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十二章 尴尬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办公室只留了一件外套,你先将就一下!”

  果不其然,这一缕干净的味道,来自林知。

  程默顿感心旷神怡。

  内心感动之余,更是万分窃喜。

  没想自己心心念念,脑海里推演又否定了千百种偶遇男神的戏码,最后猝不及防,还真就偶遇了。

  “刚才出门太急,没来得及…换衣服!”

  直到这时,程默才意识到自己此刻只身竟然只穿了一件低胸真丝睡裙。

  胸前春光,性感又妖娆!

  面对林知的温柔与体贴,她竟然不由地红了脸,舌头都跟着打结了。“林医生,...是专门为我去办公室……拿的外套吗?”

  鬼精的程默,总能适时抓住别人不经意的语里的重点。

  现在是九月,安市还没到穿大衣的时候。

  况且,林知身上穿的还是白大褂。

  这衣服,自然是专门为她取的。

  对现在的程默来说,就算林知只给了她一粒米,她都能在脑海里熬出一锅温暖的粥来。

  “程小姐,真的很勇敢!”

  林知没有否认,回给她了一个明媚又温暖的浅笑。

  三月的杏花雨,六月的林间风,九月的桂花香,都不及林知此刻半分和煦。

  显然,程默刚刚扛着朱思宇像打醉拳一般往医院艰难前行的画面,林知都看在眼底。

  人生难得做好事!还被男神当场见证。

  过程虽然狗血,但值!

  “怎么说,大家都是邻居!互相帮助,应该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程默形神兼具,完全继承了朱思宇的“矫情”衣钵。

  且脸不红,心不跳!

  “程小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林知的这句刮目相看,乍听有些外之意。但看他此刻表情,眼中含笑,嘴角上扬,明显是褒不是贬。

  程默自然诚心消受。

  这该死的温柔!

  这该死的怦然心动!

  这…该死的尴尬!

  就在程默陶醉在林知的赞美里忘乎所以之时,突然发现,刚才一路上只顾着赶路,自己脚上的拖鞋竟然临阵脱逃了一只!

  且目之所及,不知所踪!

  此刻,她只能别扭地左脚踩着右脚,晃悠着身体,在林知面前表演独脚踩高跷。

  “程小姐,稍等片刻!”

  林知说完这句话,便大跨步消失在程默的视线里。

  程默看着林知除了聪明的脑袋外,全是腰和腿的背影,口水都能装满整个阳澄湖。

  相当赏心悦目。

  ---

  三分钟过去。林知终于再次出现在程默的视线里。

  在程默的认知里,帅哥即使第一反应没有想到用公主抱,又或者是骑士扛送她回家,最不济也该是去小卖部买一双新拖鞋给自己。

  可林知的脑回路,让她不得不接受自己想多了的事实。

  他竟然不知道从医院的哪个犄角旮旯里,给她找来了一双类似搓澡堂公用的那种塑胶拖鞋。

  还是大了n号的,颜值不及林知百万分之一的男士夏凉拖。

  对此,有些轻度洁癖的程默是抗拒的。

  她骨子里就讨厌一切和中年邋遢男人相关的任何物件。

  偏偏林知手里的这双拖鞋,让她联想到了久远的过去。

  记忆里,沉默寡的那个男人,让她厌恶、恐惧、又怀着真切地痛和恨。

  “这是我第一次上手术时,应急穿过的拖鞋!程小姐如果不嫌弃……”

  林知也看出程默眼底的抗拒,尴尬解释道。

  凡事都有例外。

  林知就是程默的例外。

  男神第一次上手术时穿过的鞋!

  ——这鞋,难道不比水晶鞋更弥足珍贵?

  穿着男神的拖鞋和外套,程默身体的疲惫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林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所以二人随即一道去急诊看望朱思宇。

  不一会儿,收到消息的袁亮和吴凤英也赶到了。

  就连送孩子在附近上芭蕾舞课的朝阳都来了。

  朱思宇的接诊大夫是急诊科的科主任。见她情况危急,林知又知会了妇产科一科室的李主任前来支援。

  毕竟,李主任是朱思宇的亲姨妈。

  病人心理上,会多一重安全感。

  经过两个小时的手术,好在,因为送医及时,朱思宇的孩子保住了。

  不过,因为腿上的烫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朱思宇铁定是下不了床的。

  因为孩子的缘故,朱思宇的止血手术在她的坚持下全程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品。

  整个人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头发被汗珠浸透,像从泳池里刚捞出来的一样。

  术中疼痛,可想而知!

  再见朱思宇,程默打心眼里竟然有几分敬佩和心疼这个病娇女。

  当真是为母则刚?

  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程默不禁在心里感叹。

  “既然你没事,我就先回去睡我的美容觉了!”

  朱思宇身边有袁亮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还有朝阳和主任姨妈在跟前,程默自觉没有存在的必要。

  原想打完招呼就走,可谁知一夜未语的吴凤英突然站出来,“扑通”一下跪在程默面前,小鸡啄米似地冲着她一通磕头。

  一时把程默弄得不知所措。

  “程小姐!歇歇你!谢谢你今天救了额孙子!救了我们老盐家的命根子。我这把捞姑头,以后当牛做马……”

  刚刚还和谐轻松的病房氛围,被吴凤英这一跪,瞬时变了味儿。

  程默今日是救了朱思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从老太太的语里,唯一能听出来的,只是她很关心她老袁家的命根子。

  至于儿媳是生是死,似乎显得并不重要。

  而且,孩子现在才不足三月,她怎么就认定是孙子不是孙女呢?

  如果是孙女,在她看来,老袁家的命根子,不就断了?

  话又说回来,程默今日送朱思宇就医不假。

  但真正出力治病救人保住她孙子和儿媳性命的,是人家李主任精湛的专业技术。

  就算要跪也该跪人家亲姨妈啊!

  朱思宇原本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因为婆婆的这一出闹剧,变得更加苍白。

  一时,不知是恼,还是厌恶,直接把头拧向了别处。

  袁亮平日里就是块双面胶。

  经验告诉他,少说多做,才是他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求生之道。

  自然不敢语。

  李主任是个耿直的人。一晚上吴凤英只顾着跟在她身后,追问自己孙子的情况,对她这个姨侄女的身体不闻不问的行为,已经让她对吴老太很是不满。

  现在这一闹,脸上更是难看的紧。

  林知这会儿去药房帮朱思宇拿口服药去了。

  程默最不擅长应对这种人情世故,僵在原地,半晌反应不过来。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最后抹面子,叙人情的活儿,只得落在朝阳身上。

  她拉着老太太的手,百般搀扶、劝解,吴凤英才半推半就从地上站起来。

  s..book41222229069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