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三十七章 我相信你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在备孕,而且已经备孕一年多的事,程默事先并不知情。如果知道,她昨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朝阳把自己喝成那样的。

  “我……”

  程默平日看起来就跋扈又乖张。做出此等离谱又不负责的事,自然不会是朱思宇和朝阳的主意。

  如今,程默百口莫辩。

  杨家安见她今天不似前些日,将他堵在林知家门口那番咄咄逼人,更是认定程默就是昨日之事的始作俑者。

  责难起来,就更理直气壮了。

  “程小姐!听说你身世比较特殊,对此,我深表同情。但自小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这些,并不能作为你肆意放纵的理由。更不是你用来‘祸害’别人家庭的借口!”

  杨家安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激进,是因为朱思宇目前的情况看起来不容乐观。他怕万一袁亮的这个孩子保不住,他们会把责任推到朝阳头上。

  大难临头,谁都想优先袒护自己最亲近的人,为她“仗义执”。

  难就难在,程默没有最亲近的人。没有人会为她挺身而出,仗义执。

  如果是别的事,她可能还会据理力争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朱思宇肚子里怀着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而且,她也自认有愧。

  所以此刻,除了忍,别无他法。

  就算被人指着鼻子骂,有娘生没娘养,她也得受着。

  “杨家安!你说的是人话吗?”

  朝阳向来性子软,但不是没有底线。程默是她的朋友,况且昨天这件事,自己也有责任。怎么能全怪在程默一个人头上呢?

  “朝阳!我早跟你说过,交友要谨慎。社会不比学校。不要以为社会上的人都和你在学校那会儿认识的人一样,心思单纯、做事靠谱……”

  杨家安比朝阳年长几岁。在他心里,始终认为朝阳就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单纯的可爱又可怕。

  “我接触社会少,总拿学生时的眼光看人!怪谁?怪我吗?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才迈不开腿,走不上社会……”

  跟在杨家安身后久了,任他安排的事情多了,朝阳也开始考虑这样的自己,这样的生活,是不是真的就是她想要的。

  这种自我反思的频率,在她见到恣意怒骂,自在生活的程默后,更甚。

  眼看朝阳和杨家安即将为了自己再起争执,程默别过脸去,借口去卫生间先行离开了。

  她不是一个喜欢用眼泪来表达情绪的人。可今天,似乎真的已经到了她忍耐的极限。

  六岁前,她活在父亲对她与母亲的毒打与恐惧中。母亲离世后,她就成了没人疼,没人爱,无家可归的孤儿。在这个孤独又冷漠的世界飘零。

  一直苦苦挣扎,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要活的精彩。以此,才不辜负自己曾经历经的苦难。可当她终于长大,不为吃穿发愁,不被人当狗一样践踏,却还是始终逃不掉“有娘生没娘教”的魔咒里。

  她以为她回到安市后,生活终是善待了她一次。让她遇见林知,让她遇见朝阳和朱思宇,让她感受到了世间的点点温柔。让她可以不必那么计较,善待生活。

  可事实告诉她,她错了。

  成人的世界里,没有朋友,只有立场!

  一定是她太贪心。竟然企图想要拥有一个温暖的爱人,拥有一群真挚的朋友,拥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她不配!

  但她,更不需要!

  ---

  程默坐在医院楼下的古铜色藤椅上,眼泪像丝线一样不停往下滚落。

  因为出门太急,没有带墨镜在身边,她只能把脸后仰到与天空平行。把脆弱,孤独和委屈,说与这天,说与这云,倾听。

  天空蓝的像一块儿幕布。也正面无表情地与她对视着。

  直到眼睁睁看着她眼角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鬓角一直滑进耳廓。

  老天爷的心!果然是比人心还要凉的凉薄。竟然,连半点安慰都不愿给予她。

  正在程默胸口无比沉闷之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林知发来的消息,问她加班结束了没,该吃午饭了。

  难得,这个世界还有人记得她。哪怕只是自己随口胡诌的谎。

  沉默是精:“林医生!我好像……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程默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表达此刻自己心中的委屈和自责。

  林知:“打算卷款潜逃了吗?”

  林知以为程默在和自己开玩笑。

  沉默是精:“我杀人了!我害死了朱思宇的孩子!我……”

  程默的手在九宫格键盘上颤抖的打出这一行字的时候,豆大的泪珠也正“吧嗒吧嗒”滴在手机屏幕上。

  眼泪,顺着指尖浸渍在聊天界面,视线一片模糊。直到她再也打不出一个字。

  片刻功夫,林知的越洋电话就打过来了。

  可是,除了大哭一场,程默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内疚、委屈、自责,万般情绪无处倾诉的孤独、无奈,都在听到林知的声音的那一刻,溃不成军。

  林知没有急于开口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默默在电话另一头陪伴着她。直到她的情绪缓解,把事情原原本本和他又说了一遍。

  “程默!你先别难过,听我说!从你给我描述的你们昨天的经历来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那个孩子没了,责任也不在你!”

  林知的话说的很坚决。

  “可是……昨天,朱思宇虽然没磕没碰…也没有做过剧烈的运动。但是,她开车了啊!”,程默一直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愧疚和委屈,胸口总是忍不住抽搐,鼻腔因为刚刚哭过,加上入冬时节,气温较低,鼻涕也是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我看她很想开我那辆车,就把钥匙…给…给她了!都是我……不…不好!”

  此刻的程默,一直抑制不住的在抽泣。整个人,哭的就像个孩子。

  面对程默的无助和自责,林知只觉得语的分量实在太轻。“孕妇也可以正常驾驶小汽车!只要是正常驾驶,没有发生意外事故,是不会造成胎膜早破,婴儿早产的。”

  胎膜早破的原因有很多种。如果没有受到外力挤压,客观上不会造成早产。音响的噪音不会,驾驶汽车也不会!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你先不要胡思乱想!一切等检查结果出来了再说!”

  话虽这么说,但程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众人现在又都将矛头指向自己。她怎么能不胡思乱想呢?

  “程默,相信我!也相信我的专业判断!好吗?”

  林知是医生,研究的还就是女人生孩子这件事。加上他此刻镇定、坚决的答复,不管怎么说,程默心底的大石头,也总算落下了一半。

  “……好!我相信你!”

  程默只听林知的同事说过,他的专业能力很强。可至于强到什么程度,对朱思宇这件事的判断是否准确,她心里也没底。

  但她相信林知。无条件的相信他。

  因为现在,也只有他肯相信自己。

  s..book41222229069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