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二十四章 刮目相看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坐在林知家的沙发上,程默第一次觉得有些不耐烦。

  她为朝阳担心。

  怕她心软。怕她再一次委屈自己,只顾成全他人。

  林知明显看出程默的心不在焉,为她倒了一杯蜂蜜水,递给她。

  没看出来,林知生活中还挺细节的。年纪轻轻,都知道喝蜂蜜水保养了。程默心下感叹。

  “这是我的一个病人送的!”

  程默刚刚虽然没有发声。但林知就是看出了她眼中的困惑。

  “?”

  见程默一脸吃惊,林知握了握手中的水杯,示意道:“我说蜂蜜!”

  程默有些走神的笑了笑,没再开口。

  不过林知今晚似乎想和她聊一聊。“我回国后,接诊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位患有先天性幼稚子宫的女士!”

  程默从来没听说过,世界上还有这种怪病。但听林知细细讲来,又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

  林知接诊的这位患者,来自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庭。一家五口人,这位患者,是兄妹三人中最大的一个。

  在十八岁之前,她甚至以为女生到了一定年纪不来例假是件幸运的事。

  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用花额外的钱,去买卫生用品。就可以存更多的钱,去供养自己的两个弟弟上高中、上大学、读研、考博。

  直到有一天,母亲突然想起来,她还是个姑娘,她要嫁人,她要生孩子,还要当母亲。除了要接济供养这个家庭之外,她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还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总不来月经,怎么能成?

  于是,带她去医院一检查,才发现她身体里根本没有子宫。

  可那个时候,她已经二十岁了。

  由于当地的医疗水平有限,加上经济拮据,众人一起给她判了死刑。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后来,两个弟弟相继独立,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好起来。

  女人不死心,自己来大医院一检查,才发现是幼稚子宫。也就是,她的子宫天生会比常人小很多。大概只有豌豆粒那么大。

  幼稚子宫,如果在身体刚发育的黄金时间段及时治疗,是有治愈希望的。可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林知不想放弃她。她的两个兄弟也不想放弃姐姐的治疗。

  一转眼,针对她的治疗已经持续有大半年时间了。和这位女患者接触的时间越多,林知的内心,就越矛盾。

  因为起始,这个女人的老公,对自己爱人能怀孕生子这件事,并不抱多大希望。

  但自从林知听了她的故事,答应尝试帮她治疗,眼看她的身体开始好转但最后还是看不到希望后,男人的心态就变了。

  从毫无希望到看到星光,幻想自己可以当父亲,最后又变成希望渺茫,直至绝望。他将这一切因果和不幸都归在女人的不争气和林知的无能上。

  男人不仅变心了。还动不动就冷嘲热讽,嘲笑挖苦女人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咒骂林知是庸医。

  上次来就诊,她身上被那男人打的遍体鳞伤的淤痕已经触目惊心。

  可面对老公的暴力、殴打,女患者竟然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还一个劲儿地替她老公遮掩。

  用她的话说,她不能生孩子,是事实。

  因为这一点,被骂被嘲被打,在她看来,就是活该,就是在赎罪。

  她的身体比别的女人少了一个器官。

  她生不出孩子!

  她有错在先。

  她是罪人!

  还没等林知说完,程默已经义愤填膺。“放屁!”

  什么是先天性?就是这个病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既是不受她控制的疾病,为什么要自责?

  再说了,真要怪,也该是怪命运的不公,没有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没有让她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得到及时的治疗。

  “或许,在生育这件事上,如果一个女人,不能孕育生命,就该承担社会更多的非议和指责吧!”

  林知和程默关注的焦点,不在同一处。

  他现在,在思考另一件事。

  女人觉得自己有罪。

  林知同样觉得自己也有罪。

  给人希望,又将希望掐灭,就是这世上对绝望之人,最残忍的惩罚。就是在犯罪。

  他现在已经不敢面对那位女患者看向他时的那种殷切期待的眼神了。

  这比骂他、打他,杀了他都让他难受。

  无能为力!

  无计可施!

  因为有效的治疗方法,对她的病情有助益的药物,能想到的治疗方案,林知在她身上都用过了。

  可是结果,依然不尽人意。

  这种无力感,让他开始怀疑,他从事这份工作的意义所在。

  能力越强天赋越高,对自己要求越是严格的人,在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时,那种无力感和愧疚感会比普通人更甚。

  何况,这位女士还是林知回国接诊后的第一个病人!

  “我给你讲个笑话,怎么样?”,程默理解林知的无助和愧疚,并未直接劝慰他,似是有意在岔开话题,问他道。

  见他没有反对,便继续道:“我前天送米粒去学校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一个小男孩把自己吃了一口的棒棒糖,送给了另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虽然也很想吃那根棒棒糖,但她一直不敢把糖放进嘴里。后来,我就听见那小女孩问小男孩说:‘如果我吃了这颗棒棒糖,怀孕了,怎么办?’!”

  “你知道那个小男孩,是怎么回答她的吗?”

  林知看着程默,脸上布满疲惫和好奇,但并未开口。

  “他说:‘那我们就把他生下来!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上幼儿园!’”

  故事初听,好像和林知的那位女患者并没有多大关系。但仔细一想,就会明白。

  决定那位女患者的生活是否幸福,能不能幸福的关键,不在她生不生得出孩子,更不取决于林知医术的高低。

  而在于她老公的责任心与担当。

  既然在婚前,他们已经做好了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自己孩子的准备。那么,不管最终治疗结果如何,都该坦然面对才是。

  他们不但不应该责怪林知,还应该感谢他。

  因为是他,让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的患者,再次有了生的希望。

  “可是……”

  话虽这么说。但林知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原本还可以做得更好。还可以做得更多!

  “林医生从医以来,接诊的患者人数,应该都能以‘万’计量了吧”

  程默握着林知递给她的水杯,坐在他身边,冲他淡淡一笑。既不急于安慰亦不急于辩解,继续问。

  林知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蜂蜜水,想到小心翼翼,说什么也要自己收下那罐自酿土蜂蜜的主人,眼中布满失落:“差不多吧!”

  难怪一天忙的跟狗一样。听他这样说,程默心下感叹!继续问道:“那和这位患者一样,就算你竭尽心力,也完全无能为力的人又有多少呢?”

  “完全无能为力?”,“……她是唯一一个!”

  严谨的讲,在医学上,在林知的知识储备范围内,不存在完全无能为力的患者。

  除非,癌症晚期!

  “那不就完了!万分之一的概率!”,说到这里,程默豁然开朗。“既是万分之一,林医生为什么一定要揪着这个分子不放,而不去想一想,那些因为你的专业能力,而被你治愈,被你重新给予希望的分母呢?”

  医生是医,不是神。

  有些事,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也同样知道有些事,就算自己倾尽心力也做不到,才能真正与这份职业——和解!才能真正接受自己,也接受这个世界的参差和不讲道理。

  “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天花板,有些天花板看得见,有些,看不见。”

  “我们不能因为有天花板的存在,就对自己最初的选择产生怀疑。毕竟,我们选择一份职业的初衷,或许只是因为想全力以赴的做好一件事,尽己所能的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如果有能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再去帮助他人。而不是为了消灭天花板本身。”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论智商,程默不如林知。

  论通透,林知不及程默万分之一。

  这个时刻的程默,更像是一位哲学家。

  林知便是她虔诚的信徒。

  “没想到,程小姐不仅是个学霸,还是位哲学家!”

  程默闻,一本正经在身上四处找起东西来,转头问林知道:“林医生,有笔记本吗?借我用一下!”

  “?”

  “能让林医生对我刮目相看,今天,必须载入史册!我要赶紧拿个小本本记下来啊!”

  被程默这么一逗,林知的心情更轻松了不少。

  这个女人,还真的总能让人对她刮目相看。

  只是他不知:苦难——造就哲学家。

  s..book412222290694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