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泪眼模糊,脸色苍白,她抱紧跟前的男人,“冷,好冷啊。傅晟,我好冷。”

  傅晟抱着她,揉着她的脑袋,“乖,一会儿就好。”

  傅晟用大衣将她裹紧,这才关上了车门。

  自己转过车子,上了主驾驶,将空调的暖风开到了最大。然后迅速倒车,往轩辕堂逸的医院跑去。

  他用余光看着昏迷中的乔奴儿,薄唇紧抿,侧脸线条冷硬。没人能看出他心中的想法。

  傅晟用了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往轩辕医院,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

  “哎呦!这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晟少,昨天晚上又玩sm了?”轩辕堂逸看到傅晟怀里的小女人时,不由得惋惜。让他说什么好,最早的时候,就跟乔奴儿说过,这男人呲牙必报,看吧。

  “赶紧看看,是不是有人给她注射了药。”傅晟瞥了轩辕堂逸一眼,声音阴鸷。

  轩辕堂逸瑟缩了下,“放那吧。”

  傅晟抱着乔奴儿,将她放进了里面的休息室。

  轩辕堂逸准备掀开盖在乔奴儿身上的衣服,给她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傅晟止住了他的手,“你干什么!”

  “观察病情啊,你把她裹得跟个大粽子似的,我怎么看啊。”轩辕堂逸撇撇嘴。

  “叫女医生来看。”傅晟坐在床边,看着乔奴儿一张惨如白纸的小脸。

  轩辕堂逸硬是将自己一口气咽了进去,他们治病救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男女之分,晟少您倒是矫情个什么劲儿!手机端sm..

  最后,只能在傅晟强大的气场下,打电话叫女医生进来。

  傅晟被轩辕堂逸拉出了休息室,“晟少,这小妮子,你可不敢太过用情了,伤身。”

  傅晟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根,点燃抽了起来。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我想护着的人,她一定会完好无损。”

  没过多长时间,女医生便从休息室出来了。

  “乔小姐来了例假,肚子疼是自身体质的原因。不用担心,可以准备一些红糖水,还有卫生巾。乔小姐胳膊和腿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包扎过了,无碍。”

  傅晟抽着烟,神色深邃。

  “你先下去吧。”轩辕堂逸唤退了女医生。

  他看向傅晟,“小奴儿来例假了,有问题?”

  傅晟吐了一口烟圈,“正常。”

  每次事后,在她还未清醒的时候,他给她喂了避孕药。

  他拿起手机,给武七打了一个电话。“拿一包卫生巾,还有红糖。来轩辕医院。对了,再带一套换洗衣服,女士。”

  武七本来还想着,今天一天这么美好的结束,赶紧回去睡个回笼觉,昨晚上一晚上都没睡好。

  哪曾想傅先生一个电话打过来,让他去买卫生巾!他一个大男人,去买卫生巾啊!

  ……

  乔奴儿微微转醒,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不对,她昨天来过这里,轩辕医院,轩辕堂逸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

  头不是很疼了,肚子还在隐隐作痛。

  她还在懵逼中,脑袋上便砸过来一包软绵绵的东西。乔奴儿瞬间气炸,瞪着眼睛望去,傅晟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她,神色深邃。

  每次都砸她,她什么时候头破血流了,就是被这老男人拿东西砸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