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二十章 同床共枕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程默,生活中突然多了一枚软萌的小可爱,不但不觉得麻烦。

  责任感还一天比一天强烈。

  甚至,已经慢慢理解公司部分员工的迟到早退行为。

  为了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她连公司的上班制度都改了。

  但凡家里有需要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员工,都可享受公司迟到早退半小时,不扣全勤、不加班的福利。

  程默的这一改观,一度让大家怀疑黑寡妇变性了。

  殊不知,程默只是在提前为自己将来真正成为单身母亲的时刻做练习。

  自近日她与林知一起共同照顾米粒,二人慢慢相处下来,她明显感觉他对自己没有之前那般抵触了。

  这是一个好兆头。

  程默心情大好的原因,还不止于此。

  因为dk的秋季新品发布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由程默拍板最终投放到市面上的几大广告版面,一经发售,便在市场引起强烈反响。

  总部向程默以及安市分公司各位同事的工作表现都给与了相当高的肯定。

  奖金,自然少不了。

  所以今晚,大家提议由程默做东,一起出去放飞自我。

  不过,被她拒绝了。

  理由是:她要回家陪孩子。

  此一出,dk日化的八卦群瞬间炸了锅。

  黑寡妇不但结婚了!还有孩子了!

  一时间,探寻《霸道女总裁的神秘男友!》的话题顷刻间从安市顺着网线光速抵达上海。

  毕竟,上海曾经可是程默的第一根据地。

  好巧不巧,大家喜大普奔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就将这则“秘闻”传到了高羽谦——高副总的耳朵里。

  就在程默带着米粒在餐厅大口朵颐的时候,半年不曾联系的前男友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语气,不是一般的阴阳怪气。

  “高总!如果是公事,请你看好时间再来跟我谈!如果是私事……”

  对付阴阳怪气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如果是私事呢?”

  高羽谦和程默在一起共事七年,恋爱五年。他不相信,他们刚一分手,她就能凭空多出个孩子。

  可不打这通电话,他又过不去自己心中的坎儿。

  “再见!”

  和渣男多说一句话,程默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今晚的好胃口。

  可就算没说几句话,挂掉电话的一瞬间,她的胃口还是没了。

  程默只得带米粒回家。

  ---

  半夜时分,一直将米粒搂在怀里的程默,突然惊醒过来。

  米粒一直在不停收缩自己的身体,嘴里似在喃喃自语。

  待程默把屋内灯光全部打开,再看小丫头的脸颊,苍白的像一张纸。

  额间细密的汗珠把刘海都浸透了。

  程默赶紧伸手去摸,并未发烧!

  “米粒!米粒!米粒!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程默试图将她唤醒,叫了好几声,才听见小丫头蜷缩着身体,痛苦地呻吟着,勉强说了句:“我…肚子……痛!……痛……”

  说着说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呕吐。

  床单、被褥、枕头,孩子的睡衣,一时已是大片污秽。

  程默本能的想要立即送医。

  不过转念意识到自己对面就住着医生,又立刻去敲林知的门。

  远医不如近邻!

  经过林知的初步检查,米粒应该是患了急性肠胃炎。

  还好朝阳在送米粒来时,在她的小行李箱里装了备用药。

  服过药后的米粒,呕吐的症状随即得到缓解。

  “要不要再给她多喂点水?”

  程默长这么大,几乎没遇到过小朋友生病的情况。而且症状看起来还是这般凶猛,又是呕吐,又是抽搐的。

  按常识,生病了,多喝水总该是没错的。所以她拿着水杯,试探性地问林知。

  “不用!现在给她喝水,说不定还会把刚刚好不容易吃下去的药,再吐出来!”

  听林知这样说,程默真庆幸自己刚刚多问了一句。

  更庆幸,在这手足无措的深夜里,自己的身边能站着林知。

  床是不能再睡人了。

  被子和褥子,原本已经脏了。刚刚又是坐在床上给米粒喂的药,水又浸湿了大半。

  米粒要一直有人抱着才肯入睡,程默现在搂着小丫头,蜷缩在床头仅剩的一点干净的地方,动弹不得。

  看着眼前满床的狼狈景象,一时也是惆怅的紧。

  “家里,有备用的被褥吗?”

  林知的细心程度,再一次超出程默的认知。

  他顺着她的指引,在她衣帽间的储物柜里顺利找出一套新的四件套和被褥。

  不到一会儿功夫,就卯是卯丁是丁地全部套好铺在床上了。

  将她们从沙发从新安置到卧室后,程默见林知往门口走,以为他要离开,遂赶紧开口道:“林医生!…能不能麻烦你,在这边稍微再待一会儿!我怕米粒……”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程默的眼泪都快不受控制的滚下来了。

  米粒的情况刚刚稳定,万一待会儿再有突发情况,她怕自己应付不来。

  是真的应付不来。

  “我回去,拿点东西就过来!”

  见状,林知回身在程默的肩上披了条毯子,原本还想伸手帮她归置一下耳后有些凌乱的发丝,犹豫片刻,最后还是默默把手收了回来。

  林知温暖贴心的安慰,让程默紧张不安的心,瞬间安静下来。

  紧紧搂着米粒的胳膊也放松了不少。

  林知不过是想回家去拿些洗衣液过来应急,帮她把换下来的被褥一道洗了而已。

  这些床单、被褥,混着药喂儿和米粒呕吐的污秽物,如果不尽快将它们清洗干净,味道肯定不好闻。

  林知将脏了的被褥放进洗衣机,又重新为米粒检查了一遍身体。

  好在,孩子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

  只不过这一动,米粒竟然也跟着醒了。

  一睁眼,小手紧紧抓着林知纤白的手指无论如何就是不放。

  就这样,小丫头一手握着林知的手,一手握着程默的手,眉眼抬了一下,继续陷入沉沉的梦乡。

  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

  他们也再经不起折腾。

  就这样,在程默的坚持下,林知只得顺从地躺在米粒的另一侧休息片刻。

  天既亮了,又有小朋友在中间间隔着。

  纵使同床共枕,总不能被人误会到哪儿去!

  ---

  林知穿着一身款式极简的白色夏款纯棉睡衣,和衣而眠。

  头发与枕头经过一夜的厮杀,已经略失章法。

  不过,仗着一张白皙又不失棱角的温润面孔,颜值却丝毫不受影响。

  尤其是当金色的太阳透过白色的纱帘,打在他平静安详的睡颜上时。

  程默甚至可以透过光,看见他鼻尖处细微的金色茸毛。

  如果不是有正事要做,她能像欣赏油画般,静静地注视着这样的画面,一整天。

  “早!”

  林知一睁开眼,程默立刻从床头一侧弹跳到地面,笑容满面地与他打招呼道。

  可能是因为昨夜折腾了半宿的缘故,林知竟然在程默的床上,睡过头了。

  不想此时,米粒和程默早已收拾穿戴整齐,只等他起床吃早餐了。

  “林叔叔!早!”

  “早!”

  s..book412222290693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