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十五章 业精于勤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默的难处,朝阳自然是想到了。

  所以,才又拜托了林知。

  朝林两家,是世交。除却他们俩师弟师姐的关系,朝阳和林知也算是一个院里长大的青梅竹马。

  这点小事,她知道他不会拒绝。

  程默照顾小丫头,或许是有些不靠谱。但林知,她是放心的。

  因为朝阳还拜托了林知帮忙。别说让程默帮忙照顾一个六岁小丫头,就是朝阳要她帮忙照顾动物园里的狮虎猛禽,她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只是令程默没想到的是,小米粒可比动物园里的老虎狮子还要难伺候。

  ---

  因为朝阳受了程默的帮助才顺利生下小米粒。所以,小妮子才认了她这个干妈。

  事实上,生下米粒之后,程默也只是偶尔在手机视频里,见过这小丫头几次。

  那时,又甜又萌又极尽可人的小米粒,可让程默羡慕嫉妒的紧。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米粒的存在,她才下定决心要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宝宝。

  然而,与米粒相处下来,程默开始怀疑,天下的孩子,大概都是远看皆花,近看一身刺!

  带小孩,用累成狗来形容,都委屈了狗!

  早上六点半,小姑娘已经自带生物闹钟。

  就在程默眯着睡眼勉强让光透进瞳孔,定神一看,米粒已经坐在枕头上,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叫阿姨起来为自己准备早点了。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咱们可以适当多休息一会儿!”

  程默难得不用上班,不用早起拾掇自己的脸。加上这几日亲戚来访,她只想睡到自然醒。

  “不可以!妈妈走的时候交代过:六点半起床,然后吃早餐,背古诗文,读英语,上网课......一项,也不能落下的!”

  米粒顶着一头乱遭遭的头发,一脸人畜无害地守在程默床前,有板有眼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认真给她罗列道。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丫头,你现在已经寄住在你程阿姨这里了!你妈没告诉过你,寄人篱下的日子,切忌要听话,不可以想太多吗?所以...咱们一起再眯一会儿吧!”

  昏昏沉沉中,程默用了一句谚语,顺便把小姑娘薅进自己的被窝,拥在怀中。

  企图用被窝的温暖,诱惑米粒乖乖就范。

  不怕小朋友虎,因为程默会比她们更虎。

  可米粒偏偏是个好学,有主见且讲道理的孩子。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就在程默强行把小丫头搂在怀中,自认首战告捷时,却听小丫头嘴里连环炮似地嘀咕道。

  “丫头,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全身细胞都在拒绝起床的程默,听到米粒字正腔圆的诵读,翻了个身,闭着眼问米粒道。

  “我在温习《孙子兵法》啊!程阿姨刚刚不是提到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吗?它就出自这本书!阿姨如果不想起床,我可以陪您躺在这里,在心里复习功课。”

  这话一出,程默的脑袋瞬时清醒了。

  不是因为小丫头听话的让人心疼。

  而是她小小年纪,《孙子兵法》都能信口拈来了,还如此勤奋好学!

  这小丫头,哪里是她干女儿?

  明明是朝阳为她量身打造的语文老师兼鞭策自己不断进取的一对一家教啊!

  古人有云:业精于勤荒于嬉!

  林知如今就是她的事业!

  就算他今天要加班,她亦不可懈怠!

  程默的起床气,一扫而光!

  就在她心中盘算着,如何利用朝阳为她制造的,接近林知的绝佳机会的时候,米粒揭了头上轻盈的被褥,再次坐起身来,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叫了声“阿姨!”

  “怎么呢?”

  “我饿了!”

  “……”,“小米粒!咱们…一起去给林叔叔送早餐,好不好?”

  程默心中雀跃。

  抱着小丫头就在她额间落下一个热切又感激的吻。

  谁曾想,自己十万阵亡的脑细胞竟然都赶不上米粒的一句“我饿了”。

  早餐?可是,林知现在应该还没起床上班吧?

  ---

  在程默的循循善诱下,米粒终于不再执著于先写作业再出去玩的原则。

  她先带着小丫头去附近的商场胡吃海喝了一整个早上。然后,才带着她来到医院。

  早点变午饭。

  留给她与林知相处的时间,不就能更多一些了吗?

  不过,程默还是先去了一趟朱思宇的病房。

  不管怎么说,病娇女是朝阳的表妹,还是自己的邻居。除了作,好像也没什么大毛病。

  探望一下,总是应该的。

  在看到程默带着米粒,拎着大包小包的餐盒、打包袋,说是米粒待会儿想去对面楼给林叔叔送饭,朱思宇心下也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或是看在程默为她拎的果篮和送的鲜花的份儿上,朱思宇竟然又一次没有戳破程默的小心思。

  “这床又硬又窄,不够给蚂蚁睡得!总这样躺上,身上都要长出草来了!”

  朱思宇面子上对程默还不甚热情,但态度终归是有所缓和。

  至少,愿意主动开口和她交流情绪了。

  不过这话,在程默听来,就又矫情了。

  她前晚才入的院,在医院只躺了两晚上,就受不了呢?

  如果不是看在朱思宇是个病号的份上,程默必要回敬她几句。

  但今天,她脾气也是异常的好。

  竟然,忍下了。

  “身体要紧!”

  这四个字,已经是程默认知里能勉强用来安抚、宽慰病娇女的极限了。

  她是一个不善于配合别人演矫情戏码的演员。

  “这医院的空气哦,全是消毒水的味道!一天把人呛的哟,鼻子像被人塞了一吨辣椒面儿一样一样的!”

  朱思宇拿苹果的手还不忘翘着兰花指。眼中的不满,从牙缝里挤出来,缓缓说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朱思宇是来医院治病,还是来疗养享受的?

  程默正欲开口,怼她个六亲不认。可一直懦懦站在一旁给程默倒水的吴凤英,却急忙向她使了个眼色。

  避过朱思宇,老太太才悄声与程默解释道:“她不是不想歹在医院!石在是医院的挥用太高咯!单就前晚折腾那几个晓时,就花了四五千元!”

  “那也不能因为钱,病都不治了吧?”

  s..book412222290693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