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四十一章 人渣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知不知道程默为何会突然对朱思宇的家人发火。而且,还极度暴躁无理。

  按理说,程默和朱思宇两人近来的关系已经缓和不少,甚至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面对朱思宇的家人,她不至于此。

  林知连着敲了三下门,都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正当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开了。

  一进门,程默迎面就拥进了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他,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她现在,只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让过不去的过去,慢慢过去!

  毕竟,一切都已时过境迁!

  虽然不明就里,但林知还是紧紧回给了程默一个更有力的拥抱。

  他知道,能让她崩溃的事不多。程默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

  ---

  程默一不发,蜷缩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像一只独自舔舐伤口的猫。

  孤独,又倔强!

  林知疑惑于程默的阴晴不定,更多的还是心疼!

  凭直觉,他知道她情绪的突变必然是与朱思宇以及门外的两位长辈有关。可她不愿开口,他也不能急于追问。除了默默陪伴,什么也做不了。

  程默是一个要强的人!他知道!

  林知在程默家烧完热水,又回家拿了一些父亲调制的安眠茶泡好,放在她的手心暖手加安神。

  完了,又去程默的冰箱侦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食材。

  最后,只找到了一袋没有过期的速食水饺。

  等林知煮完饺子出来,程默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动画片《猫和老鼠》。

  一只总是被老鼠捉弄的猫!

  一只总是被猫追逐的老鼠!

  一次又一次令人忍不住想捧腹大笑!

  一个又一个的死循环!

  林知没想到,动不动就与人动嘴又动手的程默,私下里竟然喜欢看动画片:“原来,你喜欢这个?”

  “你不觉得,他们很好笑吗?”

  情节“跌宕起伏”的动画片是程默对抗一切不良情绪的秘密武器。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改变。

  因为动画片的世界,最幼稚却也最纯粹。

  没有过往的负担,没有未来的顾及。不被现实拉扯,没有欲望和不甘!

  林知从小生活在浩如烟海的典籍里,说实话,很少接触动画片。不过跟着程默瞄上一会儿,发现还真是老少皆宜:“是挺不错的!”

  就这样,两人坐在茶几边的地毯上,一边吃速食水饺,一边看动画片。不一会儿,二人席地相依相偎双双陷入了昏沉的梦境。

  他们昨晚原本就一夜未眠!

  睡梦里,程默久违地梦见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温顺。正坐在太阳底下,拿着小木梳帮她编着辫子。笑盈盈的,没有疲惫,也没有怨怼!

  正在程默憧憬地回头想去拉住母亲的手的时候,母亲的神色突然变了。一时间,她温柔的眼神里充满了慌张,恐惧和绝望!

  无疑,是那个男人出现了。

  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而且他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一瓶白酒。

  这是程默母女俩脑海里最为恐惧的画面!没有之一!

  因为那个男人一喝醉,就意味着,她们随时都有可能会遭到他的毒打,以致周身暴戾的气息将她们完全笼罩在死亡的恐惧里!

  程默虽然睡着了。但就在父亲出现的那一刻,她一直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她已经长大,已经变得足够勇敢和强大。而今的她,已经完全具备随时带母亲逃离魔掌的能力与勇气,她们再也不用屈服于他的暴戾和残忍。

  这一次,程默说什么都要挡在母亲前面。而不是像过去一样,懦弱地躲在母亲身后,眼睁睁看着她被父亲打的体无完肤!

  走!

  必须走!

  一刻也不能留。

  就在程默挣扎着想要紧紧攥住母亲的手心带她逃离的时候,才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双手却怎么也触及不到她。

  最后,程默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消失在她眼前。

  任她独自一人沦陷在氤氲的迷雾里,如何哭喊,如何挽留,如何自责和绝望。

  “程默!程默!”

  林知几声急促的呼喊声,让陷入梦魇的程默勉强回到现实。

  她又做噩梦了!

  这样的梦,她以前每隔几晚就会做一次!不过自回到安市后,这还是第一次。

  “做噩梦了?”

  因为程默一直在梦里喊“妈!”,神色又很是落寞,所以林知猜测,她应该是梦到自己的亲人了。考虑到程默的身世,林知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及她的过往。

  “梦到我妈了!”

  没想,程默倒是坦诚。

  梦到母亲,不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可就程默当下的表情来看,可是比梦到仇人还要恐惧。

  “印象中,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林知出国期间,找朝阳了解过程默的一些过往。知道她是六岁的时候,因为不甚走丢才被人收养的。所以知道,她并不是一个没有记忆的真正意义上的孤儿。

  他想要更多地了解程默。因为只有足够了解,才能知道如何守护,如何更好地去爱她。

  “你想了解谁?我母亲还是陈友福?”

  恢复理智与平静的程默,和偶尔撒欢、崩溃的程默,简直判若两人。

  “陈友福,是谁?”

  “人渣!”

  林知被程默嘴角的一丝苦笑弄得不知如何回应。心下想着,陈友福会不会是那个在收养期间将她转手的屠夫。没想程默又开口了:“陈友福……是我生物学上的父亲!”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陈友福的确与程默有着不可分割的父女情分。

  且血浓于水。

  “有没有尝试过,回去找到他?”

  听朝阳的意思,当年,程默是因为父亲的缘故,才与家人走丢。林知自当认为程默对陈友福的恨意,是源于父亲当年的大意,让她走失,以致后来让她流离失所。

  但不管怎么说,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父女亲情总不能说断就断。

  “找谁?陈友福吗?”,提到父亲陈友福,程默身上表现出来的冷静和冷漠,让林知很是意外。

  “他!早死了!”

  程默的语气很冷。提到父亲的死亡,像是在说一部索然无味的电影里无辜殒命的路人甲。

  林知原还想安慰几句。见状,也只能闭口不。

  程默直接起身,不想再与他继续这个话题:“我得去公司加会儿班!林医生,可能要独守空房了哟!”

  不想,程默一改先前的冷漠情绪,随即一脸俏皮地调戏林知道。

  s..book41222229069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