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127,夜晚寻女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明明要找之人就在眼前,可近在咫尺,却感觉是差之千里。

  廖能等三人离开林氏宅院之后,王悦对着廖能提出异议道:

  “廖兄弟,这世上长相相似者也是有的,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但廖能斩钉截铁的对着王悦回答道:

  “王大哥,我是不会认错的。我对你说过,我是乞帮帮主从事,离帮主最近的人,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我都非常熟悉。”

  王悦听到廖能说得如此肯定,他想了片刻之后对着廖能回答道:

  “廖兄弟,你既然如此肯定,那么,咱们只能再次冒险进入林家宅院一探究竟了。”

  王悦的话正和廖能心意,白天去肯定对方不让他进入,晚上去那就正好做其事了。

  王悦看到廖能一副惊喜万分的模样,也是赞叹廖能做事之执着,而王鹊的心里在酸楚如吃了酸黄瓜。

  既然,又要夜探林家宅院那就要做好准备了。

  其实,分工也很简单,廖能和王悦夜晚翻墙进入林家宅院,而王鹊作为后备和支援的准备。

  夜半时分,整个林家宅院只有长明灯火依然闪亮,但相对于整个林家宅院来说却是如萤火之光。

  廖能和王悦翻墙如吃饭一般,非常轻松,直接就是快速攀爬加一个飞身逾越就已经到了林家宅院里面了。

  上次已经来过,那么,这一次对于他们来说,特别是对于廖能来说就是轻车熟路了。

  至于行动路线,廖能还是想以上次跟随归宁的行走路线而定,虽然,不知道这归宁当时要去什么地方。

  但廖能思考琢磨觉得,天至夜晚人总要休息,那么休息肯定要回到自己的房间,说不定昨天他廖能跟随归宁的路线,就是归宁回到自己房间之路了。

  廖能按照昨日自己的记忆,让王悦跟在他的身后,开始寻找回忆之路。

  当他们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回廊之中时,廖能却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王悦,看他止步不前,对着他低声催促道:

  “廖兄弟,怎么不走了?”

  廖能回过头去对着王悦回答道:

  “王大哥,昨天我跟随归帮主走到此地。至于,后面的事儿你应该知道了。”

  王悦对于廖能的回答,有些事后预者般对着廖能埋怨道:

  “当初,你为何不顺藤摸瓜,跟着归宁帮主达到她要去的目的地呢?”

  廖能听到王悦的异议,他也是有些捶胸顿足叹气道:

  “哎!都怪我太着急了,以为自己已经找到归帮主了,可我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这归帮主根本不认识我。”

  王悦听到廖能的自责,他不再埋怨廖能,然后,指了指前方道:

  “廖兄弟,现在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咱们还是沿着回廊往前走,到了回廊的末端,咱们再做计较吧。”

  廖能听从王悦的话,二人继续一前一后向着回廊的末端而去。

  突然,有两个手持“林”字灯笼的家丁朝着回廊这边走来,廖能和王悦生怕被他们发现,立刻向着回廊外的草丛钻了进去。

  夜晚之时,本来寂静无声,两个家丁听到草丛有声音,立刻拿着灯笼对着回廊旁的草丛照了照。

  但他们在回廊里走了一遍,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其中,一人手持灯笼还想继续再看看,另外一人对着他道:

  “说不定是野猫钻过去了,咱们走吧。”

  手持灯笼的家丁听到同伴的话,他也是深以为然,跟着自己的同伴继续向着回廊外走去。

  当两个家丁的对话全部落入王悦的耳朵里之后,他对着同在草丛里的廖能耳语了几句。

  廖能听清了王悦的想法,他对着王悦微微的摇了摇头道:

  “这样做有些不妥吧。”

  王悦立刻对着他反唇相讥质问道:

  “你觉得这么不妥,那么,你半夜擅自翻墙闯入民宅,就妥当了吗?”

  廖能因为王悦的质问差点被噎住,最终,他也只好点头道:

  “好吧,但咱们动作一定要快!”

  王悦对着廖能回应道:

  “你王大哥我,做这事儿可是非常熟练,就怕你到时候出岔子。”

  廖能看着王悦小看人的样子,不服气的对他道:

  “谁怕谁,走!”

  廖能和王悦在达成一致之后,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回到回廊,目视那两个家丁在回廊之中,慢慢的向前继续走着,还在彼此闲聊天。

  既然,这两个家丁如此放松警惕而懈怠,此刻正是达成他们目的的时候。

  二人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向着两个家丁的背后而去。

  他们虽然是蹑手蹑脚的,脚步却非常的快却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在他们离那两个家丁还有两臂的距离时,王悦本还想给廖能发信号,可廖能却比他还猴急,已经抢先一步把其中一个家丁给果断扑倒了。

  王悦自然也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扑倒了家丁。

  两个家丁因为身后突如其来的袭击,他们根本无法反应,就被扑倒在地。

  就在他们俩想呼喊救命的时候,嘴巴却被人用手给紧紧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挣扎声。

  王悦看到廖能办事非常上道,在他还想教廖能做下一步时,廖能却已经用手紧紧抓住对方的喉咙,甚至用五指卡住对方的喉咙,使得对方只能非常难受的不住咳嗽。

  然后,廖能对着趴在地上的家丁低语警告道:

  “你们给我听着,老实交代,这归宁的房间在什么地方。”

  忽然,他意识到归宁在这里说不定不会被称呼这个名字,他又换了一种问话的方式,阴冷的对他们道:

  “昨天那个白衣女子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快点回答我,如果,你们敢耍我们或者说假话,我会掐断你们的喉咙!”

  两个家丁听到廖能的警告之后,更是发出“呜呜”声,甚至廖能捂住其中一个家丁的手,还觉得有些湿润,并微微发热。

  廖能这才意识到,那个被他扑倒并捂住嘴巴的家丁,因为他刚才的一番话,包括他对那家丁做得卡喉咙的动作,吓得那个家丁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旁的王悦看到廖能威胁起人来,竟然不输于他,真是个天生做绿林的材料。

  他看到廖能还用手紧紧握住那个家丁的嘴巴,这才提醒他道:

  “我说廖兄弟,你用手捂住别人的嘴巴,别人怎么能说话啊。”

  廖能听到王悦的提醒,他这才发现问题的关键,他手从家丁的嘴巴上小心的撤走后,家丁抖抖索索的对着廖能回答道:

  “好汉,你说得白衣女子,小的不清楚。

  不过,这林家宅院女眷的所在地,在回廊的末端出去之后,向左转个弯就到了。”

  廖能听到趴着家丁的回话后,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对着那家丁质疑道:

  “你不会骗我吧?”

  家丁听到廖能的疑问,他恨不得要用头撞地来表示他的诚恳,他对着廖能带着哭腔回答道:

  “好汉,我敢说假话吗?除非,我不要喉咙,不要命了。”

  既然,这家丁都这么说了,那还是放过他了。

  可就在廖能准备放过对方的时候,却见王悦一拳直接狠狠的打在了另一个趴到地上家丁的后脑勺上,那家丁的后脑勺受到重击之后,头直接低下去,人也昏了过去了。

  廖能看到王悦如此心狠,还想说王悦两句,但王悦却用命令的眼神对着廖能道:

  “跟着我的动作做!”

  廖能第一次听王悦用这么强硬而命令的口气对他说话,他握紧自己的右拳,在下了决心之后,直接一拳砸在了身下家丁的后脑勺上,那家丁直接闭眼昏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的他们从地上爬了起来,王悦对着廖能解释道:

  “做这样的事儿,心中不可有一丝妇人之仁。

  万一,对方反水,在林家宅院一嚷嚷,咱们的计划不是泡汤了吗?说不定,咱们还有性命之忧。”

  廖能听完王悦的话,觉得他说得在理,廖能对着他道:

  “咱们快走吧,走到回廊的末端,向左转就可以看到这林家宅院女眷居住的地方,说不定,就可以见到归帮主了。”

  廖能和王悦依照那家丁交代的情况,走到回廊的末端,然后,向着左边转弯,果然看到一排排居住之地。

  他们二人来到这些女眷居住的房间,却看到每一件都是灯火熄灭,房间里一片漆黑。

  现在已经晚上,这些女眷应该是休息了。这倒是,给他们出了个难题。

  都是漆黑一片,他们总不能每一间都破门而入,然后,翻开对方的被子,看看那女子到底是不是归宁归帮主吧。

  就在他们犯难的时候,却听到有房门开启的声音。既然有响动,他们立刻隐藏在某一间房间的暗处躲避起来。

  在他们躲避之后,弓着腰,看向刚才那房门开启之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当廖能从墙角露头之后,赫然发现是归宁从房间里出来,不知走向何方。

  既然是归宁出现了,他不再隐藏,招呼王悦在归宁的身后跟踪而去。

  廖能和王悦一路跟踪王悦到达一个院子当中,从门边小心探头看到归宁所在的院子,当中这一个很大的房子。

  在归宁进入那房子之后片刻,廖能和王悦才进入那个院子,摸到那间占地很大的房子门口。

  两人探头往里一瞧,只见其中,正中间放了一座香案,香案用两根白烛作为照明之用,香案中间位置,既有香炉,还有三件贡品,分别为糕饼、水果以及一块肥瘦均匀的红烧肉食。

  香案之后,有一座大案,大案之中层次有序的放着好多小木牌,小木牌的规格都差不多,而且,都是统一的黑底金字。

  廖能和王悦凑近一瞧,赫然发现这每一块黑底金字的小木牌都是一个人的牌位。

  从下之上看去,应该是供奉的林家列代先祖,越是往上,辈分越高。

  廖能和王悦在此地查看了一圈,可以断定此地是祠堂,而且还是属于林家的祠堂。

  不过,廖能和王悦知道此地为祠堂,却没有发现归宁的身影。

  这祠堂看着占地很大,却没有任何隔出来的房间,能够藏人的地方也不多。

  廖能和王悦在这里翻找了一番,调查的结果是空空如也。

  既然,归宁是进入这个祠堂的,那么,人到底去哪里了呢?

  廖能和王悦也怀疑这个祠堂也许有个后门,可供出入。但他们又仔细转了一圈,除了那个刚才进来的门之外,就没有看到任何门的迹象,不但如此,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看到一扇。

  既然,这祠堂只有正门,也无窗户,也无后门,那么归宁莫非会遁地或者隐身之术不成?

  廖能站在祠堂之内的苦思冥想,但王悦却提醒他道:

  “廖兄弟,这么大的林家宅院,肯定会有一两处地道,以便于藏东西或者遭遇盗匪躲藏以备不时之需。

  也许,这祠堂之中就有进入地道的出口也说不定。”

  廖能知道王悦江湖经验丰富,他的话廖能都非常听从,而此刻他的建议也说不定就是一种困局破解的可能。

  廖能和王悦开始分头在整个祠堂仔细寻找起来,可他们用了近半个时辰还是一无所获。

  廖能对于在祠堂里毫无线索,有些焦急的生气,他有些无奈的把手不巧靠在一块就近的牌位上。

  可就在廖能靠了一会儿这块牌位之后,王悦却很快看到了问题所在,立刻对着廖能指了指那块牌位道:

  “廖兄弟,这牌位用小木板所做。按理来说,此物应该非常轻便,如此微末之物怎么可能承受你手臂的重量,而保持不倒呢?”

  王悦的话说得在理,也发现了问题关键所在,廖能的手臂离开那块牌位,又试图伸出双手用力扭动,或双手用力试图拿起那块牌位。

  可那块牌位却坚如磐石,稳稳的站在原地。

  廖能知道此物肯定有蹊跷,而在他再次双手握住牌位,试图用顺时针或者逆时针的方向旋转牌位时,

  随着,一声轻响,牌位以顺时针的方向转动了近一圈。

  而他们又在周围查看一番,很快发现在整个放置牌位的大案背后,出现了一个地洞。

  廖能从怀中掏出火折,点燃之后照明,发现这通往地下,有台阶作为通往地下的通道。

  廖能喜出望外,而王悦却谨慎的对着廖能目视黑暗无光的地道叮嘱道:

  “廖兄弟,小心!”

  廖能对着王悦点头之后,向着地道踏出了第一步,继续拿着火折向着地道伸出探去。

  s..book53452257217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