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二十三章 如痴如醉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林知去帮朱思宇换药。

  朝阳和程默买了些水果时蔬和一些孕妇可食的坚果带着米粒,一起去隔壁探视。

  一室一厅的房子,一时挤得人脚都挪不开。

  每当这时,朱思宇和袁亮的眼底,就会不由地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有尴尬,有自卑。

  众人识趣,问候过后,连水都没让吴凤英倒齐,就要各自散去。

  因为按着之前的计划,程默还要帮林医生打下手。

  加上袁亮还有私事要找她谈。

  朝阳怕朱思宇嫌米粒闹腾,就带着她先回程默屋里去了。

  吴凤英觉得自己待在家里只会让某些人觉得碍眼,乘势也跟了过去。

  朱思宇家,一下清净了许多。

  说是打下手,程默也不过是帮林知递棉签,丢垃圾,干些不带脑子的活。

  袁亮站在一旁,搓着手,也不知道自己是该上前帮忙还是不该帮忙。“那个……上次你帮我介绍美妆博主的事,谢谢啊!”

  因为程默的牵线搭桥,袁亮这个月的销售业绩,直线飙升。

  要知道,程默口中所说的美妆博主,可不是一般的“博主”。

  “真要谢我,把你媳妇前些天在医院,挖苦嘲讽我的那些话,冲着她,再说一遍!”

  程默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说。

  她是一个记仇的人。

  “哪些话?”,听程默这样说,袁亮脑子一时有些短路,随口问。

  这一问,差点把怒火还未完全熄下去的朱思宇的情绪再次点燃。

  哪些话?

  奸夫**!

  难不成,他还真想当着程默的面,冲自己再复述一遍?

  朱思宇眼睛一瞪,袁亮自动熄火。

  话题就此终结。

  林知看了一眼程默,会心一笑。似是在说:“你何必为难人家呢?”

  看朱思宇又在生闷气,程默也来了兴致。继续开口调侃:“大小姐,我就开个玩笑,你至于吗?”

  朱思宇生气,不全是因为袁亮刚刚的冲动一问。

  她生气,是因为她对袁亮去找门口卖暖壶的超市老板讨要说法一事的处理结果——非常不满。

  她朱思宇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结果,袁亮就为她讨来了两千块钱的医药补偿款。

  打发叫花子呢?

  听她这么一说,程默反倒迷茫了。

  她前几天不是已经把监控拍下的视频画面发给袁亮了吗?

  那暖水壶自爆的始作俑者明明是他老娘吴凤英啊!

  程默虽然心下疑惑,但对朱思宇这一家人,她心里多少有些防备,所以并未着急开口。

  到底还是袁亮反应快。

  赶紧向老佛爷和众人解释:“人家老板说了,开封验货的玻璃制品,一经出售,概不负责。咱总不能真把那玻璃碴子全收集起来,再找个修补匠给黏糊上,看人家那二氧化硅到底合不合格,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自爆啊!既是没证据的事,凭谁也说不清楚!不管怎么说,那老板好歹不是已经赔了咱们两千块钱吗?”

  要不是程默帮忙找销路,袁亮自掏腰包用来平“妻”之怒的这两千块钱还真不知道到哪去弄。

  “你姓袁还是姓超?我怎么听你的意思,那超市老板不是万恶的资本家,倒还是菩萨心肠了?”

  不由分说,朱思宇拎起手边的一个树袋熊玩偶,直朝袁亮正脸袭去。

  但凡他离她再近三十厘米,袁亮耳根绝对不保。

  但凡朱思宇能跑能跳,袁亮那条贱命亦当不保。

  “我就算不想姓袁,那不也该跟着媳妇儿姓朱吗!怎么会想不开去姓‘超’呢?”

  超市老板不姓“超”的醒儿,袁亮说什么也是不敢提的。只得舔着脸,贫嘴道。

  想跟她朱思宇一个姓儿,还得看她愿不愿意。“你早被‘朱’姓除名了,你不知道吗?”

  “是!是!是!我不配!我没资格!我只配姓袁!贱‘袁’!”

  在朱思宇看来,袁亮的面子还没有她身上穿的外套值钱。

  奈何,袁亮对此,甘之如饴。

  “别动!再动,小心林医生手一抖,揭你一层皮!”

  程默原本正在聚精会神地欣赏林知认真工作的模样。最后,实在忍受不了朱思宇的盛气凌人和聒噪,随口威胁道。

  朱思宇正在气头上,这一回头活捉花痴一枚。

  程默看向林知的眼神,用如痴如醉来形容,修辞顶多只能称作白描。

  朱思宇打趣程默的兴致立刻打败了她要“敲打”袁亮的决心。

  要想拿捏一只棘手的刺猬,最好的突破口,不是和她满身的长刺做无畏的斗争。

  而是要从她看中的猎物下手。

  “林医生不仅人长得帅气,还这么能干。这世上,应该没有你治不好的病人吧?”

  脑袋是个好东西,可惜朱思宇因为一时情急,把它丢在半路上了。

  林知是医生,不是神仙。

  就算是神仙,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包治百病啊!

  果然,朱思宇自己腿上的伤疤才刚刚结痂,又毫无顾忌地揭了林知心中的疤。

  林知最近一直很郁闷。

  因为,他真的遇到了一个自己医不好的病人。

  面对朱思宇的提问,林知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因为无论是实事求是的说明,还是一笑置之地掩饰,他都很难面对。

  不过,本着诚实的秉性,他还是坦诚回道:“并不是!也会遇到一些自己无能为力的病人!”

  “你写小说,能写出来让所有读者都拍手称赞的作品吗?稿费够你交电费,估计已经是你的上限了。林医生姓林,又不姓华。再说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做不到包治百病吧?”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程默直接站出来,怼了朱思宇一嘴。

  论护肤和护“夫”,她可都是行家。

  “我……我就是随口一问,又没有恶意!”,“我说你这人,你是属鸡还是属火?这么护崽,还一点就燃?”,“再说了,你瞧不起谁呢!谁稿费还不如电费多?”

  如果说程默怼人是大地红鞭子炮噼啪作响一气呵成。朱思宇就是偶尔哑火的冲天炮。

  但不管怎么讲,对耳朵来说,绝对是一场酷刑。

  尤其是对无辜受累的人来说。

  就在程默和朱思宇刚刚露出大战在即的苗头时,林知随即收了程默,袁亮也适时制止了朱思宇。

  终是免遭一场生灵涂炭。

  从朱思宇家出来,程默恰好看见吴凤英领着米粒从自己家出来。

  杨家安来接朝阳回家了。

  很明显,两人有些不便有外人在场的事要谈。

  程默正要开门进去,质问朝阳的这个老公,脑子是不是和朱思宇一样,缺根弦儿的时候,却被林知拉到自己家去了。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朝阳和他老公他们夫妻之间的事。

  理应由他们自己来协商解决。

  s..book41222229069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