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被乔奴儿这一个举动惊吓到了,脚离开了油门。乔奴儿拽住他的衣领往碎玻璃这边拖,尽管自己的手因为打碎玻璃而划伤,她也不在乎。

  “识相的,赶紧下来!”

  男人吓得赶紧举手投降,说话声音颤颤巍巍,“姑奶奶,我没多少身价,就一普通小员工,再怎么抢劫,也劫不到什么。”

  乔奴儿没时间跟他多说废话,松开男人的衣领,迅速从里面打开车门。

  然后将男人拖下了车,“今日是你倒霉,我不会害你,借你的车一用。”推荐阅读sm..s..

  语罢,一个手刀,砍向了男人的脖颈,将他砍晕过去。乔奴儿拖着他,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一系列的动作做完,她才将乔子航拖进了车后座里。

  乔奴儿坐在驾驶座,关上车门,迅速倒车,往魔域的方向走去。由于车玻璃已经坏了,冷风飕飕的往里灌,冻得乔奴儿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有点颤抖。

  一路上,乔子航没有语半分,他盯着倒车镜上乔奴儿性感的红唇,神色晦暗。

  奴儿,长大了。

  乔奴儿在五点的时候,将车子开进了魔域的基地。

  墨石先生与其他魔域人赶紧赶了过来。

  “请医生,赶紧请医生!”墨石看到乔子航的模样,迅速吩咐道。

  几个人匆匆忙忙上前,将乔子航从车里面抬进了基地里面。

  墨石也赶紧跟了进去,就怕乔子航有个什么闪失。

  “墨石先生,这次的任务我顺利完成了。”乔奴儿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

  “我知道,你能将乔子航带回来,说明你有很不错的天赋。从现在起,不会再有任何任务给你分配了,你只需要好好待在傅晟身边蛰伏。”墨石看着乔奴儿,出声说道。

  “墨石先生,你知道么?因为救乔子航,我跟傅晟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你现在让我回去在他身边蛰伏?很困难。”乔奴儿没有丝毫遮掩,说出了自己的处境。

  墨石神色微眯,看着乔奴儿脸上精致的妆容,“乔奴儿,我所用的人,有两种选择,要么顺利完成任务,要么死在敌人刀下。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懂得怎么去巩固自己在一个男人心目中的位置。”

  语罢,他抬脚,往基地内走去。只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墨石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说着,“还有,每个月的十五号,记得来领生死药。”

  说完,便急匆匆地赶去看乔子航了。

  乔奴儿一人站在基地前空旷的场地上,任由北风吹散着她的头发。

  她用已经冻得僵硬通红的手指,将身上的皮衣,又裹紧了些。

  墨石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威胁一下她。她怎么会忘了,那生死药已经种在她的体内,若是每月不按时服用,将会全身溃烂致死。

  此时,天已经微微泛白,又稀稀落落的飘起了雪花。

  魔域的人,有两种选择,要么是顺利完成任务。要么是死在敌人刀下。

  可是顺利完成任务后,依旧摆脱不了魔域,要么继续执行任务,要么……在没有生死药的折磨下,看着自己,渐渐全身溃烂,化成一摊脓血,直至死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