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十一章 比白条猪都重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人家肚子痛!还不让人喊了?”

  朱思宇再蠢,也不至于在此种境地下,还和猪一般计较。

  如此一想,优越感顿生。

  “你烫伤的是腿,不是肚子!朱大小姐!”

  经程默这么一说,朱思宇的哀嚎声终于停止了片刻。

  她下意识地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对哦!

  她烫伤的是脚,不是肚子。

  肚子,似乎也真没什么反应!

  可在理清这一层关系后,朱思宇的哀嚎声也仅仅只停顿了三秒。

  “啊!我的脚!我的脚!快!帮我把电话拿过来!我要给我家大宝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我的腿受伤了!以后,人家可能就要坐轮椅得啦!......呜呜呜......嘤嘤嘤……”

  没提醒朱思宇脚受伤之前,她是因为一时受到惊吓,本能地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不停惊叫。

  不成想,提醒过后,程默似是彻底唤醒了她内心的洪荒小矫情。

  且一发不可收拾。

  只见朱思宇又是抽泣,又是哀嚎!

  恨不能用她的娇羞小粉拳去锤程默的胸口。

  要不是看在朱思宇是个孕妇又独自一人在家的份儿上,程默可能会立刻摔门而出,撒手不管。

  “给你老公打电话有用,还要医生做什么?他是能替你受疼,还是能替你治病?”

  不说袁亮现在正在外面跑业务,就算他此刻在家,也当真帮不上朱思宇什么忙。

  “那…那…我…我……人家都怀孕了!你还凶人家!呜呜呜……”

  不分对象的撒娇,毫无逻辑的借口。

  程默只觉得脑门儿疼的厉害。

  当真是,作精本精!

  面对程默的嫌弃和淡定,加上她刚刚的灵魂拷问,朱思宇手中的拨号键也真就按不动了。

  只能噘着嘴,倔强地表示自己内心的十二分委屈。

  “朱大小姐!你已经三十岁了!都是快要当妈的人!咱能别作了吗?”

  朱思宇像是再次被人点中哑穴!

  嘟着的小嘴,也即刻回归原位。

  见她终于安分下来,程默才扶着她勉强挪到沙发上坐下,又盛来一些清水,跪在她面前,一手撑着她受伤的腿面,一手用清水帮她降温清洗伤口。

  “我先简单帮你处理一下,再想办法送你去医院!”

  或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重了,程默边帮朱思宇应急处理伤口,边板着脸安慰她道。

  说到底,她们都是善良的人。

  时间就此静默下来。

  ---

  “程默…我…我下面…好像…流血了!”

  程默正小心翼翼帮朱思宇处理伤口,却听她突然惊愕又痛苦地说道。

  听声音,朱思宇这一次应该不是旧“病”复发。

  程默抬头去看,恰好看见朱思宇裙底一抹血红色的细流正顺着她白皙的大腿渗透下来。

  朱思宇如今怀孕不足三月,这意味着什么,不而喻。

  刚刚还在较劲儿互怼的两个女人,脸色瞬间变成同款惨白色。

  说来也奇怪。

  刚刚哭天喊地疼的哇哇叫的朱思宇,此刻竟安静下来了。

  反倒是一向沉稳又霸道的程默,慌了神。

  待程默回过神来,她直接扶起朱思宇,就要把她往自己的后背上架。

  “你干嘛?赶紧打120啊!”

  见程默穿一身酒红色真丝睡裙,就要背自己去医院,朱思宇一脸狐疑加抗拒,提醒她道。

  “打什么120?你住的是医院家属楼!这个点儿,等120绕一圈过来,咱早到医院了!快上来!”

  程默的脑子在任何时候都是清醒的。

  救护车要进她们所在的家属楼要到主街绕一圈,再从辅道进门。

  现在是下班时间,路上铁定已经赌的水泄不通。

  朱思宇根本等不及。

  如果她们步行抄小道过去,顶多也就五分钟路程。

  朱思宇被理智说服。

  就这样,程默随意找了一件外套给朱思宇披上,就强行背着她出门了。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也还穿着睡衣。

  ---

  朱思宇平日看起来瘦弱,可耐不住她个儿高,骨架大。

  真要和她比起来,程默并不比她结实。

  起初,程默扛着伤了一条腿的朱思宇,还能勉强挣扎着走几步。

  仅仅是走几步!

  好在,进了电梯,朱思宇坚持要自己站立起来,程默才没有当场阵亡。

  这要是搁往常,程默不至于如此狼狈。

  毕竟,她是健身房常客。

  可偏偏,她近日来大姨妈了。

  稍一用力,自己身上也是鲜血汩汩往外涌。

  而且,浑身上下根本使不上劲儿。

  出了电梯门,三五个台阶下来,两个女人已经是连滚带爬的在地上打滚儿了。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程默都尽力在护朱思宇周全。

  “照这样下去,开水没把我烫残废,我迟早也被你摔成残废!赶明儿,都可以报名参加残奥会短跑了!”

  朱思宇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趴回到程默单薄的后背上,口中不停抱怨道。

  “顶多也就是单腿跳高!还短跑!”

  “……”

  “你以为我愿意陪你摔跤?”,“我说朱思宇,像你这样的小姐脾气,还能平安长大,身边人素质挺高啊!”

  她程默和她非亲非故。

  这么费力费神的亲自上场,背她就医,她不感激自己就算了。还喋喋不休吐槽自己姿势不对,用力不准,肩膀还膈应人?

  毛病!

  “你说什么?”

  “我说…你平日就不能少吃一点儿吗?比菜市场的白条猪都要沉!”

  程默再次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勉强将朱思宇向上抖了抖,艰难地背着她向门诊楼的方向挪动。边走口里边大声喊道。

  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我哪有那么重?......”,“难道,你还背过菜市场的…猪?”

  程默真想回一句:“我还真背过!”

  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体重,永远是女人的禁忌。

  不管是在何种境遇之下。

  就这样,程默和朱思宇打着口水仗,在坚决捍卫各自“白、幼、瘦”人设的决心下,连滚带爬,终于以龟速挪到了妇幼保健院的门诊大楼前。

  此处人流较多,听见程默的求救声,路人也迅速加入到营救行动中。

  朱思宇被人群簇拥着,直奔急诊大楼而去。

  众人散去,程默单手椅在医院门口的石柱上,喘了三五分钟,才勉强提起气来。

  朱思宇,真的该减肥了!

  死——沉,死——沉!

  平复了心情的程默,露出欣慰之色,心想。

  一回头,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扑面而来。

  随即,一件质地柔软的黑色中长款毛呢大衣落在她瘦削的肩头。

  s..book41222229069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