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武七也从车里面下来了,“乔小姐,怎么了?”

  “哥,昨天我第一次去上课,她就欺负我。”乔奴儿听到武七的声音,赶紧转身,抱着他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着。

  不就是比哥么,她们家武七的武力值,那是杠杠的。

  武七还没回过神,就被乔奴儿抓住了胳膊,他看着围在他车跟前的一群人,感情是来闹事儿的。

  “你就是乔奴儿的哥哥啊,开的什么破车!能有什么本事。”宫青围着乔奴儿身后这辆奥迪转了转。

  武七是不懈与这些小姑娘计较的,傅先生吩咐的,去学校要低调,不要给乔奴儿惹出什么事端。

  现在倒好,这事儿直接找上自己了。

  “这位同学,嘴巴放干净点。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有什么好攀比的,在学习上多下点儿功夫,比什么都强!”推荐阅读sm..s..

  武七感觉自己教育的方式还是很好的,从这些小娃娃的学习上抓起,比什么都靠谱。

  “学习?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学,学位证照样能拿到手。出来后的工作,照样比你年薪高。你知道我是谁么!我们家可是……”宫青指着武七自鸣得意的说着,手指尖都快戳到武七的下巴了。

  乔奴儿看她嘚瑟的模样,而她的哥哥很悠闲的站在身后看着这一番好戏,连阻止都没有。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教养出这样的儿女。

  她一把拽过宫青的手,神色微眯,“你特么手放干净点,他是我哥!”

  “啊……疼疼疼,哥……救我。”宫青的手被乔奴儿差点儿扭断了。

  乔奴儿再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的哥哥,看着都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会一脚踢开她一个小女生的手。

  “shit!”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腕,敢动她,活腻歪了。

  不等乔奴儿上前教训,武七已经和宫青的哥哥斗开了。

  宫青带来的保镖顿时也加入了打斗行列。

  “乔奴儿,我大哥可是练过的!他最疼我了,你竟然敢动我,就让你尝尝滋味。”宫青笑着说道,一脸挑衅的表情,就差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真看不惯这样的嘴脸,乔奴儿上前,一把拽住宫青,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我真要教教你,怎么好好做人了。”乔奴儿说话间,朝远处的小武看去,给他使眼色,让他先撤离,今天怕是没戏了。

  小武会意,便开着车离开了。他就纳了闷了,本来好好的计划,怎么就乱成这样了。小奴儿是得罪谁了?!

  本来就是在学校里面的中央大道上动的手,周围已经围了一片人了。没有人敢上前,全都是看热闹的心态。

  “你竟然敢打我,从小到大就没人打过我!乔奴儿!你以为你是什么啊,奴儿,有谁的名字会取奴儿,一个下贱坯子!”宫青咬着牙,腾出手来,想要挥乔奴儿一巴掌。

  乔奴儿怎么可能让她打到她,一个手刀过去,砍在了她胳膊上。顿时,宫青白皙的胳膊一道深红印子。

  乔奴儿再怎么也没想到,女人疯狂起来,什么都会干的。

  宫青一口咬在了她肩膀上!

  “你是不是属狗的啊!”乔奴儿抓起她的头发,就往开揪。

  终于,宫青因为疼痛放开了。然后上手就往乔奴儿脑袋上抓。

  武七和十来个人对战,最终,就剩下宫青的哥哥狼狈地站着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