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十八章 口是心非的女人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早些年,程默的厨艺不说堪比米其林大厨水平。但让林知刮目相看的实力,还是有的。

  不过近些年,因为工作的原因,厨艺基本荒废了。

  保持自己良好的面部形象,也是程默工作的一部分。

  每日面对厨房的烟熏火燎,总归有些不合适。

  最重要的是,她也没时间干这些。

  如今,四五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再重拾这些锅碗瓢盆,心中自然发慌。

  不过,过程虽然惨烈,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四菜一汤,总算圆满端上了餐桌。

  就在她怀着激动的心情,去隔壁叫林知和米粒过来吃饭时,正好听到二人的谈话。

  米粒的语文作业是用“孤”字组词。

  孤单、孤独这样的词语,对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来说,有些过于复杂。

  所以林知想到了——孤儿。

  “林知叔叔!‘孤儿’是什么意思呢?”

  米粒的眼神充满好奇和天真。

  显然,这个词语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认知思维里,离她都很遥远。

  “孤儿……,就是他们的父母亲人都不在了,需要一个人坚强的长大!”

  林知企图用最善意和最简单的方式,让米粒来理解这个词语。

  “就和程阿姨一样吗?”,“听妈妈说,程阿姨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是一个人了!”

  米粒睁着一双清亮的眸子,注视着眼前的林知,问。

  在听到孩子这句话的一瞬间,林知心中对程默的诸般困惑,似乎也都找到了答案。

  她的乖张。

  她的坚强。

  以及,她的软弱和伪装。

  “不过,因为有了我,程阿姨是不是就不是孤儿了?因为我会像爱妈妈一样的爱她!妈妈说,只要有人爱,只要心中爱着别人,我们就不会感到孤独了!”

  孩子的世界,纯真又善良。

  在米粒心里,程默这一刻就是她的妈妈。

  林知也被眼前小丫头的话,感动了。摸了摸米粒的脑袋,叹了口气。

  “林叔叔,你也会爱程阿姨吗?这样,就不只有我和妈妈在爱她。程阿姨可能就更高兴了!”

  “……”

  虽然知道,米粒口中的“爱”不是大人眼中所理解的“爱”。但就算是这样,林知也没办法坦然地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他心中,爱是责任,是担当,是忠诚,是终生的守护和承诺。

  是一辈子!

  显然,他与程默,还没有到这一层。

  知道林知为难,程默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大方站出来,替他解围。“吃饭啦!我的小可爱们!”

  不管怎么说,知道自己被人爱着,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爱着自己,总归是件幸福的事。

  林知从程默的脸上,看出了全部。

  但他,只能说抱歉。

  ---

  吃完饭,林知坚持要去洗碗。

  程默只能选择哄睡。

  程默和米粒刚走进卧室,衣服还没开始脱,小丫头已经开始提要求了。“程阿姨!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

  “不好!”

  程默既不会唱儿歌,又不能对着孩子唱那些情情爱爱,所以干脆一口回绝。

  “那你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

  “从前,有只丑小鸭,因为长得丑,所以一直被大家嘲笑。后来,它变成了一只白天鹅!”

  程默不像是在讲故事,倒像是在应付差事。

  “然后呢?”

  米粒在等下文,岂不知程默的故事已经结束。

  “然后……,讲完啦!”

  她不是不想给小朋友唱歌,讲故事。

  而是在她的记忆里,儿童故事只止步于《丑小鸭》。

  因为程默这一干脆利落的回答,一下把米粒和母亲两日来的分离焦虑推向了高潮。

  只听“哇”的一声,干妈和干女儿的世界,陷入同步崩溃。

  闻声赶来的林知见状,一时哭笑不得。

  别看程默平日里,一不和就和人动手又动嘴,私下里竟被一个六岁小姑娘拿捏的死死的。

  此刻,就算含着泪,也不得不勉强攥着小粉拳,扯着嘴角,一脸讨好地又蹦又跳:“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

  世界,就是这么荒诞!

  谁能想到,平日里一身白大褂,手持手术钳的单身男青年,哄起小朋友来,比程默还要拿手。

  三两语安抚过后,米粒的泪腺阀门被林知成功关闭。

  又一个故事讲完,小丫头已经沉浸在甜美的梦乡。

  林知的声音,很轻,很温柔。

  像风,像光,像清晨晶莹的露珠。

  不知不觉中,程默也被他口中的故事感染,静静地睡着了。

  这是自母亲离世后,她第一次听别人讲故事。

  虽然,不是讲给她听的。

  林知帮米粒掖好被角,又走到程默身侧,想帮她把枕头摆正。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六岁的米粒,和三十岁的程默,似乎并无多大区别。

  一样的安静,一样的天真,睡颜同样甜美。

  熟睡中的程默,脸上少了白日里的霸道和张扬。

  看久了,竟让人生出一丝莫名的怜爱和心疼来。

  林知把二人安顿好,又出来帮米粒收拾书包,顺便把桌子上还未完全收尾的手工作业修饰完整。

  桌面收拾干净后,一本黑色笔记本平摊在他眼前。

  初看,像作息时间表。

  630起床;

  700环湖晨跑;

  730吃早餐;

  745出门上班;

  中午不回家(偶尔回来一两次)!

  17:30下班(偶有加班);少有应酬;

  2200准时熄灯睡觉!

  单周一三五值夜班;双周二四六值夜班;

  喜欢葛二家的豆腐脑,小红房子的豆浆和油条;不吃香菜和韭菜……

  初看,林知以为是程默自己的作息时间表。

  越往后看,越觉得眼熟。

  除却这些,后面还密密麻麻记载了省妇幼保健院的前世今生,以及与生殖医学相关的专业术语。

  这不就是自己每日的生活轨迹和接触的专业知识吗?

  原来,门口的摄像头,是为他准备的。

  此刻,林知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恼。

  程默笔记本里认认真真一笔一划记载的这些生活细节,也算是他的个人隐私。

  按理说,他应该对此表示反感才是。

  可不知怎的,在看过程默用五颜六色的彩铅详细订注做的笔记后,反倒觉得,她的这一行径,还带着几分莫名的可爱。

  也许,还带着几分感动!

  如此想着,林知嘴角不由上扬,拿起桌上的签字笔,在笔记的后面,又补充了些许细节。

  之后,将本子合上,与米粒的书包归置到了一处。

  就在他帮程默收拾完客厅,打算离开的时候,程默从卧室出来了。

  见客厅已经被林知收拾的井井有条,心下既佩服又感动。

  男人一旦认真起来,还真没女人什么事。

  包括做家务。

  最后,程默送林知出门。

  “明天,要一起去动物园吗?”

  临出门时,林知回头,看着睡眼惺忪正欲打哈欠的程默,突然开口问。

  林知这是在邀请自己,和他一起去约会吗?

  可是,就算再不懂风情,约会最差也该是去游乐园才对啊?

  “动……动物园?”

  程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问道。但话一出口,又怕林知后悔,遂赶紧应声补充道:“好啊!反正我也没去过!”

  程默说的是实话。

  动物园那地方,小时候没经济条件去;有经济条件去的时候,碍于年龄和身份,又不允许她独自一人前往。

  既受林知邀请,又是单独约会,别说动物园,就是他邀她一起去电影院看《动物世界》,程默也能满口答应。

  “米粒说,老师要求她们收集一些关于候鸟迁徙的资料。我想着明天刚好公休,就带她去动物园实地观察一下。”

  或是看出了程默的疑惑,林知耐心解释。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

  程默脸上的失落和自作多情后的尴尬,肉眼可见。

  谁能想到,在刚刚过去的二十秒时间里,她甚至已经联想到,明天自己与林知手牵手一起投喂和平鸽的画面了呢?

  怪只怪自己想的太多。

  看着眼前程默失落的神情,再联想到那本记载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林知眼角浮出一片杏花春雨。

  “不然,程小姐以为是……?”

  “没有!你别误会!我什么都没想!”

  即使程默迅速交出否认三连的答卷。奈何林知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还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s..book41222229069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