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100,白刃獠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月说了留恋院里出了野兽,廖能是断断不会信的,这留恋院里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就没有其他了,廖能心中满是疑惑跟随赵月的脚步来到留恋院的三楼。

  留恋院这个地方是个四层建筑,一楼是大厅,二楼是一般风尘姐妹招揽客人的地方,三楼是有些人气的风尘姐妹招揽客人的地方,至于四楼嘛,比较特殊,只有一个人住,必须是头牌,那就是赵月本人了。

  廖能跟随赵月来到三楼上,左边数过去第六间房,里面待着的风尘姐妹是最近人气颇高的新人小雅。

  小雅年轻,学习能力快,吹拉弹唱各方面都得到顾客的好评,而且,她本人论相貌和身材也属于上乘,自然前来照顾她生意的顾客是络绎不绝了。

  这接触的客人多了,自然遇到的事儿也不少,就像赵月一样,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会见到。

  而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雅竟然在房间里如同野兽一般嘶吼,这吓人的声音,连从她房间路过的人影都没有了,情愿绕远路。

  但小雅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个事儿,自然是要有人来解决,老鸨薛兰和留恋院护院如今的头栾牛都因为这声音吓了一跳,特别是栾牛,别看人长得五大三粗,那胆子比老鼠还要小。

  原本老鸨薛兰还想指望这个大侄子,可这个大侄子胆子小,她也是一下子没了主意。

  赵月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来到三楼一探究竟,果然,如其他风尘姐妹说得那样,她知道像她们这些做风尘姐妹的都是苦命人,大家彼此有难还是都互相帮一帮,她想来想去,还是找来了廖能。

  当廖能来到三楼之后,这里已经是人满为患,无论是风尘姐妹还是前来光顾的客人都对三楼的野兽之声吸引,他们既害怕又好奇,几乎都来到三楼想一探究竟。

  廖能看到老鸨薛兰以及她的大侄子栾牛都在,他对着老鸨薛兰询问道:

  “兰姐,现在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老鸨薛兰看到廖能来了,她知道这小子有功夫,而且,有能力,现在只能指望他了。

  老鸨薛兰连忙如无助的小兔一般对着廖能道:

  “廖能兄弟,你兰姐我,现在也只能靠你了。这留恋院自从我从上一代老鸨手里接过来之后,就没有出过这么档子事儿,你可要想想办法啊。”

  廖能听老鸨薛兰说了一席话,却都是废话,他看到周围都是人,于是对老鸨薛兰建议道:

  “兰姐,让这些人都散了吧,这么多人聚集在三楼,我觉得闹腾。”

  老鸨薛兰听到廖能的建议,是连连点头照办,立马挥了挥手对着所有围观的人大喊道:

  “大家都散开吧,没什么好看的,女儿们快点招呼好,这些大爷。”

  随着老鸨薛兰的驱赶,所有围观的风尘姐妹,各自带着自己的客人下了三楼。

  这些客人想想,自己来留恋院找乐子的,干嘛在一旁搂着妹子看热闹呢。

  于是,他们都纷纷在粉尘姐妹的倚靠下,纷纷下楼去。

  三楼为之一空,廖能此刻也悄悄的打开小雅房间的门,而在他身后的赵月、老鸨薛兰以及薛兰的大侄子栾牛,都是屏住了呼吸,随着廖能开门的缝隙,往里面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可就在廖能打开房门约一指的缝隙时,看到这小雅,头发凌乱,双目通红,四肢着地,双手如利爪一般,十指刺入床榻的床垫之中,如老牛般大口喘气般匍匐着。

  这样的场景看到廖能是着实吓了一跳,他心中估摸着,难道这女人是得了风魔了不成。

  而在廖能身后的三人都跟随他打开房间门的视角向里面看时,却当他们还没看清楚的时候,廖能已经快速关上了小雅房间的房门。

  赵月、老鸨薛兰以及薛兰的大侄子栾牛围着廖能询问道:

  “到底怎么样了?”

  廖能把自己从房门的缝隙处看到的情况告知了三人之后,三人为之一愣,而作为老鸨薛兰捶胸顿足道;

  “这些个挨千刀的玩意儿,来留恋院玩,搞什么名堂,弄得我女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赵月因为老鸨薛兰的话,也是心中别有滋味,她们出卖笑脸,出卖自己,有些客人还无情的践踏她们的身心,这日子是真难过。

  老鸨薛兰忽然一跺脚,双手紧握,牙齿紧咬道:

  “老娘也豁出来了,管他太平门在洛阴城是多大的势力,老娘一定要去找周正智讨个公道!”

  老鸨薛兰看样子是豁出去了,但在她身边的栾牛却是弱弱的对老鸨薛兰伸出三根手指道:

  “二姑,那个太平门,咱们惹不起啊,就算是洛阴城衙门也要给他们三分薄面,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栾牛的话让为小雅义愤填膺的老鸨薛兰瞬间从热血之中冷静下来,她只能从衣服里掏出手绢放在眼角嘤嘤哭泣。

  廖能看到这老鸨薛兰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反而在一旁就知道哭,这哭得,让还在想办法的廖能是心烦意乱。

  他连忙眉头紧锁的对着老鸨薛兰打发道:

  “兰姐,你快点去拿个木桶来,然后,再去打点冷水。打来的冷水一定要把木桶全部灌满。”

  老鸨薛兰听到廖能的吩咐,知道廖能有了对策,立刻停止了哭泣,她对着廖能回答道:

  “在三楼的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木桶,至于,冷水我去叫人尽量多的打来。”

  她立刻吩咐身边的栾牛吩咐道:

  “你快点叫你的人,去后院井里打来冷水,快去!”

  栾牛听到二姑薛兰的话,是一溜烟的下楼去和留恋院护院提着木桶去打井水了。

  赵月看到廖能应该想出了办法,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轻声询问他道:

  “恩公,小雅应该没事儿吧。”

  廖能双手撑住小雅房间的房门,听到赵月的询问,他也只有回答赵月道:

  “我尽力一试吧,到时候,也许,还需要人的帮忙,你们千万要配合。”

  赵月听到廖能的回答之后,更是点头答应道:

  “知道了。”

  赵月看到廖能脸上的凝重表情知道现在的事情很严重,她不希望小雅有事,更不希望廖能有事,她现在能做的也只能祈求上天,留恋院三楼发生的这件事儿能够顺利解决。

  栾牛以及留恋院的所有护院打水的速度很快,他们知道现在事态的严重性,各个拎着装满井水的木桶来到廖能面前待命,栾牛对着廖能道:

  “能哥,水已经打来了。你说怎么办吧。”

  廖能看到栾牛他们手中拎着装满满是冰井水的木桶后,对着他们道:

  “我先进去,我喊你们进来的时候,你们再进来!”

  栾牛等人对于廖能的话,纷纷发道:

  “是!”

  廖能双手抓住了小雅房间房门的门环,深吸一口气后,猛地拉开之后,在众人还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时,房门已经再次快速关上了。

  进入小雅的房间之后,廖能已经看到了依然在床榻之上,四肢牢牢踏在床榻之上的小雅。

  浑身只穿了肚兜的她,看到廖能进入房间之中,双目依旧通红的她如行动矫健的雌豹一般向着廖能扑去。

  已经心中做好万全准备的廖能,还是因为小雅如此凶猛的猛地扑向他,着实有些狼狈。

  他立刻身体快速灵活的向右侧躲了过去,扑的太猛的小雅,头一下子撞到了房门之上。

  廖能怕小雅头撞在房门之上,头部有损伤,立刻来到她身边扶起她道:

  “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他对着小雅询问的时候,左手已经放在了小雅那白皙嫩滑的美背之上,菩提真气从丹田之处迅速来到他的左手手心处,通过手心把菩提真气缓缓的输入小雅的体内。

  小雅在受到廖能菩提真气的输入之后,看着安分了一些,他立即查看小雅的情况询问道:

  “现在,你觉得怎么样了?”

  小雅一下子整个人扑倒了廖能,然后,匍匐在廖能的身上,双手死死勾住廖能的肩膀,双腿不由自主的向着廖能的双腿中间而去,面色潮红,口中吐着粗气对廖能请求道:

  “能哥,你帮帮我吧,我现在真的快要被烧死了!”

  廖能知道小雅口中说得烧死,那肯定是因为什么的缘故,她的心中有一团火在炙烤着她的五脏六腑。

  廖能看到小雅已经稍微好了一些,进一步加大菩提真气的输入力道,面色凝重的对着小雅继续询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雅此刻有些被身体里的火焰烧得精疲力尽,气喘吁吁的对着廖能回答道:

  “是白刃獠,是白刃獠。周仁智那个可恶的家伙,对我用了白刃獠!”

  廖能不知道白刃獠是什么东西,他只有努力脸朝外对着房门喊道:

  “你们知道白刃獠是什么东西吗?”

  房间外的人听到廖能的呼喊之后,知道廖能进入房间之后,应该是安全的。

  但对于廖能提出的“白刃獠”,他们都是面面相对,不知何物。

  此刻,只有老鸨薛兰低头深思了好一会儿后,才手中紧握手绢紧张的焦急道:

  “我的妈呀,小雅怎么中了如此厉害的白刃獠,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周围的都不知道这“白刃獠”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得老鸨薛兰说出如此严重的话。

  老鸨薛兰看着周围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她对着他们开始介绍这种名为“白刃獠”的东西了。

  白刃獠是一种春药,而且还是威力非常大的春药,只要吃下这等春药,男女必欲望之火焚身,这只是第一步。

  关键在于男女在中了白刃獠之后,要通过数次深入沟通,甚至是十数次之后,才能真正解除这种春药在相关男女身上的药性。

  如果,一旦没有办法和对方深入沟通,中了此等春药之人,必如凶恶的野兽一般,残暴异常,见人就咬,就抓。

  他们的牙齿就是野兽嘴里锋利的獠牙,就好似那削铁如泥的兵刃。

  老鸨薛兰也是从上一代老鸨的口中得知了这种名为白刃獠的春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春药。

  现在,竟然出现这样厉害的春药,也不知道这太平门的周正智是如何获得这样的东西。

  老鸨薛兰对众人普及“白刃獠”的知识,可在房间里的廖能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小雅的情况了。

  这小雅在廖能菩提真气的输入下,算是安分了一些,从野兽的状态之下,恢复了一些人的意识。

  也不知道是他廖能的菩提真气输入的不够,还是这春药太过厉害。此刻的小雅已经如壁虎一般牢牢的用四肢勾住了廖能的身体,嘴里不停喃喃道:

  “能哥,求求你,真的成全我吧,你想怎么玩都随你。”

  任何一人强壮而正常的男人看到一个仅用肚兜盖住身体的绝妙女子如此请求,都会觉得是福利,会非常配合美女的请求。

  可廖能现在患了损阳之症,无法为小雅排忧解难,他只能叹息对着小雅遗憾道:

  “小雅,我真的无能为力,因为我有损阳之症,不是真正的男人。”

  可在廖能对着小雅实相告之后,小雅却觉得廖能是在推辞。她更加紧紧的搂住廖能道:

  “我不信,我不信!”

  廖能感觉全身被小雅紧紧的抱紧了,看来,她心中因为那“白刃獠”的缘故,心中真正的欲望被激发出来了。

  他在被小雅卡出脖子的同时,对着门外用嘶哑的声音极力大喊道:

  “你们快点进来帮忙啊!我快喘不过气了!”

  s..book53452257217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