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晟神色紧眯,他刚准备进电梯,上楼。就看到电梯里乔奴儿一身狼狈的站着。

  电梯里面飘得羽绒到处都是,她就像一个流浪猫一样,静静的站在那儿,等待主人的救赎。

  傅晟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小女人身上,将她裹住,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向外边走去。

  “武御,查!”

  “是,傅先生。”

  傅晟将乔奴儿抱上车,自己也上去了,两人并排坐在后边。

  “一个杀手,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奴儿,你让我刮目相看啊。”傅晟语气低沉,压抑着心中的怒焰。推荐阅读sm..s..

  王八蛋!竟然嘲笑她!有本事别来找她。

  “是!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失败的杀手,行了吧!”

  傅晟单手抬起身边小女人的下巴,左右观摩了阵子,眼神鹰隼狠厉。

  “我都舍不得碰丝毫的女人,谁碰了,我剁了他!奴儿没意见吧。”

  乔奴儿摇了摇头,她能有什么意见?若是这次,傅晟能杀了乔子航,她会大快人心的。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惊为天人的容颜,不由得怔住。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都是行走的荷尔蒙。

  傅晟见小女人发呆的模样,上手撕开了她身上已经被人撕烂的衣服。眼睛有些发红,泛着兽性目光。

  她身上的吻痕淤青,是早上在温泉池里,他留下的痕迹。

  傅晟看了有一会儿,单手直接将乔奴儿搂进怀中。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女人在其他人身下,坚持保护着自己,有很强烈的反抗。对于这一点,他很满意。

  “以后,发生什么事了,第一个时间通知我。相信我,在这世上,比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救你。”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势的存在。

  “嘶……”

  傅晟撞到了她的胳膊,疼的她不由得皱眉低吟。

  他神色流转,缓慢的脱掉了乔奴儿一边的袖子,胳膊肘那里一片淤青红肿,明显是被人用外力给伤了!

  乔奴儿看着傅晟一系列的动作,赶紧往后退了退。他该不会是想给她把骨头接回去吧。不行,太疼了。

  却不想傅晟直接忽略过她的胳膊,将她搂在怀里,一个深吻,吻的她找不着东西南北了。

  突然,刺骨的疼痛在胳膊上蔓延,乔奴儿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是这男人的力气太大了。他很轻松的禁锢着她,撕咬着她的唇齿。

  “好了,不疼了。”许久,放开了小女人的软唇,傅晟在她唇边低语,一张一合间描摹着乔奴儿的唇线。

  谁说只有女人才能称得上魅惑,男人魅惑起来,都没女人什么事儿!

  乔奴儿眼眶中闪着泪花,她轻轻的动了下胳膊,可以动了。

  傅晟轻轻擦掉乔奴儿眼眶下的泪珠,原先的泪痕更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奴儿,眼泪不要轻易的流,以后只为我流,在床上。”

  傅晟在乔奴儿耳边低语,霸道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我会操到你哭。”

  “混蛋!”忍无可忍,司机还在前面开车,中间并没有遮挡,他就这样。

  傅晟也不嫌她骂他,将小女人搂在怀里,眼神狠厉。他的女人,他都不敢动丝毫,魔域的人,竟然敢动她,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