将乔奴儿护在身后。

  赫连辛看了眼他们,眼中闪过不耐烦。指了指乔奴儿背后的凤瑶,然后抽身离开了。

  乔奴儿看他走的背影,赶紧跟了上去。她要跟赫连辛谈好,否则过了今天,他又找凤池麻烦就不好了。跟傅晟一块儿的人,都不是什么省心玩意儿。

  “你先帮我把凤池送回家,谢谢啦。”乔奴儿边追边朝身后的傅亿吼道。

  拐到大门口的时候,终于追上赫连辛了。

  “那什么,你等等,我必须跟你商量商量!”

  赫连辛停下了脚步,直接搂住乔奴儿的腰身,带她进了king酒吧。

  里面并不是像平常酒吧那样聒噪吵闹,反而很安静,一种高雅的安静。

  赫连辛带她从电梯上了三楼,进了一个包厢,反身直接锁上了门。

  “你要跟我商量什么?用你代替她?小爷我不介意,反正是路上随便捡的,换一个皮相更好的,更合爷的胃口。”赫连辛直接将乔奴儿压在了沙发上。

  “停!我还你一百万。”乔奴儿用手挡在两人中间,赶紧吼道。

  “一百万?美金?我需要的不是钱,是女人。你既然破坏掉了,那就自己上吧!”赫连辛狂妄的说着。

  “我不行的,我真的不行!”乔奴儿根本不怕他,已经见识过傅晟的不要脸了,这些在她面前就是过家家。

  “行不行!试过就知道。”他端起桌子上的红酒直接从乔奴儿脖颈上淋了下去。

  乔奴儿反手打碎了他的高脚杯,但是还是有一缕红酒液体流入了衣服里面,冰的她一阵瑟缩。

  “我是傅晟身边的人,你最好别动我!”她无奈之下搬出了背后的金主。

  赫连辛停止了动作,挑眉,“傅晟?!那小子三十年来从不近女色,未婚妻都是个摆设,你跟我说你是他身边的人,你觉得我会信?”

  乔奴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傅晟那混蛋能不近女色?他该不会是因为憋了三十年,所以把全身的劲儿都往她身上使!

  “你可以给轩辕堂逸打电话问啊!”

  赫连辛摸了摸下巴,“有点儿意思!”

  他拿出手机,拨给了轩辕堂逸,然后开了扩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