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十九章 参照物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知就是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

  动物园里,大到大象、海马的种类、繁殖周期、寿命,小到世界上最小的动物——尘虱的生活习性,他都能如数家珍地一一讲解给米粒听。

  包括程默。

  耐心和专业程度,一点不输动物园里的专业讲解员。

  程默一度怀疑,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林知不懂、不会、不曾涉猎的领域。

  因为,即使是帮米粒梳辫子这样的小事,他都能展现出极高的天赋。

  难怪,朝阳当初向她介绍林知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他的iq测试成绩。

  爱因斯坦、比尔盖茨这样的天才,也才比他多了十几分而已。

  深入了解下来,程默更坚定了想要让林知当自己孩子生物学父亲的信念。

  三十六计的下限,甚至不排除重“金”求子。

  “林叔叔,程阿姨!我们可以去那边,拍一张合影吗?”

  米粒之前和母亲来过很多次动物园,但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玩的这般尽兴。

  米粒左手牵着程默,右手拉着林知,看着远处的一个活动宣传展台,奶声奶气地征求他俩的意见。

  活动规则很简单。

  只要去活动中心拍一张全家福,并留下一张照片给他们做宣传素材,就可以免费领走一只大熊猫布偶。

  黑白色的布偶,大熊猫的模样憨态可掬,看起来十分逼真。

  和市面上卖的相较,确实更为吸引人。

  程默其实无所谓。但林知有些为难。

  因为去那边拍照的,大多数是真的在拍全家福。

  他们三人今日看起来,虽说郎才女貌,稚子可人,很像和谐的一家人。

  但毕竟是假象。

  程默见林知为难,就提议直接出钱给米粒买一个。

  可主办方只送不卖!

  “走吧!”

  听米粒说,她前几次来就想去领一个熊猫布偶。但每次来都只有自己和母亲两人,只能眼睁睁错过,程默直接拍板叫他二人去拍照。

  ---

  程默和林知抱着米粒,坐在镜头前,拍了一张极为和谐的“全家福”。

  笑容纯真,画面温馨浪漫!

  因为一家人的颜值都很高,摄影师把照片打印出来后,又与他们商量,看是否能与他们进一步合作——邀请他们拍一组更优质的宣传照。将其置于动物园入口处,作为亲子广告来宣传。

  原本,林知和程默要一致回绝。

  但经活动主事出来,与他们几番解释游说后,林知动摇了。

  这是一条公益广告。

  旨在宣传亲子教育中,父母陪伴的重要性。

  这一主题,让林知很是触动。

  因为自己童年父母的缺席,给他留下了诸多遗憾。

  迫于无奈,林知和程默只能把他们不是真正的家人的情况据实以告。

  没想,那男人不但不生气,反而坦诚道:“如果不是遇到你们,我们最后可能也是要邀请一些专业模特来拍摄平面广告的。所以,你们是不是真的一家人,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三人的形象和展现出来的温馨氛围,才是我们最看重的地方。”

  既是盛情难却,看林知又有些动摇,程默只好出面与主办方交涉。

  如果回去后,米粒的事实监护人同意她参与此次公益活动的宣传拍摄工作,那时,再行与他们联系。

  事情也算圆满解决。

  ---

  程默和林知并肩而立,迎着温热的太阳光,看着米粒抱着可爱的熊猫玩偶坐在旋转木马上,向他们挥手示意,两人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

  孩子纯真满足的笑容,是治愈成人世界诸般烦恼与困顿的一剂良药。

  “林医生的童年,应该很幸福吧?”

  迎着光,程默将一只手掩在额头处,细细搜索着旋转木马上米粒的身影,看似无心的问。

  林知先前情绪上的波动,她其实尽收眼底。

  “那要看拿谁作为参照物了!”

  林知眺望着天边一团若有似无的棉花云,随口回。

  在白色毛衣的衬托下,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更显干净和俊朗。

  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和落寞。

  “上学之前,我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上学后,生活就在爷爷奶奶家和学校两点之间徘徊。”

  林知的记忆被拉回到小时候。

  那时,他总喜欢搬个小凳子,坐在爷爷身边,静静地看爷爷读书。

  时而,凝视窗外的云;时而,追寻天边的鸟。

  世界,除了清晨、黄昏,和书,什么也没有。

  “一开始,是爷爷念给我听。后来,是奶奶戴着老花镜,陪着我读。再后来,就只剩我一个人。在书房,一待,就是一整天……”

  “那你的父母呢?”

  谁能想到,天才养成记的真相更像是一场孤独的修行?程默忍不住问。

  “记忆中,小时候我的父母都很忙!他们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大学教授。总有做不完的手术,改不完的论文;出不完的差,开不完的会!”

  一个人的童年。

  孤独而寂静的成长!

  难怪程默之前问他,到底看过多少本书才会把自己变成行走的百科全书的时候,林知只是无奈一笑。

  这份不快乐,程默给不了他安慰。

  因为她,更不快乐。

  “那时候,我特别羡慕朝阳师姐!”

  原本有些忧伤的话题,被林知话锋一转,气氛又立刻变得轻松许多。

  “为什么?”

  “因为她小时候身边总围着一圈人!李主任为了照顾师姐,在事业最紧要的关头,在家一待就是六年!朝院长甚至放弃了去北京的晋升机会,只为留在安市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

  如果用朝阳的童年来做参照物,没有父母陪伴的林知确实是不幸的。

  可与程默想比,他们又都生在了福窝里。

  “你可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童年,拥有父母的陪伴,比没有他们的陪伴更为可怕!”

  话题既说到这里,程默又如何能拒绝记忆深处里那些痛苦不堪的过往?

  谁能想到,平日在外面,总是以一副憨厚老实形象示人的父亲,在家里,但凡母女俩有一点做得不符合他的心意,发起疯来,就把她和母亲往死里掐,往死里踹,往死里打!

  在程默的童年记忆里,除了母亲的祈求、哀嚎、抽泣声,自己的恐惧、无助、呐喊声,什么也不曾留下。

  父亲这个名词,对她而,是一个比魔鬼更为可怕的存在。

  纵使而今的程默已经坚不可摧,一想到过往记忆里被父亲毒打、恐吓的画面,那种无助和绝望还是会瞬间将她吞没。

  程默的眼眶被撒哈拉沙漠的狂沙,围剿着。

  可像往常一样。

  她给自己戴上了一副足以掩去大半边表情的黑墨镜。

  这样,就算太平洋的海水都倒灌进她的眼眶,她也能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

  不知怎么的,虽然不知道程默的童年都经历过什么,但看着眼前安静又落寞,却依然故作坚强的她,林知的心会莫名的感到难过和心疼。

  用最跋扈、嚣张的躯壳,掩饰最柔软的灵魂。

  傻的,让人心疼。

  s..book412222290693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