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间的痛楚牵扯着她的神经,乔奴儿颦着眉头,这个男人的敏锐力竟然这般强!在他面前,她跟蝼蚁一样,总是逃不出他的手掌。

  “我的心为什么要疼?我一个杀手,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目标心疼。”

  “很好,乔奴儿,你很好的惹起了我的怒火。”

  傅晟看着眼前女人冷淡的模样,一把撕开了乔奴儿身上的衣服,扯下了她身上穿的内衣。瞬间,雪白肌肤上,一道长长的红痕。

  这样的差异对比,刺激着傅晟的眼球,他的眼睛变成了深邃的蓝色,像是一头孤狼,打量自己捕获到的猎物。

  乔奴儿看着傅晟倏尔变蓝的眼神,用手抵抗着他的侵犯,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力度都不小。可是,这个男人依旧撕扯着她的衣服。

  该死的,在这个男人跟前,他压倒性的胜利气的她咬牙啮齿。

  ……

  衣服堪堪挂在身上,裤子也被撕烂了,男人在她身上狠狠的驰骋,乔奴儿只感觉疼痛深入骨髓,她的例假还没有结束,身下湿漉漉的,这人也不嫌弃。

  最初的疼痛被身体的快意所遮掩,车子里女人的娇喘声连连,刺激着身上驰骋的男人。

  只是后来小腹间的隐隐作痛,让她身体痉挛,冷汗涔涔。傅晟,你个挨千刀的,下次她一定好好计划,先给他下了蒙汗药再解决他。

  意识弥留之际,乔奴儿在心中一直想着这一件事情。

  傅晟看着怀中晕倒的女人,将她狠狠搂入了怀中。

  在她耳边低喃,“奴儿,这辈子,你只能在我身下臣服。”

  怀中女人异样的模样引起了傅晟的注意,他扣好自己的皮带扣,用自己的外套裹住小女人的身子。

  高贵的真皮座椅上,一滩血迹弥留,一滴一滴往下滴着。该死的,他竟然忘了,小女人的例假还没结束。

  傅晟一阵懊恼,双手作拳,狠狠地锤了下方向盘,快速启动车子,往自己的别墅开去。

  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吴妈,把洗澡水放好,吩咐厨房做饭,清淡口味。”

  这次,他没有回傅府,明天的宴会,老太太肯定又要叨叨,况且,若是奶奶看到了奴儿这般模样,又要将他从头到脚数落一番。

  鬼知道,今日早上那个道歉的短信是奶奶逼他发的。不知道,奴儿看到了短信是什么反应。更新最快s..sm..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眼昏睡在座椅上的小女人,额间的鬓发被汗水打湿,嘴唇有些发白,让他有种想狠狠再操一次的欲望。该死的,又硬了!

  浅水湾别墅区是京都最高贵的别墅区,仅仅有十五户。里面住着的人,非富即贵,全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而最深处,坐西北朝东南,有一座占地面积最大的欧式别墅,门牌号是555。

  傅晟扫了眼门牌号,将车开进了别墅,迅速将乔奴儿抱下了车,往浴室奔去。

  两边站着的两排保安齐弯腰,算是打了招呼。

  别墅的佣人眼睛睁的铜大,傅先生抱女人回来了?这可是她们见过的头一遭啊!

  傅晟将小女人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浴池,给她脱了衣服,用略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擦着乔奴儿细腻的皮肤,给她将腿间的血渍洗了干净。

  乔奴儿因为水的触感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眼处是富丽堂皇的浴室,奢华的吊灯,这里的装潢绝对不是傅府,难道是酒店?

  等等,还有……男人修长粗砺的大手,她猛的反应过来,是傅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