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126,追寻马车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廖能等三人又经过了一路打听之后,得知在一条官道上的小茶铺,看到过一个白衣女子驾车马车前来歇脚喝水。

  而这条官道下一个目的地就是河冬镇,廖能三人立刻策马来到河冬镇先查探一番。

  河冬镇这个地方,真是镇如其名。

  如今,已是隆冬时节,河冬镇倚靠的一条绿窕河表面已经被一层九尺寒冰所覆盖,无论人或者马匹都可以在冰层上行走。

  三人牵着两匹马在河冬镇的街市上行走,廖能的眼睛不愿意放过人的脸孔,特别是女人的脸。

  在一个镇子里寻找一个女人,那等于是大海捞针。

  可现在,他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看看有没有找到归宁的希望。

  廖能记得松峰镇马车行的老板对他说过,有白衣女子抢了他的马车行的马车跑了。

  而出自这松峰镇马车行的马车都带着明显的标志,这标志就是在拉车马匹套着的锁头之上有一个白底蓝字的小木牌。

  那小木牌上刻着“松峰永驰”四个字,也就证明这马车就属于松峰镇永驰马车行的。

  既然,有这个线索,那就继续找吧,只要找到马车就可以找到人了。

  河冬镇也有马车行,但马车行却并不多,因为,当地人的收入不是很高,能够买的起,租的起马车的人也不多。

  这样的情况,对于廖能等仨人来说是好事儿,这样寻找马车的工作量就大大降低了。

  廖能等三人在河冬镇转了一圈,从天明一直转到黑夜,却是一无所获。

  廖能因为心中焦急,一天跑下来更是气喘吁吁,他对着王鹊询问道:

  “鹊儿,你说一个人驾着马车会去什么地方?”

  王鹊听到廖能的提问,鼓起粉嫩的腮帮沉思片刻后,对着廖能回答道:

  “一个人驾着马车在街市上行走,什么地方都可以去,这说不准。”

  廖能又对着王鹊询问道:

  “那如果是一个人抢了一辆马车,她会去什么地方?”

  王鹊对于廖能说得这个问题,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远处,王悦已经回来和他们俩碰头了,廖能招呼他一起在一个小茶摊坐下,然后,让小茶摊的老板上了三碗清水。

  王悦看到清水上来,直接就是拿起碗,一饮而尽。在喝完一碗水之后,他还不过瘾,更是把廖能和王鹊面前的一碗清水全部喝下肚去,他现在的喉咙口才不再那么干渴。

  廖能对着小茶摊老板喊道:

  “老板,再来三碗清水!”

  王悦对着廖能摆了摆手道:

  “廖兄弟,三碗水下肚,已经够了,而且,肚子也有些灌饱了。”

  廖能看到王悦已经不用清水解渴,对着他立刻询问道:

  “怎么样了?”

  王悦深吸一口气,调匀了呼吸对着廖能道:

  “廖兄弟,我去过河冬镇所有的马车行,这几天都没有从外面来人售卖给马车行马车的记录。”

  廖能听到这个消息,有些犯难低头思索道:

  “既然,她不把抢劫来的马车直接卖给马车行,那么,她会驾着马车去哪里呢?毕竟,那个马车是她抢来的。”

  廖能的思绪,也同时和王悦父女心中的想法产生共鸣,忽然,他抬头看王悦询问道:

  “王大哥,如果,你抢了马车,怕别人追查,又不能卖给马车行,那么会怎么处理?”

  王悦思虑片刻后回答廖能道:

  “扔!”

  廖能对着王悦回答道:

  “弃!”

  廖能和王悦互相说了一个字,他们两人是相视而笑。

  王鹊不明白她父亲王悦和师傅廖能,说得这两个字,有什么区别。

  廖能和王悦是心照不宣,马车又不能卖给马车行,又要掩人耳目,那只有扔了。

  但马车不是其他小物件,说扔就可以扔得,说丢弃就可以丢弃,别人要发现它还是很容易的。

  那既然如此,马车就不可能丢弃在河冬镇,那只有把它丢弃在河冬镇之外的野地里或者找一个偏僻的村落给贱卖了。

  既然,他们分析这马车不可能在河冬镇内,那么,现在继续留在河冬镇,就是徒劳。

  他们三人很快出发,向着河冬镇外策马离开。

  而在他们离开河冬镇之时,廖能却意外发现了马蹄声以及车辆轮轴滚动的声音。

  现在,他们三人在追查那辆被抢的马车,廖能对马蹄声包括车辆轮轴滚动的声音非常敏感。

  而当他转过头去,侧耳倾听到底是何地发出马蹄声以及车辆轮轴滚动的声音。

  很快,廖能就判断出是出了河冬镇,正北方的方向,发现有一辆马车在小路上奔驰着。

  廖能立刻对着前面骑乘马匹的王鹊道

  “鹊儿,咱们跟着前面那辆马车。”

  然后,他招呼身边策马的王悦道:

  “王大哥,跟上。”

  一路追踪马车的路上,王鹊在前面策马追赶,还不忘对着廖能询问道:

  “师傅,你能确定咱们跟随的这辆马车,一定就是我们要找那辆马车吗?”

  廖能双目紧紧注视着前面的马车,对王鹊回答道:

  “鹊儿,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这马车就是我们需要寻找的马车。

  但那马车的样式和松峰镇永驰马车行丢失马车的式样,是一模一样。

  另外,我发现驾着马车着身穿的是白色衣袍,而且,看那驾车者的性别应该是个女的。”

  王鹊看到廖能观察的那么仔细,她对廖能的观察力是佩服不已。

  忽然,她又对着廖能询问道:

  “师傅,如果那个驾车的之人,不是归帮主本人,咱们跟踪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廖能立刻对着王鹊回答道:

  “龟皮山土匪山寨的土匪全部被杀,土匪大当家座位背后屏风留下的‘归宁做’三个字。

  我猜想八成不是归帮主做得,那肯定就是有人想栽赃陷害归帮主。我们如果能够找到这个诬陷栽赃的家伙,咱们不也替归帮主省去一件麻烦事吗?何乐而不为呢。”

  王鹊听廖能是一心为了乞帮帮主归宁着想,她的心里却莫名的有了一丝酸楚。

  她心中哀叹道:

  师傅和那个乞帮帮主归宁是上下属关系,但毕竟,男女有别,我怎么觉得师傅更是像在追踪多年未见的伴侣。

  王鹊坐在马匹的前面,廖能坐在后面自然是看不到王鹊此刻脸上的表情。

  他们一路追踪那辆可疑的马车,直到一个占地广大的宅院才慢慢停下。

  作为驾着马车的车夫很熟练的下了马车,然后,向着宅院里走去。

  当马车车夫下了马车之后,廖能等三人看到此人身穿白衣,身形如女子,虽然,她的头上带着遮面侠客帽。

  但在月光的映照下,廖能隐隐看到遮面之下的容颜,虽然不是很清楚,那廖能能够断定,那个马车车夫就是归宁。

  廖能终于在不懈的努力下追赶归宁的脚步,现在,终于看到了她本人。

  他有些狼狈的翻身下马,看着归宁进入宅院,他也很快来到围墙墙根准备攀爬墙壁,翻过去。

  王悦父女看到廖能已经开始准备翻墙了,他们只是对着廖能叮嘱道:

  “小心别被别人发现了。”

  这夜晚翻墙,要是被这宅院的主人发现了,肯定会当小贼抓起来的。

  三人连续攀爬围墙直接翻墙而入,廖能的动作最快,很快翻墙而入。

  看到归宁身影直接紧随其后,想要趁着靠近她的机会,叫住她。

  可归宁的行走速度很,廖能甚至连龙神三招的轻功龙游云动都使出来,才真正赶上了归宁。

  在他看到归宁就在面前,近在咫尺的时候,他对着归宁恭敬的抱拳道:

  “帮主,属下找你找的好苦啊。原来,你在这里。”

  而当归宁听到廖能向她见礼之后,她回过神来,对着廖能冷冰冰的回答道:

  “你到底是何人?我不认识你。”

  廖能看到归宁在眼前,却说不认识他,他瞬间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他迅速调整了情绪又对着归宁再次抱拳道:

  “帮主,我是你任命的帮主从事廖能啊,你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廖能试图在提醒归宁,可归宁依然是一脸冰霜的看着他道:

  “你说得话,我一定都不明白。这里是林氏宅院,不是林氏的人,请你们出去!”

  归宁对廖能下了逐客令,要赶他走。

  可廖能知道乞帮现在需要归宁回去组织大局,现在,见到她,如何能够就是她说一句,让他走,他就能走得。

  廖能上前快速来到归宁的身前,一脸正色道:

  “帮主,我不知道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但你作为乞帮帮主,如何能够置乞帮于不顾。

  还请您以乞帮大局为重,随在下回乞帮吧。”

  廖能此刻已经在请求归宁,但归宁依然如之前一样,看待廖能如路人,对着他回答道:

  “这位少侠,你说得话,我一句也听不懂。还请你离开,否则,我就要叫人‘请’你出去了!”

  面对归宁用强硬的语气要驱逐他出去,他对着归宁大声道:

  “帮主,今天,你跟我走,也要走,不跟我走,也要走!”

  廖能看对归宁劝说无果,也只能用强。

  虽然说起来,归宁的武功在他之上,而且,在某种程度来说,廖能也应该称呼归宁为一声师傅,可今天这个情况,廖能必须让归宁跟随他回乞帮。

  因为廖能见到归宁不肯跟他会乞帮,说话声音的音调太高,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久,有十几个身穿蓝帽蓝衣的林氏宅院家丁手持木棍向着有人夜晚大声说完的地方摸了过去,在他们的中间簇拥着一个身穿黑色天蚕丝长袍的中年汉子。

  他带着十几个林氏宅院家丁已经看到了廖能和归宁所在的地方,他上前就对着二人喊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是谁啊?为何夜闯林氏宅院?”

  廖能看到有人已经凑了过来,但他还是想坚持一下对着归宁抱拳祈求道:

  “帮主,乞帮不可一日无主,还望帮主能够审时度势,以大局为重。”

  在廖能对着归宁继续劝说的时候,那身穿黑色天蚕丝长袍的中年汉子已经走到他们二人的面前了。

  中年汉子对着归宁指着廖能询问道:

  “你认识他吗?”

  归宁摇了摇头对着中年汉子回答道:

  “院主,属下不认识此人,此人一直对属下纠缠不清,还望院主驱赶此人出林氏院落。”

  中年汉子听到归宁的回答后,转而看向廖能道:

  “我的属下都说不认识你,你何必在此纠缠呢?我劝你还是别再这里无理取闹,还是走吧。”

  中年汉子对着廖能说完之后,伸出左手对着廖能对着林氏宅院的大门口的方向挥了挥,要驱赶他。

  廖能看到别人已经在赶走他,他看到眼前确实是归宁本人,他实在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而就在廖能准备还想做最后的争取时,却有人在后面拉住他的胳膊,然后,对着中年汉子以及林氏宅院所有的人赔笑道:

  “对不起啊,各位。我们正在找人呢,我这个兄弟是太想找到那个人,认错人了。给各位添了麻烦,还望各位见谅啊。”

  说话者乃是王悦,王悦在进入这宅院之后,却没有发现廖能的身影。

  如今,已经是夜晚,这黑灯瞎火的想要找人不容易。

  王悦也只有对着女儿王鹊叮嘱,不要轻举妄动,慢慢先寻找到廖能再说。

  而就在他们还在小心漫步在宅院之中,寻找廖能的踪影时,却听到廖能的大声说话。

  王悦立刻带着女儿王鹊向着廖能说话的地方奔去,而在他们二人看到廖能的时候,这宅院中的家丁已经把木棍都拿在手里,而且看那身穿黑色天蚕丝长袍的中年汉子,说不定就是这宅院的主人。

  他看到这宅院主人已经在驱赶廖能了,而这周围的家丁更是紧了紧手中的木棍,这是随时听从宅院主人的命令,时刻要用木棍把廖能赶出去。

  王悦看到这个情况非常危机,立刻上前拉住廖能,并对宅院中所有人都赔礼道歉,然后,向着女儿王鹊使了个眼色,强行拉走了廖能。

  王悦父女拉着廖能从宅院出来了,廖能立刻挣脱了王悦父女的双手,对着他们大吼道:

  “你们拉我干什么?那个人就是归宁归帮主,这么好的机会,为何要错过!”

  廖能对王悦父女的质问,王悦却静静的对着廖能询问道:

  “廖兄弟,你找到归帮主。归帮主愿意跟你走吗?”

  廖能听到王悦的询问,他是无奈的两手一摊,对着王悦叹气道:

  “这归帮主,也不知怎么了?根本不认识我,和我形同陌路人。哎!”

  王悦看到廖能的无奈,只能伸出手臂搂住他,凑近他的耳朵述说道:

  “也许,归帮主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不能和你相认。

  也许,归帮主可能当中出了什么变故,所以,没有认出你来。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还是有发现的,可以见到归帮主本人。”

  他对着廖能说完这些话之后,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对着廖能继续道:

  “这里的宅院挺大的,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家族,我们还是换了地方,再说话吧。”

  s..book534522572173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