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三十六章 无话可说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默把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柜上。既想让它响,又不想让它响。

  不一会儿,手机‘滴’的一声响了!

  林知:“醒酒之后,最好喝一杯蜂蜜水。对胃好!”

  林知:“如果家里没有蜂蜜,就去我家拿!门口脚垫下,有一把备用钥匙!”

  沉默是精:“……”

  沉默是精:“你就不怕我其实是个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江洋大盗。趁你不在,把你家的贵重物品统统卷走,携款潜逃吗?”

  实话说说,虽然程默觊觎林知的美色,也对他表露过多次色心。但他们之间其实还没有熟到可以互相交换家中钥匙的地步。

  至少程默做不到。

  直到现在,她每晚睡觉前都要反锁大门,还要在门口放一个阻门器。

  单身女人必备生活技能!

  包括留高羽谦的衣服在家,也是为了时不时拎出来挂在阳台上,告诉不法分子,她家有男人!

  林知:“看上什么尽管拿!反正,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已经被你偷走了!”

  沉默是精:“……?,纳尼.jpj”

  难道他家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万圣节时医院给员工随便发的糖果盲盒?可她当时也是在经过他的允许之下,才拿的啊!

  林知:“会议结束了!我去找教授说点事!回头再聊!”

  会议结束?回头再聊?

  难不成林知是在一边开学术研讨会,一边和自己聊天?还聊了他们认识以来时间最长打字最多的一次天?

  回头“再”聊,又是什么个意思?

  ---

  程默沉浸在林知的思绪中迷迷糊糊又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就听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惊恐之声。

  听着像是袁亮和吴凤英的声音。而且,听起来情况万分紧急。

  程默不由心头一惊,赶紧起床开门去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待她开门一看,只见袁亮抱着身上只盖了一条毯子的朱思宇正往电梯赶。她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已经坐上电梯下楼了。

  好在,程默拦住了吴凤英。

  这一问才知道,朱思宇早上来敲过程默的房门后,回去就喊肚子疼。后来越来越严重,就在刚刚似乎有不明液体一直从下体往外流。初步猜测像是羊水!

  羊水!朱思宇怀孕才四个月,羊水怎么会破呢?难道是因为昨晚她们在外面玩的太野……

  程默回家穿了件外套,就赶紧下楼往前面的门诊大楼赶。

  朱思宇已经被送进急诊室做检查了。

  袁亮在向朝阳的母亲求助。听电话里的声音,李主任这两天应该是轮休了,现在正好在朝阳家。

  程默在急诊的导医台与袁亮四目相对。站在一个初为人父的父亲的角度来说,无论袁亮此刻对程默表示怎么的愤怒,说出如何不堪入耳的话语,都不为过。

  毕竟,带一个有孕在身的女人出入夜场酒吧唱歌跳舞;出入高空旋转餐厅饮酒作乐;在大马路上与人飙车对骂;单是听起来,都足够骇人。

  而这一切“功劳”,都要归功于眼前这位特立独行,性情乖张的单身女人。

  因为他们家朱思宇向来胆小又娇气,要不是有人从中撺掇,断不会做出这样出阁的事来。

  原本昨夜去餐厅接她们回来时,袁亮对程默她们的所作所为就已心生不满。不过看在朱思宇身体无恙,加上程默此前对自己在工作上有多番照顾的情分,才没有发作。

  而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被推走,说不愤怒,不迁怒于程默,袁亮做不到。

  “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面对袁亮的诘问,程默除了道歉,无话可说。

  虽说昨日出去疯玩,是朱思宇主动要求的,但她当时完全可以选择拒绝,可她没有。

  现在,不管怎么说,朱思宇肚子里怀着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误了宝宝性命,她程默又有何颜面和理由来为自己狡辩?

  此刻,莫说只是受几句袁亮的质问和责难,就算是他要拳脚相加于她,她也只能挨着、忍着、受着。

  现在,盼只盼朱思宇和孩子能平安无事。

  不到半小时时间,李主任、朝阳和杨家安一起开车赶到了医院。

  朝阳和程默一样,都只是随意在身上披了件外套,看起来都是蓬头垢面的模样。不用想,定是因为昨夜醉酒刚刚又事发突然,临时出的门才会这般凌乱。

  李主任前不久刚挂职省妇幼保健院的副院长。来了之后大致向负责接诊的医生了解了一下朱思宇的具体情况。

  因为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认是不是胎膜早破,破到什么程度。所以,医生也不敢妄下结论。大家一时也就没有准信。

  李主任换了衣服就去了解朱思宇的情况去了。剩下程默、朝阳、袁亮、杨家安四人呆呆站在检查室门口,等消息。

  朝阳只在袁亮打给母亲的电话里,断断续续大致听了几句。现在才缓过神来:“袁亮,思宇到底是什么情况?”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早上……她突然睡着睡着就喊自己肚子痛……”,袁亮说着说着,已经有些抽噎了。“然后,没过一会儿,就听她说自己下面好像在流水!可能是羊水破了!”

  袁亮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勉强把话说完。

  对于一个已经三十岁出头的,被生活压得快要喘不过气的男人来说,面对自己即将失去第一个孩子的事实。成年人的体面,早已不值一提。

  这个孩子的到来,曾经给过他多少鼓励和安慰。而今,就加倍还了他多少痛心和愧疚。

  因为对一个孕期不足十六周的孕妇来说,胎膜早破意味着什么,大家都能预想到。

  见袁亮如此,众人的心情愈加沉重。对程默和朝阳来说,更甚。

  毕竟,朱思宇发生这样的意外,她们无论如何难辞其咎,尤其是程默。

  “不是我多嘴,程小姐!你明明知道思宇现在有孕在身,朝阳也已经戒酒备孕一年多了!你怎么突发奇想能想到带她们俩去那种地方鬼混呢?想唱歌你们哪怕是找个安静点的唱吧,k也行!为什么偏偏要去酒吧,还把自己灌的烂醉?”

  袁亮数落完,杨家安继续。

  s..book412222290695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