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江湖 086,损阳之症

小说:佛缘江湖 作者:龙城枫 更新时间:2022-04-13 17:55: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明媚。

  如此好天气的光线挥洒在廖能的面前时,他的双目之中却是空洞而无神之色。

  如今的他已经离开了粼河城,来到了粼河城城北面百里有余之外的洛阴城的好人巷。

  此巷名为好人,住的都是穷人。

  谁也不知到底为何此巷有这样好听的名字,在这条巷子居住的人却过得非常贫困。

  廖能和这条巷子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一大清早就离开破败的屋子,懒洋洋的躺靠在屋子外的木板上,开始晒太阳。

  当有行人路过的时候,本来懒洋洋的他们,顿时来了精神,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有破碗的拿着破碗快步前往,没有破碗的双手掌心朝上并拢在一起前往。

  他们看到行人都是用祈求的目光,卑微的跪着或者躬身弯腰对着行人央求道:

  “好心人,给口吃的吧。”

  但绝大多数行人都是用嫌弃的目光,快步走开。

  可廖能却和他们有些不同,没有和他们一样如乞丐般出卖自己的尊严,在别人面前摇尾乞怜。

  他不是乞丐,但装束很像乞丐,蓬头垢面,衣服脏破,面容消瘦,双手乌黑。

  廖能因为有功夫在身,平日里都是去山林之中抓捕野兽或者偷吃供奉神像面前的贡品,填饱肚子。

  说起来,他比那些乞丐情况要好的多。可他却还是情愿在好人巷,和那些乞丐一样在破败的屋子里居住。

  但今日廖能却没有因为填饱肚子而有任何行动,而是把目光看向好人巷巷口的位置。

  现在的光景应该到了巳时两刻之时,在好人巷巷口的位置出现了两个妙人。

  左边为黄衣女子,右边为绿衣女子。

  黄衣女子的年纪比绿衣女子稍大一些,按照气质,尊卑来看,黄衣女子应该是小姐,绿衣女子是丫鬟。

  好人巷的乞丐们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向她们乞食的,却纷纷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向廖能。

  两位女子来到廖能的面前,纷纷蹲在他的面前,放下带来的包裹和食盒。

  其中,黄衣女子打开包裹和食盒亲切的对着廖能微笑道:

  “恩公,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我和小宁带来了你喜欢的酒和肉,还有一些干净的衣服,你快点吃了饭,换上衣服吧。”

  黄衣女子对着廖能嘘寒问暖的之后,端起食盒之中一碗水煮牛肉递到廖能的面前。

  面对肉香扑鼻的水煮牛肉,以及黄衣女子的笑脸,廖能把头偏向一旁,冷漠的回答她道:

  “你还是拿着你带来的东西,快点走吧。

  我不会吃你的东西,也不会穿你拿来的衣服。”

  黄衣女子听到廖能的拒绝,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尴尬,这已经不是廖能第一次拒绝她了。

  她依然是笑容面对廖能恳切道:

  “恩公,你这样食不果腹,衣服破旧,你这样让我如何安心。”

  黄衣女子的话音刚落,她身旁的绿衣女子小宁却是怒目而视廖能,一下子站起身,右手叉腰,左手食指指向廖能怒喝道:

  “你这个臭乞丐,在我月姐面前摆什么谱。

  我和月姐来了好多次,你每次都冷脸面对我们,你到底想干嘛!”

  绿衣女子小宁说落廖能之后,黄衣女子直接给了小宁一个巴掌教训道:

  “住口!小宁,你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这位廖能公子是我的恩公,当初在粼河城的时候,如果不是恩公救出我以及其他受苦的姐妹,我们说不定都很难离开那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

  你快点给恩公道歉!”

  受了巴掌的小宁双目含泪非常委屈的捂着被微微打中的右脸,目视黄衣女子。

  但黄衣女子继续向小宁施压,强迫她给廖能道歉。

  小宁极不情愿的对着廖能微微低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

  “对不起!”

  黄衣女子看到小宁对廖能道歉之后,她的脸色才缓和过来。

  她对着廖能凑近了几步,毫不在意廖能身上多日未梳洗而产生的臭味以及脏破的衣服,双手握住廖能的左臂含泪抽噎道:

  “恩公,在粼河城的时候,你是那么的神采奕奕,英气勃发,你是我们所有被困姐妹眼里的大英雄。

  现如今,怎么就沦落到如此地步。

  您这个样子,如果被其他被您救过的姐妹知道了,她们该多伤心啊。

  我今天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当时,你救我们出去之后,有姐妹其实对您是芳心暗许了。

  您这个样子,那些仰慕您的姐妹会多失落。”

  黄衣女子的述说,使得廖能从地上站起来。黄衣女子看在眼里,她的眼中充满希望,心中暗道:

  莫非,恩公因为我的这番话,要恢复以往的神采了吗?

  廖能抬头看向上方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

  “芳心暗许?哈哈哈,这真是个笑话。

  我现在都不是男人了,再多的芳心暗许对我来说都是枉然。”

  廖能喃喃自语之后,也许是因为长久的颓废,人走路来也是摇摇晃晃。

  已经知道廖能如此颓废原因的黄衣女子立刻抹去脸上的泪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带着小宁就追上了廖能。

  黄衣女子一把拉住了廖能的衣角对着他安慰道:

  “恩公,我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虽然,您有这样病,但还是应该可以治好,天下良医无数,您应该相信他们。”

  黄衣女子建议廖能去治病,廖能却回想起在病床上养病之时,听到房间外,归宁和医生之间对话。

  归宁对着医生恳求道:

  “大夫,您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他。他还年轻,以后还要娶妻生子。他如果现在就变得不男不女,以后,他该如何面对以后的日子啊。”

  医生对着归宁也是叹息道:

  “归帮主的烦恼,老朽心里清楚。可惜,老朽医术不精。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样的事情归宁应该是向廖能隐瞒的,因为,每次归宁在进入房间看望他时,对话大多数都是类似于,廖能现在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今天想吃什么,这样类似的不痛不痒的对话。

  在归宁和医生这样第五次对话之后,廖能对医治自己损阳之症已经失去了信心。

  他趁着一个黑夜之时,离开了房间,离开了乞帮总部,也离开了粼河城,胡乱朝着北方跑去,然后,就来到了洛阴城。

  廖能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在粼河城中的情景,又想起了和赵光雄之间的争斗。

  天下没有绝对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儿,他咬死了赵光雄,赵光雄让他失去了男人应该有的雄风,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当然,赵光雄死了,他和赵光雄之间的关系也意味着结束,这样的结束对于廖能来说就是解脱。

  可是,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弟,受伤那么严重,以后,看来以后是无用了。

  黄衣女子的安慰,让廖能更加的忧郁和哀叹。

  这黄衣女子对廖能如此执着,她正是廖能当初在粼河城凤凰山救出的其中女子赵月。

  赵月能够遇到廖能也是偶然,她这个人性格之中非常良善,总是看不得有人受苦。

  平日里有人总是在一旁嘲笑她人傻,但是,她还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去走,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这好人巷,赵月是这里的常客,她和自己的丫鬟小宁一起来这里救助这里的贫穷之辈。

  刚开始小宁也对赵月多有怨,对她表示,这些好人巷的乞丐根本没必要可怜,把那些辛苦赚来的所得,施舍给他们有什么用。

  除了得到几句谢谢以及一些吉利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赵月总是对小宁教导,人还是要心存良善,接济他们也是给自己增阴德。

  小宁平日里视赵月为小姐,暗地里和赵月是姐妹相称。直到小宁对一个叫廖能的家伙特别亲近的时候,小宁觉得不可思议和好奇。

  她后来才知道这个叫廖能的家伙是小姐赵月的恩公,自从赵月发现廖能之后,总是来找他,还给他带来衣服和食物。

  虽然,廖能一直都是拒绝的态度,赵月却坚持每次带着东西来看他。小宁觉得小姐赵月对这个廖能太好了。

  赵月想为廖能的损阳之症找医生为他医治,一项对赵月冷漠的廖能对着赵月抱拳道:

  “赵姑娘,多谢你多次来看我。

  但我的事儿,我自己知道,你就不必费心了。”

  廖能对着赵月说出心中所想之后,对着她摇了摇头继续在好人巷行走。

  赵月看到自己的恩公如此颓废,如此行尸走肉一般,她的心都要碎裂。

  因为在赵月的心中,其实,她也是对廖能芳心暗许之人,只是赵月没有把对廖能的想念放于脸上让他察觉或者是脱口而出让他知道罢了。

  赵月看到廖能如此,她猛地一咬牙连忙追了上去,直接来到廖能的面前,伸出手掌就是对着他连续几个巴掌。

  但在赵月打向廖能的第六个巴掌时,她却挥了个空。毕竟,廖能时习武之人,这样弱女子要扇他的耳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赵月打向廖能的耳光其实对他没有任何的伤害,他现在习练《菩提心经》已有小成,一般的轻微伤害根本不能对他造成损伤。

  他看着赵月还是气愤要打他,他连忙伸手握住了赵月那嫩如莲藕的手腕恐吓道:

  “你打够了吧,再打我,我可要还手了!”

  赵月面对廖能的威吓却根本没有惧怕,她还想继续扇廖能的巴掌,奈何她只是个弱女子,力气根本不如廖能。

  她对着廖能痛心疾首的哭泣道:

  “恩公,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说起来,我没有资格来对你任何的说教。

  但我今天就是要打醒你,你是个英雄人物,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事儿而倒下。

  我也相信,那些还值得你牵挂的人,也不想看到你如此模样。我希望恩人你可以振作!”

  赵月对廖能激励看似平平无奇,但却让廖能的脑海中展现了不少面孔,如他的师兄了空,对他有帮助的慧根大师、慧行大师以及慧明大师,乞帮的归宁。

  而且,他在心中要曾经发誓要回去救师兄了空出苦难,现在的他如何才能有力量回去救归宁。

  在廖能还在内心思考的时候,赵月忽然想到了什么,凑到廖能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几句之后,廖能那没落的眼神之中略微有一丝光亮,然后,对着赵月点头道:

  “试试吧。”

  赵月看到廖能对他自己的病没有彻底失去信心,她原本失落的心,也高兴起来。

  赵月对着小宁招了招手道:

  “小宁走,我们带着廖公子去买新衣服,吃饭去。”

  s..book534522572169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佛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