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088,粉月清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廖能用实力说服了留恋院的老鸨薛兰,又有赵月的面子,廖能就正式留在了留恋院。

  但让六个留恋院护院不解的是,这个新来的护院却不用守护整个留恋院,只需要守护赵月左右就行了。

  这事儿传到他们的耳朵里,有人就开始冒酸水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啊,赵月这么宠着他。”

  “看来,有人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喽。”

  当然,那些人对廖能表示了质疑和羡慕嫉妒,但廖能在赵月的房间里和赵月总是保持一种主人和下人的关系。

  虽然,赵月对廖能非常亲近,总是找机会和他说话。但廖能总是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还是请赵月去和小宁叙话。

  数日之后,两女一男的相处,让小宁也是对廖能表示了惋惜道:

  “这姓廖的身边守着两个大美女,却因为他的病,只能看不能吃,也是难为他了。”

  廖能对于周围人的话却是充耳不闻,在他的心里非常的明白,赵月这么做,其实,怕他受苦,就是在报恩。

  他廖能救了赵月一命,赵月是投桃报李,在关键时刻给了他一碗饭吃,而且,还承诺可以有办法治疗他的病,廖能现在对赵月只有感谢的心。

  其实,赵月让廖能来她身边侍候,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因为毕竟有些来得客人之中,有些宵小之徒,现在,有廖能的在身边,应该可以避免不少麻烦。

  这一日,有洛阴城南的柳公子来照顾赵月的生意,为了来看赵月,特意带了一束从东域带来的花朵。

  这束花色泽艳丽,成粉红色,看似没什么真正亮点而平平无奇的花朵,却由柳公子介绍后,这东域带来的花朵却让人眼前一亮。

  此花看着太艳丽有些庸俗,但花香淡雅,更重要的事,此花可以保证三月不会枯萎败落,这让赵月非常好奇。

  女人不同于男人,对花朵总有一种特别的喜爱,花朵绚丽的绽放,花朵沁人心脾的香气,都深深吸引女人每一个细胞。

  柳公子为赵月介绍了此东域之花后,还特意告诉了赵月此花的名字:粉月清。

  看来,柳公子对赵月是很上心,连送给东西都要和赵月本人对应起来,人和花都有月字在其中,这东西送得赵月很满意。

  这柳公子送的花不但让赵月和在一旁侍候的小宁非常高兴,而且,此花也引起了廖能的注意。

  为了能够让廖能顺利待在赵月的身边,赵月特意替廖能画了个女妆,这也是老鸨建议的。

  赵月想想这个建议也不错,她又征求了廖能的建议。廖能此刻男不男女不女,也是默认了。

  虽然,廖能化了女妆之后,小宁总是调笑他,甚至要和他姐妹相称,他也只是笑笑了事。

  这粉月清很奇特,廖能也是好奇看了看,但他总是觉得这花香有些奇怪,而且,还有些似曾相识。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遇到过。

  赵月今日收了柳公子的花,心情非常好,二人在一起谈了一些附庸风雅之事,多以诗书为题,廖能并不擅长这些,只是躲在屏风后面默默的静守。

  这赵月和柳公子今天应该是知音相遇,相谈甚欢,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畅快,再加美酒相伴,二人的兴致到了一个高度。

  此刻,廖能非常识趣的退到了房间之外,毕竟,这里的留恋院,赵月和这位柳公子说不定接下来就有鱼水之欢。如果还留在房间里,那就太不识趣了。

  在廖能退出房间之后,小宁也跟着出来了。廖能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而小宁来到他的身边,看着他低头的样子,反而调笑道:

  “我说姓廖的,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场面啊。”

  廖能没有搭话,而是继续低头。

  小宁看到廖能不搭理自己,就心中有些气,开始又阴阳怪气道:

  “我告诉你姓廖的,在这个地方,本小姐的经验比你足,你还是好好跟着我学着点。”

  廖能看着小宁自以为是的模样,更加不想搭理她,忽然,只听房间之中,传出赵月有些惊诧的声音道:

  “柳公子,咱们还是聊聊好了,别过来。”

  柳公子却是呵呵一笑道:

  “赵月姑娘,别拒人以千里之外嘛,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可不少了,今天,怎么着也要让本公子一亲芳泽啊。”

  房间里二人的对话引起了小宁的紧张,她立刻招呼廖能道:

  “姓廖的,月姐姐有危险了,咱们快点进去救小姐吧。”

  对于赵月和小宁说得话,廖能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对着小宁露出怪异的表情疑问道:

  “这烟花之地,发生这样的事儿,不是很正常吗?”

  小宁听到廖能的疑问,她对着廖能一跺脚焦急解释道:

  “你什么都不懂,月姐姐和那些外面招揽客人的不一样,她是卖艺不卖身。”

  廖能还真的不太了解这里面的情况,烟花之地还有这些说法。小宁看到廖能还站在原地,她也顾不得太多了,直接打开房间门冲了进去。

  小宁冲入房间之后,柳公子已经对赵月是步步紧逼,此刻已经逼迫赵月到床榻边了。

  小宁立刻拦在赵月的身前对着柳公子赔笑道:

  “柳公子,这留恋院有规矩,我家小姐卖艺不卖身。要不,我替您找一个吹拉弹唱都很好的姐妹陪您可好?”

  柳公子却根本不吃小宁这一套,他一把拉住小宁肩膀的衣服,拉着她扔到旁边去了,然后,一脸鄙夷的看着她道:

  “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管老子的事儿,你给我一边去。”

  小宁看到劝不住柳公子,只能往房间外跑去,找妈妈薛兰来救援了。

  小宁去喊救兵,廖能也已经踏入房中,他没有立即去救赵月的意思,而是,向着那束来自东域的粉月清走去。

  他从桌案之上拿起粉月清,凑到鼻尖闻了闻,他再次在脑海中寻觅了一番后,那股花香终于让他找到了线索。

  他快步来到柳公子的身后,一把抓住了柳公子探向赵月胸口的爪子,厉声询问道:

  “这花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柳公子看到有人破坏了他的好事,他怒不可遏的对着身后的廖能厉声道:

  “臭小子你是谁啊?敢破坏老子的好事!”

  廖能看到这柳公子并不回答他的话,他抓住柳公子手腕的右手猛地一用力,柳公子的手腕臂骨被捏的生疼。

  看着柳公子平日应该也是个纨绔子弟,他哪里受过如此待遇。

  他连连大叫道:

  “放手!放手!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廖能好似没有听到柳公子的惨叫,依然,捏住他的手腕继续冷声询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

  柳公子实在受不了手腕的疼痛对着廖能回答道:

  “是托人从东域带回来的。”

  廖能对于柳公子的回答非常气愤道:

  “胡说八道,这花分明就是从少室寺采来的!”

  柳公子对于廖能的回答立刻惊异询问道:

  “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廖能已经知道了答案,他一把松开柳公子的手腕,然后,顺便推了柳公子一把,他直接跌到在地上。

  然后,俯视柳公子道: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知道。但我知道一点,这花应该是有毒的。

  如果,提炼出这花的汁液,应该可以制成某种毒药吧。”

  柳公子听到廖能的话,双目之中尽是闪烁惊慌之色,从地上坐起之后,默不作声。

  其实,廖能对柳公子说得话,其中,有些只是猜测罢了。因为,他从那束粉月清的上面闻到了蓝玫香的味道。

  虽然,那个味道他只闻过一次,但那个毒却让他终身难忘,毕竟,折磨了他很久的时间,对他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此刻,柳公子终于说实话了,他对着廖能道:

  “这位姑娘真是好眼力,这束花是我从少室寺的花圃里偷偷采来的,当初只是看它艳丽,香味清雅,所以采来送给赵月姑娘。”

  在廖能和这柳公子说话的档口,赵月是单手扶额,秀眉微皱,整个人摇摇欲坠,倒在了床榻之上。

  廖能快步来到赵月的身边,为她把脉后,立刻点头确定道:

  “错不了,就是它。”

  他立刻回头看向依然坐在地上柳公子道:

  “柳公子,你今天难道要铸成大错吗?赵月姑娘现在已经被这花的花毒给撂倒了,你难道要让赵月姑娘毒死吗?”

  柳公子本想用此花迷倒赵月,达成他和赵月之间成就好事的目的。可现在,他看到廖能面容如此严肃,语非常焦急,应该是戳破了这件事里的利害之处。

  他也怕招惹上是非,脑中快速思量之后,直接跑出了赵月的房间夺路而逃。

  柳公子的逃跑,正好遇到上着留恋院的老鸨栾牛他二姑——薛兰。薛兰看到柳公子如遇到鬼一般逃跑,她本还想和柳公子说几句话,可是,柳公子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直接从她身边窜了过去。

  薛兰和小宁来到了赵月的房间之后,看到在床榻之上的廖能双手正放于赵月的美背之上。

  薛兰和小宁看到此景大惊,立刻快步对着廖能呼喊道: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快点把你的手从我女儿(月姐姐)的身上移开!”

  不明真相的老鸨薛兰和赵月的侍女小宁举起拳头就打到廖能的身上,但此刻,廖能正在入定为赵月用菩提真气化去粉月清之毒,无暇他顾,也只能默默的忍受了。

  也不知道这薛兰和小宁打人的力气消耗的差不多了,还是薛兰和小宁觉得再怎么打廖能,廖能的手也不会从赵月的美背上离开,而放弃了。

  在她们俩停手的时候,廖能的手也从赵月的美背上撤离,他仿佛没有看到身边还有两个人,也仿佛没有感觉到刚才有人打他,他只是关切的对着面前的赵月询问道:

  “赵月姑娘,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我刚才已经用内功替你化解了你身体里的毒素了。”

  赵月身体里的毒素虽然排除了,但整个人非常虚弱,她本就是个弱女子,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背着身子对廖能点了点头,表示已经舒服很多。

  而刚才还打廖能的薛兰和小宁听到廖能对赵月的询问之后,立刻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儿,冤枉了好人。

  作为老鸨的薛兰立刻对着廖能转移话题道:

  “廖······壮士,我女儿现在没事儿了吧。”

  而小宁因为误打好人,更是面色尴尬,直接对着廖能施礼赔罪道:

  “那个姓·······廖能,是我错怪你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对于薛兰和小宁的话语,廖能却不再说话。

  不是说廖能不愿意搭理她们,而是,他因为之前受了她们殴打而间接影响到他的内心之气,现在,他开始打坐疗伤,安定心神。

  熟知这件事情经过的赵月,在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对着老鸨薛兰和好姐妹的小宁说明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薛兰立刻对着赵月和小宁下令道:

  “你们下次不要再接待那个柳公子了,看到他,就打发他走人!”

  当然,她也对留恋院其他人说了这个决定。

  对廖能有愧的薛兰立刻吩咐小宁去熬了一锅人参鸡汤给廖能赔罪,而现在,廖能却根本没有任何胃口,因为他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恢复自己的心神。

  看着转危为安的赵月和打坐练功的廖能,作为留恋院老鸨的薛兰却是深深看了一眼赵月,心中暗道:

  这个丫头,这几年是学精了。也好,这颗摇钱树,身边有个保障也是好事儿。

  s..book53452257216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