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128,龙行百手之间的对战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位于祠堂大案后面,露出了阴暗而无光的地道,廖能手持火折在前探路,王悦紧随其后保护,二人一前一后,向着地道慢慢往下走去。

  当二人真正离开台阶进入地道之后,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廖能虽有火折在手,但火折产生的光芒非常有限,甚至照亮的地方只有廖能的周身。

  王悦跟在其后,更多的是用耳朵来辨别廖能的脚步声,跟着他往地道继续前行。

  二人慢慢向前探路,在前面开道的廖能,脚步向前迈进,格外的小心,生怕碰到什么未知的危险。

  而王悦更是提醒廖能道:

  “廖兄弟,你拉住我的手,万一前面有危险,我还可以有个准备,以防万一。”

  对于王悦的话,廖能是连连点头,在漆黑的地道之中向王悦伸出手去,二人紧紧相握,此刻的他们安危系于一身,两人的性命放于一起。

  这段地道二人不知走了多久,廖能在地道里每一次的向前迈步,用挪步来形容会更加准确一些。

  廖能因为前方的未知,而心中甚至有些后怕的情绪,直到廖能感觉自己的脚触碰了硬物,他立刻停下了脚步,然后,用手开始摸了摸那硬物。

  通过他手指的触碰,他可以确切的断定,前面是一堵石墙。

  看来,这地道是走到头了。

  跟随廖能的王悦感觉他不再向前走,随即问他催促道:

  “怎么不走了?难道,前面是遇到什么了吗?”

  廖能继续摸着石墙告诉身后的王悦道:

  “王大哥,地道已经到头了,在咱们面前的是一道石墙。”

  王悦听到廖能的回答后,眉头微皱沉思喃喃自语道:

  “这林氏宅院是建在平地之上,地道也应该是通过挖掘泥土,而建造的,可满是泥土的地面里为何会出现石墙呢?没道理啊。”

  廖能听到王悦的疑问,也陷入了思索之中,他放开了王悦的手,双手摸了摸石墙,在抚摸石墙的时候,忽然,左手的无名指碰到了什么,无名指接触到的石墙墙面,立刻就凹陷下去。

  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廖能感觉到他面前的石墙,正在由左向右的慢慢移动。

  廖能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有些兴奋的回头对着王悦道:

  “王大哥,这石墙应该就是一道石门。我刚才好像触碰到这石门的机关,石门已经打开了。”

  石门完全开启之后,廖能和王悦看到前方是豁然开朗。

  因为,这石门打开之后,地道两旁的墙壁上都点绕了火把,而且,每隔一米就有火把安放在于墙壁之上。

  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前方的路,廖能和王悦大胆的向着地道的更深处走去。

  在这里,廖能和王悦看到一个个摆放整齐的红色大木箱,这大木箱虽然有锁扣,但却未全部锁上。

  廖能和王悦的好奇的打开了红色大木箱,映入他们眼帘的是金光闪闪,白光灿烂。

  那金光所致是金锭,而那白光所致的是银锭,而且,不仅如此,还有珠宝、玉器、玛瑙、珊瑚、珍珠等等宝物。

  整个红色大木箱装的是满满当当,随便拿出箱子里的一样东西,都可以到外面去,好好畅快一番。

  他们接着又打开了其他红色大木箱,发现这里所有的红色大木箱都装满了财物。

  看来,这里是一个藏宝库,安放的都是林氏宅院所有的财产。

  二人又在这个藏宝库到处看了看,等他们看了一圈之后,发现这里除了装满财宝的红木大箱子,还是装满财宝的红木大箱子,比如,机关、暗门等等什么都没有发现。

  既然,此地只是一个藏宝库,那就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地方,至于这里的财宝嘛,廖能和王悦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归宁,至于其他不再他们的考虑之中。

  另外,他们俩也曾经在少室寺修行过,都深深明白钱财乃身外之物,不可贪恋。

  他们二人原路返回,却在快要走出地道,踏上通往祠堂的台阶时,发现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们了。

  王悦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廖能,廖能却对着王悦自信的回答道:

  “王大哥,咱们俩是来找人的。并没有动地道里东西的一分一毫,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有人来质问我们,我们也没必要慌张。”

  王悦听到廖能如此自信,也是心中稍安。

  而就在他们看清在地道出口等着他们的人,廖能的眼中充满了惊喜之色,但王悦却有些了一丝担心。

  这等待他们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归宁。

  归宁怒气冲冲的目视他们二人道:

  “哪里来的小贼,竟然潜入林氏宅院祠堂。说!你们到底从地道里拿了什么?”

  面对归宁的质问,廖能立刻来到归宁的面前,双手平举对着归宁道:

  “既然,你怀疑我们偷窃了地道里的东西,那你尽管搜查。”

  归宁看着廖能说得如此信誓旦旦,不死心的她伸出双手在廖能上下搜了个遍,除了搜出两个足有十两的银锭外,其他东西什么都没有。

  廖能看到归宁拿着两个银锭在手,立刻对她解释道:

  “这两个银锭是我的,你别把这二十两银子,当做我们偷窃的证据。

  这祠堂地道里的银锭最起码也要五十两一个。”

  廖能对着归宁是实话实说,但王悦在一旁不住的咳嗽,示意他不要说了。

  归宁听到廖能的回答后,用质疑的眼光对他上下看了个遍询问道:

  “你怎么知道那地道里的银锭是五十两一个?难道,你们已经在地道里,把放财物的地方已经翻了个遍?”

  归宁伸出左手食指反复指了指廖能和王悦道:

  “你们两个家伙鬼鬼祟祟,潜入祠堂地道,图谋不轨,你们俩快跟我去院主的面前领罪吧!”

  廖能听到归宁要拿他和王悦去林氏宅院院主面前治罪,他现在才意识到,刚才的话已经失了,王悦才以咳嗽为暗号,警告提醒于他。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廖能只能对着归宁再次说出此行的目的道:

  “我们潜入这里是不对,但我们来此也是有目的的,是为了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我们的眼前!”

  廖能对着归宁说完这些话后,归宁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一丝动容,反而对着冷哼一声道:

  “找我?你们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们,莫非,你们还要继续骚扰本姑娘不成?”

  廖能听归宁说话依然还是如此冷冰冰,他的心里真是如临深渊一般难受。

  他双目紧紧盯着归宁暗满怀苦楚道:

  帮主啊,帮主。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见到熟人却装作不认识。就算你有不得已的苦衷,现在,就咱们仨在这里,你为何就不能卸下脸上的伪装呢?

  廖能的无奈归宁无法体会,就算他现在对归宁说出来,归宁还是一副陌路人的样子对待他,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此刻,归宁一把抓住廖能的衣襟,恶狠狠道:

  “任你们巧舌如簧,在这里你们对本姑娘说什么都没有,你们快点跟我走。

  你们如果承认自己的过错,院主对你们的处置会宽宏大量的。”

  归宁这话,气得廖能脸色通红,他对着归宁厉声道:

  “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儿,凭什么你要把我们交于那个什么院主发落,你不要太过分了归宁。”

  此刻,廖能对归宁真的是气急了,甚至直呼归宁的姓名。而在一旁的王悦却是小声对着廖能道:

  “我说廖兄弟,说起来咱们还是有做得不到之处,擅闯人家的祠堂应该不妥吧。”

  但廖能现在哪里听得进王悦的话,他直接一挥手对着王悦回答道:

  “什么不妥,我们这一路走来做得这些,不都是为了她!”

  王悦听到廖能如此回答,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廖能看到归宁的手紧紧的抓着了他的衣襟,他也没必要对归宁客气了,直接一手抓住归宁的手腕道:

  “好你个归宁,如此不念旧人,我让你好瞧的!”

  廖能的右手紧紧扣住归宁的手腕,但归宁却活用一招“活”字诀,很快手腕从廖能的右手挣脱开来。

  而廖能现在也要挣脱归宁的抓住他衣襟的手,左手直接一掌就向着归宁的胸口打去。

  归宁看到廖能的手已经无限接近于她的胸口,她却是惊叫了一声,随即喊了一声道:

  “放肆!”

  她的手终于离开了廖能的衣襟,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脸色有些羞红的对着廖能怒斥道:

  “登徒子!”

  廖能听到归宁竟然会如此称呼辱骂于他,他有些愣神,而在他不远处的王悦有些坏笑的搭话道:

  “廖兄弟,你可真行啊,竟然敢对乞帮帮主做如此卑劣的手段。”

  廖能却是一脸无奈的对着王悦回答道:

  “王大哥,我也是没办法。她的功夫在我之上,我想要挣脱她的手,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归宁在脱离廖能看似下作的手段之后,双手化为利爪向着廖能抓去道:

  “你这个手段卑劣之人,吃我一抓!”

  归宁的招数,廖能看的清清楚楚。她这一招是龙神三招之中龙行百手的爪法招式——龙取虚空。

  龙者在浮云之中穿梭,龙爪滑动前行,皆接触浮云之上,云者看似可见,却触碰之后见之全无,此龙取虚空就是如此由来。

  廖能看着归宁的龙取虚空,哼了一声道:

  “还不承认自己是归宁,你用的武功就是乞帮的绝学——龙神三招!”

  廖能既然认出了归宁的招式,自然有破解之法,当归宁的五指看似似有似无的抓向廖能的手腕时,廖能直接手臂向后缩去,和归宁始终保持距离,不要被她的五指给碰到一分一毫。

  归宁一招不行,再次出招,此刻乃龙行百手之中的龙爪叩顶,直指人的头皮。

  廖能看到归宁出招大气磅礴,五指高高举起有从天而降之势,他顿时缩了缩脖子,直接以龙爪叩顶对龙爪叩顶。

  两只龙爪相互接触之后,廖能和归宁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抓住,毫不分离。

  归宁的手指用力,廖能也同时手指用力,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在旁边观战的王悦,看着此二人比武之惊心动魄,也为了廖能捏了一把汗。

  之前廖能已经承认他不是归宁的对手,现在,他还和归宁对战,肯定要落于下风。

  这归宁出招是丝毫不留任何情面,第一招龙取虚空是要抓去廖能的皮肉,第二招龙爪叩顶更过分是要抓向廖能的头顶,要他置他于死地。

  如此犀利的招式,还好廖能有惊无险的全部避过了。

  现在二人在比拼力气,这比拼力气,男子应该比女子要多一些优势。

  这是他们性别取决的,女子生来就要比男子要柔弱一些,力气小一些。

  相反男子比女子就要强壮一些,力气大一些。

  这两相比较,已经可以预测谁胜谁负了。

  廖能和归宁此刻都是全神贯注,使用在手上的力道那是百分之百的。

  不过,看那廖能应该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看来,二人比拼力气的天平,明显倾向于廖能了。

  而归宁在比拼力气之中,明显出于劣势。忽然,她把空出的一只手直捣廖能的险要部位——心脏!

  廖能发现归宁的意图之后,他的另一只手也是不甘示弱,直接一下抓住了归宁企图抓向他心脏的手。

  归宁爪法犀利,廖能的手背还是被归宁的指尖抓伤。但廖能却并没有在意手背的抓痕,而是眉头紧锁,用手恰到好处的与归宁的手彼此相握。

  现在二人如同摔跤手一般,用双手与对方的双手彼此握住,然后,向着双手发力。

  廖能此刻手背上的伤口因为本身用力过大,伤口已经慢慢扩大,从伤口处留下丝丝血迹。

  可现在廖能已经完全顾不得了,论武功他不是归宁的对手,那只有用自身的力气来压制归宁了。

  二人彼此比拼力气在廖能猛地大喊一声后,归宁已经支撑不住了,脚步向后退了数步。

  而廖能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直接双手用力,推到归宁于地面。

  归宁因为力气消耗殆尽,直接顺着廖能推她的方向,直接全身倒在了地上。

  而因为归宁头部撞在地面上之后,眼前一阵晕眩直接昏了过去。

  廖能看着已经倒地昏过去的归宁,终于放开了抓住她双手的左右掌,有些气喘的吐出口中的浊气,颇为大汗淋漓的对着还在观战的王悦道:

  “呼!好家伙,归帮主虽是女子,但力气还真有些不输男子。

  不过,她终究还是女子,力气不如我大。我胜她有些胜之不武,但也是被逼无奈。

  来,咱们抬着她离开这林氏宅院吧。”

  王悦看到廖能也是真不容易,制服了堂堂乞帮帮主。他来到廖能的面前,彼此也不用多说了。

  他们俩肯定是一个抬脚,一个抬肩膀,随便挑。而廖能选择抬肩膀,那么王悦就选择抬脚了。

  就在他们准备一起用力抬起归宁时,廖能的右手无意间触碰到归宁右耳根部触碰到一个尖锐之物。

  他俯下身子仔细一瞧,发现归宁右耳耳根部竟然有一枚不经意察觉到的银针针尾。

  s..book53452257217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