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三十一章 单方面失恋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抱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信念,程默来到朱思宇的面前,嚎啕着宣告自己单方面失恋了。

  因为事情完全超出朱思宇这位“解惑大师”的预料,抱着眼见为实的决心,朱思宇又一次扣响了林知家的门。

  片刻过后,只见她一脸遗憾地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到程默面前,大有“大势已去,请君节哀”的意思。

  如此,程默的嚎啕之声更甚了。

  “朱思宇!孕妇犯法是不是可以取保候审,保外就医?”

  程默把巧克力的外衣大卸八块,又揉成一团,最后一把塞进嘴里。计上心头,恶狠狠冲她问道。

  眼看程默把巧克力丢进垃圾桶,却把包巧克力的铂金纸塞进口中一阵咀嚼,朱思宇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你想干什么?”

  “不如我们现在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溜过去,把他俩就地埋了吧?”

  一想到自己曾经没脸没皮调戏林知、自我感觉良好的种种,以及人家二人现在正举案齐眉围坐在餐桌前吃午餐的画面,程默就觉得脸疼,手痒,胸口闷。

  “大姐!取保后审,不是不审!保外就医,也不能一直医!你要想不开,你去!到时候警察问起来,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浪漫的事!”

  朱思宇坐在梳妆台前,看程默在自己的床上七百二十度的翻滚,一脸无奈安慰道。

  “什么也别说了!”,“朱思宇,我就送你俩字儿——友尽!”

  说完,程默忽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就要出门。

  “你干嘛去啊?”

  “杀人!埋尸!”

  看着程默迈着中二的步伐恶狠狠地甩门而去,朱思宇扯着嗓门儿补充了一句。“祝你好运!”

  “……”

  果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程默走后,朱思宇接着写自己的小说,可心里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程默今日的表现,让她不得不怀疑她对林医生究竟是情深义重呢?还是只是见色起意?

  单就今日来看,显然是后者居多。

  毕竟,真正的失恋是失魂,而不是失心疯。思至此处,朱思宇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

  ---

  程默从朱思宇家回去,就躺在沙发上一直摆弄手里的那只小老鼠木雕。

  按朱思宇的意思,世界上两条腿的男人比四条腿的猪多太多。她大可不必吊死在林知这一颗树上。

  反正,他俩看起来除了皮囊旗鼓相当外也不是很搭。

  林知身上的内敛,温润,智慧,她一样没有。

  而她身上的张扬,霸道,热情,在人家面前,只能算是一无是处。

  如果非要说优点,大抵就是程默比林知有钱。

  可明显,以林知的家学底蕴,人家压根儿就不在乎这些。

  两个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和世界的人,就算强行捆绑在一起,也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不如,祝人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话虽这样说,程默却只想祝林知有情人终成——家属。

  她要为她的孩子找一个优秀的基因。就目前来说,没有人比林知更合适。

  而且与林知长时间相处下来,她发现自己对他是越来越迷恋。甚至一度幻想过如果和这样的人携手组建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庭,一起共度余生,也未尝不可。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程默坐起身来狠狠拍了两下自己的脑门儿。她是疯了吗?怎么会想到“结婚”、“家”这样可怕的词语?

  越想,程默的心就越乱,越烦躁;越乱,越烦躁,又忍不住多想。最后,她直接拎起自己的运动装备,打算去健身房让自己多出点汗,把脑袋里的水排一排。

  程默站在电梯门口,虽然忘了按下楼键。但电梯还是在她眼前停下了。

  只见林知手里拿着一条白色丝巾,正埋头从电梯里往出走。一抬头,恰好撞见程默的眼眸。

  四目相对。

  电光火石间,各有各的心思。

  “林医生,刚回来?”

  到底还是程默先开的口。她是一个成年人。总不会因为被人拒绝了就变得恼羞成怒,与之为敌!

  “嗯!下楼送个东西。”

  从林知手里拿着的白色丝巾来看,是没赶上了。不用想,程默也知道这丝巾的主人是谁。

  果然,英俊帅气,体贴又温柔的男友都是别人家的。

  “那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一看就是个好女孩儿!”

  含笑说这话的时候,程默的心可比三十年的老陈醋还酸。

  短短一面之缘,她倒是看的仔细,连人家姑娘是个好女孩都看出来了。“她跟我说了,你来还东西的事!”

  “哦!谢谢林医生的书!”

  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客气,一个比一个礼貌。

  几句简短的交流后,程默大步迈进电梯,眼看电梯就要启动的一瞬间,她又立刻按了暂停,“林医生,有见过这个小老鼠吗?”

  程默把掩耳的小老鼠木雕举在手中,示意林知问道。

  不到黄河不死心!说的大概就是程默这种人。

  “……这小老鼠,是有什么特别的吗?”

  看林知的表情,似乎对这小老鼠很是陌生。程默立刻收了情绪:“没有!就是随手捡的一个小玩意儿!我还以为是林医生你掉的!”

  没有当面交接,且还是在她家沙发下面发现的,说是“捡”,也不算说谎。

  林知还没来得及开口,电梯的门就关上了。留给他的只有程默那张强颜欢笑的脸。

  看林知欲又止的样子,似是有话想对自己说。不过程默的脑海里,此刻只关心一件事——挂件不是林知送的!

  如此,她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宣告破灭。不管他想和自己说什么,也都变得不重要了。

  程默在健身房跑了一身臭汗。回家洗完澡已经晚上九点。正要打开电视找点乐子的时候,门铃响了。

  是林知。

  记忆中,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主动登门拜访她这个邻居。

  程默脑袋里的水都变成汗液排出体外后,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见林知站在门口半晌没吱声,开口问道:“林医生,有事?”

  此刻的程默,没有欣喜,没有讨好,更不见往日的流氓调戏花痴脸。

  因为她懂得适合而知。

  毕竟,单方面坚持去叩一扇不愿打开的门,其实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何况她现在已经认定,那扇门的背后已经有别人了。

  “我……临时要出一趟差,可能要去很久。……今晚的飞机!”

  林知站在门口,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弄得程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所以,……你……?”。他要出差,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就算要报备,也该是去找自己的准女友啊:“你…是要借东西还是……行李箱坏了?”

  这是程默能想到的,林知来找她的最直接的原因。

  “……哦!对!我行李箱的拉链坏了!想问问你,家里有没有应急用的工具箱!”

  林知欲又止,好不容易终是蹦出来了一句。

  程默从杂物间拿来工具箱递给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林知接过工具箱,还没开口。程默顺手就把门带上了。

  两人一问一答,一来一往间,堪称睦邻友好的邻友典范。

  s..book41222229069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