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六章 全是垃圾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在程默刚从上海回来,也没有多少东西需要整理,房间稍稍布置一下,看起来,就干净整洁了不少。

  说是整理,其实也不过是拆快递,试测一些家用加湿器、烧水壶能不能正常工作而已。

  说来,还要感谢某电商的云速物流。

  昨晚下的单,今天陆陆续续全部都送到了。

  “朝阳!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红色的拇指大的小玻璃瓶?”

  待东西都收拾完毕,程默把自己的行李箱,化妆包几乎都翻了个遍,还是无果。遂问朝阳道。

  “我看上面什么都没写,以为是没用的小瓶子,就顺手给扔在门口的快递纸箱里了。”

  朝阳口中所说的红色无字小玻璃瓶,并不是什么没用的小瓶子。

  而是程默他们公司最新研制出来的除皱眼霜。

  作为运营宣发总监的程默,自然要先使用过,才能更好地了解它的性能。

  而且,针对这些内部试用品,她们最后还要写试用调查报告,向研发部门反馈的。

  这款眼霜,程默才用了两天。

  好在,朝阳只是将它扔在门口的快递箱里,而不是直接拎下楼丢进垃圾桶。

  可当她们赶紧开门去找的时候,才发现刚刚还放在门口的快递纸箱,已经不翼而飞。

  这里是医院的家属楼,住的基本都是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少有闲杂人等。

  而且,这一楼层,总共就三户人家。

  林知这会儿还没下班。

  朱思宇今天去单位办离职手续去了。

  谁会闲到没事儿,去她们家门口帮她们收拾垃圾?

  两人正发愁着,朱思宇拎着包恰好从电梯里出来。

  在得知程默以后就是自己的邻居了以后,朱思宇的头立刻大了一圈,眉头和嘴角拧到了一块儿。

  程默亦然。

  昨晚光顾着打听林知的消息,完全没想到多问朝阳一句,她如果住进来,隔壁的邻居还有谁?

  失策!

  程默和朱思宇,谁也没有理会谁。

  一个忙着关门,一个急着开门。

  站在楼道里的朝阳,再一次变成夹心饼干。

  就在朱思宇开门的一瞬间,门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刚从乡下投奔他们而来的袁亮的母亲,也就是朱思宇的婆婆——吴凤英。

  吴凤英大抵是听见朱思宇开门的钥匙串儿声,所以赶紧殷勤地将门从里面打开,主动迎接儿媳回家。

  伴着开门声,映入眼帘的,还有玄关处堆积如山的各类废旧纸箱,饮料瓶和一袋腐烂了的卷心菜菜叶。

  “妈!我都跟您说了多少遍了!别整天去楼下捡这些垃圾回家!您怎么就不听呢?”

  “……”

  朱思宇的声音里全是埋怨,吴凤英一句话也不敢说。

  “别人都是往外扔垃圾,您倒好,天天往家里塞垃圾!”,“垃圾!垃圾!全他妈是垃圾!”

  整个门厅走廊都能感受到朱思宇脸上的厌恶,口里的无奈,和眼中的怒火。

  爆粗口不是她本意!

  可她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一是今天去单位,得知因为自己怀孕离职,之前一直和她暗暗较劲的同事突然提了主管,让她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

  这好不容易回家,又看见程默变成了自己的邻居。

  心更赌!

  这些也就算了!

  可就她家老太太喜欢往家里捡拾垃圾这件事,她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自己的话别人全当了耳旁风。

  “窝这...不是想啄,能埋点钱就卖点钱!咋个样,你和亮啊,森活也能舒畅些!”

  袁亮的老家在西北甘南一带。

  吴凤英就是当地最为典型的农村妇人。

  口音和她寄人篱下的负担一样重。

  虽然在城里已经待了几个月。但因为常年累月的风吹日晒,黄沙肆虐,她的皮肤依然干裂,眼窝凹陷。脸颊上的红血丝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愈加明显。

  瘦削矮小的身材!花白卷曲的头发。迷离的眼神里,更是充斥着祖祖辈辈对城市生活的无限向往和深深恐惧。

  如今,面对儿媳的不满和质问,怯懦的她,只能小心翼翼看着朝阳,鼓足勇气弱弱地解释。

  吴凤英不说“舒畅”两个字,朱思宇心情还能好些。

  “舒畅?您觉得自从您来了以后,我的心情舒畅过吗?”

  朱思宇从小到大,早已习惯了在家里的统治地位——不管是婆家,还是娘家!

  所以,面对吴凤英刚刚的“狡辩”,她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

  只见朱思宇“砰”的一脚,直接把堆在门口的一个快递纸箱,踹出了门外。

  更是将手提包“啪嗒”一声,直接丢在鞋柜上,径直去了卫生间。

  朱思宇的这个婆婆,在她看来,就是上天专门派来,给她制造不痛快的。

  单就说婆婆爱在楼下翻垃圾桶,捡拾一些破烂玩意儿回家变卖这件事,她都已经不痛快很久了。

  早上说,可以保证下午垃圾不进门。

  晚上说,只能保证次日眼睛一睁开,不会被各种破烂纸箱包裹。

  一天不说,家里绝对变成垃圾场。

  如果她们家大业大,房子大的可以跑马,朱思宇也就认了。

  可他们如今住的,还是她父母之前托关系给她买的一套六十来平的一居室公寓。

  原本三个人住着,就跟鸟笼一样。

  老太太成天再衔些瓜果蔬皮烂纸壳回来,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搁。

  听朱思宇语气不太友好,朝阳自然跟上去劝解。

  不管怎么说,吴凤英是老人,又是袁亮的母亲。

  “阿姨!您别介意!思宇她不是这个意思!”

  显然,吴凤英把朱思宇口中说的“垃圾”当成了自己,也把她最后语里的抱怨,理解成了要撵她卷铺盖走人的意思。

  如果不是她家老头子半年前患癌离世,一个人住在老家太孤单,她大抵也是不愿意来投奔她们小两口的。

  可奈何,事情就是走到了这一步。

  吴凤英虽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村妇,但心眼儿可一点儿不比谁少。

  心中委屈,随着朝阳的安慰,愈加泛滥开来。

  眼泪,更是簌簌往下流。

  这一切,都被程默看在眼里。

  她借故去垃圾箱里找自己的眼霜,脚刚踏进朱思宇家的玄关,便扯着嗓门儿,对老人家道:“阿姨!您别伤心!有些人啊!那就是矫情!”,“没有公主命,却得了公主病!”,“您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咱不寒碜!”

  捡破烂怎么呢?

  她程默当年要不是靠她奶奶捡破烂过活,现在坟头草都长一人高了。

  “别在这儿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是我的家事,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听见程默在门外指桑骂槐地嘲讽自己,朱思宇一把把手中已经被婆婆当成抹布用的新毛巾丢进垃圾桶,踹开卫生间的门,就要与她理论。

  “路见不平还不许人拔刀相助了?怎么,自己不尊老爱幼,孝顺长辈,还不让别人说?”

  不知怎么地,程默和朱思宇二人,似是天生的不对付。

  看见对方,就自燃。

  不过好在,今天有朝阳在,才没有再次动起手来。

  s..book41222229069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