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奴儿赶紧从沙发上蹦了下去,去衣柜里面随便拉了一件内裤递给他。

  傅晟看着小女人一副害羞的模样,低笑出声,也不逗她了,自己穿好了衣服。就差系领带了。

  乔奴儿看他也没怎么为难自己,很好心情的挑了一件很搭的领带。

  然后很自觉的站在了沙发上,“晟大爷,麻烦您将您高贵的头颅伸过来。”

  傅晟看着站在沙发上还比他低一点儿的小女人,往前俯了俯身子。

  乔奴儿拿着领带,在挂到脖子上的那一刻……不如,就此了结吧。

  她手上的劲道紧了紧,打算直接用力。

  就在这一刻,傅晟开口了。

  “我给了你那么多机会,可以杀掉我,奴儿没有珍惜,偏偏在这次动了邪念。小丫头,你该再练练你的定力。”

  是的,后来的很多次机会,飞机失事的时候,有很多机会,她都没有珍惜。

  这个男人的心思狠厉,看的透彻,他不动她,任由她在自己跟前肆意妄为。到底是为了什么?推荐阅读sm..s..

  乔奴儿猜不透,她并没有因为傅晟说话而停下手上的动作,猛地用力拽紧了领带。

  不想被傅晟压在了身下,他单手凌厉一扯,直接从她手中将领带扯了出来。

  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红印子,夹杂着稀稀落落的吻痕,让人炫目。

  乔奴儿的双手,被傅晟压在头顶。

  她整个人被傅晟钳制在身下,气的要死。想直接拿头撞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傅晟看着身下小女人发狠的模样,微抬头,一只手直接钳住乔奴儿的下巴。俯身,一个深吻。

  相互撕咬,仿佛是一场战场上的厮杀。看谁能够掠夺领地。

  乔奴儿咬破了傅晟的舌头,血腥蔓延在口腔。她皱着眉想要挣脱。

  傅晟却不放开,纠缠能有十多分钟。

  良久,傅晟放开了她。

  他嘴角一弯,眼神深邃,仿佛根本看不到底,“奴儿,跟在我身边,学会卧薪尝胆。否则,你杀不了我。”

  不过他有把握,在小女人杀他之前,爱上他!

  乔奴儿看着他,直喘气,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刚刚的激烈程度。

  “再强的人也有软肋,谢谢傅先生提醒。我会慢慢发掘的。”

  傅晟摸了摸她的脑袋,起身,离开了沙发。

  他的软肋,是什么?他都没有发现。

  他从衣柜里面拿了件黑色呢子大衣套在了西装上面,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傅先生不吃午饭吗?”

  乔奴儿整理了自己狼狈的模样,从沙发上起身,像是犯了错一样,站在原地。

  “吃完再走,愣着干嘛!”

  傅晟转身看了一眼小女人,他从女士衣柜前面拿了一件羽绒衣,看着暖和。

  他给乔奴儿穿上了身,乍一看,跟高中生差不多。

  羽绒衣戴着帽子,是中规中矩的长款式,到达小腿。

  傅晟给她拉好拉链,顺带着把帽子直接叩到了乔奴儿脑袋上。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

  “京都气温零下八度,奶奶这里不比别墅,出了屋子就很冷,把衣服穿好。”

  乔奴儿拽了拽袖子,“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