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跟随管家进了车库,她有些咂舌,这么多车子,全都是世界名牌。余光从一片跑车中扫过,看到了停在角落里骚包红的法拉利,感觉还不错。

  “就那辆了。”随手一指,问管家要了钥匙。

  乔奴儿迈步上前,坐进车里,这辆座驾感觉还不赖。

  启动车子,乔奴儿看到站在外边的肖羽,将车窗放了下来,“羽毛,走了。”

  ……

  北阳山下。

  乔奴儿和肖羽站在电梯门口,等待上面的人开电梯。

  肖羽目瞪口呆的看着乔奴儿,“乔小姐,您来冥焰做什么?”

  “放一个人。”乔奴儿说话间,电梯门开了,出来的人依然是白旗。

  “傅晟不是去了德国么?你怎么……”乔奴儿指着白旗,有些凌乱,按道理说,白旗不应该天天待在这儿的呀,可是他怎么还在这里。那她怎么将苏英那个女人带回去呢。

  “乔小姐,我可以再郑重自我介绍一下吗?白旗,冥焰的大护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白旗看着乔奴儿疑惑的神情,挑眉说道。

  冥焰护法,她是知道的,这个地下杀手组织的二当家,坐着冥焰组织的第二把交椅。她当初怎么就没有深入调查,这个护法的名字,叫白旗!

  乔奴儿神色闪了闪,“那为什么,上次在苏国庸的公司里,我看见了你。”

  白旗优雅的笑了笑,随后蹦出了三个字,让乔奴儿险些抓狂,“调查你。”

  怪不得,傅晟在海底捞里面能把她的老底当着苏国庸的面儿给掀出来。推荐阅读sm..s..

  “白护发果然功不可没,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我调查的这么清楚,我是应该感激你呢,还是应该感激你呢?”乔奴儿冷笑。

  “你以后会感激我的,不,应该是感激晟少。”白旗意味深长的说道,随后将乔奴儿和肖羽带进电梯,来到了冥焰。

  乔奴儿没有在意白旗最后说的那句话。

  “晟少知道你今儿早上会过来,特地嘱咐我的。”白旗说道。

  乔奴儿愣了愣,原来昨晚她说的话,他记着,否则,不会嘱咐白旗。

  “将苏英放了,她一个普通人,不是我们的对手。以后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不会像这次这么冲动了。”乔奴儿直奔主题。

  “喂!狗都已经找好了,你让我把人放了,你当冥焰是干什么的!小孩过家家,专门吓唬人的!”白旗听到她的话,脸都快皱扭曲了,他找狗,他容易么!

  怪不得今天早上晟少上飞机前,专门嘱咐他,一切都依了眼前这个女人。

  乔奴儿没想到白旗反应这么激烈,拽住他的胳膊,撒娇卖萌通通用上,“小哥哥,你看人家才十八岁,没见过这么阴暗血腥的场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看咱们平生也没干什么好事,都是杀人的勾当,放了吧。我和那个女人的恩怨,会私了的。”

  肖羽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一幕活色生香的画面,赶紧捂住了眼睛。可是,乔小姐那苏到骨子里的声音,让她一个女人都自愧不如。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