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好孕 第二章 苍天饶过谁

小说:祝你好孕 作者:白菜爱希希 更新时间:2022-02-18 22:0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思宇看不惯程默,程默同样瞧不上朱思宇。

  原来,程默不是黑白不分,也不是故意想挑事。

  她完全就是因为看不惯某些“病娇女”惺惺作态的模样,才故意为之。

  自然,朱思宇就是她认定的“病娇女”始祖。

  且病入膏肓。

  走路像猫,生怕吓了鬼。

  说话舌头捋不直,每个字的尾音都能拉长到太平洋。

  最重要的是,朱思宇看起来和瘦猴儿一样,却还时不时抚摸一下自己的肚皮。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个子宫,里面还藏着个宝贝。

  那模样,总让她联想到高羽谦和俱月杉那对贱人。

  渣男配小三儿!

  不是一般的恶心!

  退一步讲,朱思宇与手术室里的女孩到底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她程默也确实不清楚。

  如此一想!

  问心无愧!

  “医生,这台手术,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程默收回脸上的冷漠和不屑,态度温柔许多,向带着口罩的医生问道。

  “看情况!如果顺利,大概两小时就可以出来了。不过,这位病人情况比较特殊,也说不上来......”

  医生看了一眼手术室门口亮着的红灯,眉头暗淡了几分,解释。

  听医生这么说,程默和朱思宇的心头不由地“咯噔”一下。

  花一样的年纪,为了一个自己挣扎在生死边缘都不出来看自己一眼的男人,值吗?

  “你是...有什么事?”

  医生看了一眼坐在等待区板着脸的朱思宇,又看了一眼神情有些焦急的程默,问。

  “刚刚在楼下排队做检查时,我的包刚好放在检查室的病床上,被推进去了!”

  听她这么一说,医生明显迟疑了一下。

  “你俩暂时,都先在这里等一下!”。

  明显,程默也被列入了“嫌疑人”名单。

  理由和朱思宇一样,哪有穿着走秀装,还戴着假发去妇产科看病的病人?

  更何况,她浑身上下看着也不像哪儿生病了的样子。

  大概率,也是肇事者“家属”。

  “你新来的吧?”

  程默见状,直接反问男医生道。

  “昨天,刚入职的实习生!”

  这医生,戴口罩怕不是为了防感染,而是为了防止自己走夜路时,被人锤爆脑袋。

  这是程默和朱思宇第一次达成共识。

  在见到程默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后,朱思宇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程默今天受人之托,约了客户要谈。

  包可以下次再来拿,人必须走。

  “医生!我真的只是来做检查的。只是恰好把包落里面了......主要是我手机还在里面呢!”

  程默原本不想开口解释,但今天约的客户是她受人之托,老早就答应了的,不可食。

  她略微放低了一点儿姿态,第一次用正眼看了朱思宇一眼,耐心地向医生解释:“她可以给我作证!当时,我排在她前面,和那姑娘压根儿就没有任何交集!”

  戴口罩的男医生,现在只想听朱思宇说。

  “检查时,她确实排在我前面,不过,她的包丢没丢,与这女孩有没有特殊关系,人家也不清楚的啦!”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

  朱思宇和程默被手术室门口的医生像看犯人一样,看了一早上。

  期间,老公袁亮给朱思宇打了一通电话。

  这不打电话还好,一通电话打来,朱思宇直接哭的梨花带雨,又是抽鼻子,又是抹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袁亮原本为了谈业务,不能陪老婆初次产检,心里已是愧疚不已。

  听朱思宇在电话里受了如此大的委屈,立刻在线各种甜软语哄媳妇儿开心,求生欲堪称满分。

  除了连滚带爬光速出现在老婆面前,他已经别无选择。

  有了老公的安抚,朱思宇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虽然依然是与程默并列坐在医院的不锈钢连排长椅上,她却犹如是坐在头等按摩椅上的太皇太后一般:目不视物,睥睨众生。

  “现在这社会,有些人啦,就是表面看起来风光。实际上!还不知道背地里是谁的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呢!”。

  “人活一世,最重要的还是要守主本心,莫要被金钱迷了眼。有个知疼知暖,真心疼爱自己的老公,可比背多少名牌包包都有面子!都值当......”

  朱思宇透过太阳光,一根一根掰着自己白葱头似的手指头,慢悠悠地欣赏着自己刚刚做完的一手彩钻指甲盖儿,自自语道。

  说是自自语,整个走廊里就她与程默两人。

  任程默再傻,也知道她是在暗讽自己是三儿!

  三十出头,妆容精致,一身名牌,大热天,一个人来妇产科做检查,不仅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行为也是鬼鬼祟祟。

  不用想,绝对有问题!

  女人的逻辑推理能力,在她的大脑被“嫉妒”完全占领的时候,就是宇宙高光时刻。

  “切!”

  程默原本不愿与她搭腔,但一想到病娇狐狸精勾引高羽谦,给她戴绿帽子时的那眼神,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的也是!”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男人靠得住,母猪要上树。就怕有些男人,今天是你老公,明天指不定是谁老公。明里是你孩子的爹,暗里还不知道多少孩子等着叫他爹呢!”

  说完,程默觉得自己还有发挥的余地。又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最怕到时候,包包没背上,老公也没了。徒留一个没爹的孩子,那才是赔了孩子又折身呢!”

  论怼人的本事,她程默就没输过!

  “你诅咒谁老公出轨呢?”

  朱思宇原本就既娇气又有些矫情,加上现在有孕在身,就觉得全世界都该让着她。

  不想今日,被医生扣在此处,连科主任亲姨妈搬出来,都没逃过一劫。

  心头的怒火原本已经按压不住,如今还被程默一怼再怼。

  袁亮,是她的底线。

  朱思宇此刻的愤怒程度,可想而知!

  “谁上杆子认领,就说谁呗!”

  程默将额间碎发向耳后一甩,漫不经心地轻蔑回道。

  “看你鬼鬼祟祟的样子,指不定就是谁家见不得人的小三。就算不是小三儿,也一定会被小三儿教训!哪个正常的男人,会愿意娶你这毒舌妇,母老虎,犬夜叉?”

  一个得理不饶人。

  一个不得理也难饶人的两只母狮撞到一起。

  不点自燃。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程默发火,是因为她确实被小三绿了。

  就在不久前,和自己相恋五年约定一起丁克到老的男友高羽谦,领着怀有身孕的小三直接登门拜访,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无疑,朱思宇踩着了猫尾巴。

  几番口水战过后,语已经无法发泄她们内心的洪荒之力。

  君子动口不动手!

  美人动口又动手。

  两人在手术室外,推搡扭打了十几个回合

  着实有些累了。

  偏偏这个走廊里,现在连一个人影儿也没有。

  没人上前劝架,二人总不能掐着掐着,打着打着自己主动放手吧?

  未免有失脸面。

  就在两人郁闷之际,好在,朝阳来了。

  s..book412222290692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祝你好孕');;